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7章 丢出去
    关锦兰面黑,身子一扭,恨不能来个倒仰!磨牙端坐在桌子边,为自己倒了杯茶,强压下心里激动又气苦的心情。

    就这样原谅他,她可做不到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见,一颗心瞬间跌落,身躯一晃,落在厅门口。眸光盯盯地看着眼前的她。她长高了,长丑了,那地方倒是长大了·······哼,更能招蜂引蝶了。

    鼻翼微吸,空气中似有淡淡的莲花香味,蹙眉,若在所思,怪不得说是什么莲花宫的圣主!

    冷哼一声,小东西一提争银子,小脑瓜子主意一出一出。一跟他谈情,哼,还跟他闹上了?

    这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微蹙的剑眉舒展了,“小东,小兰儿,你真的不理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本公子不认识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看着,忽儿一笑,抬腿踏步,语气暧昧道:“嗯,爷看看,这是谁家的公子哥!”

    “去!”侧身,扭头颅,妈蛋,说顺嘴了。

    “小兰儿,看着我,真的就不想爷!”音儿低沉,磁性十足,挑下巴。

    关锦兰小心脏不自觉地突突地加快跳动,“干嘛?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眯成一条直线,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,破坏人的心情还是一等的拿手。

    “爷饿了!”好想现在就收拾她,但不是现在,她这个别扭的性子,嗯,就是合他的胃口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面皮子瞬间发紧,呵呵道:“那,那你还不赶紧回家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沉,眸内神色变幻微闪,脑里又想起看到的信件,心里骤然泛起巨浪般的酸意。她这段时间和赵晟那个混蛋相处的可不是一般的好,竟还为他准备下酒菜,真气死他了!

    “真有了新欢,就看不上我这个旧爱,竟然这么的不想看到爷,那我走。”音落,作势往外走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看傻眼,真是可恨!

    他做错了事,这么久连封信都没有,现在竟然还倒打一耙,“你走,你走,你现在走,明天我就跟晟公子游湖去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迈出的步子一顿一抬一脚,就把厅门直接给‘踹’掉了。

    金元宝微抬头颅,眯眯眼看着两人一秒,换个身形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关锦兰发怂,后背泛起密密的细汗。好想现在隐盾,和莲花畅谈人生去。可躲的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,这想法一点也不实有。

    她只要躲了,他准保能把这一院子的人全都作死!

    看着原本结实厚重的门,重重地倒在地上,竟然把院子里睡着的人都给吓醒了。

    吉祥和如意刚睡下,听到这声,忙披了件衣服就冲了过来。一看竟然是主公回来了,赶紧转身,她们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倒立,三天。”

    冷寒的音儿从身后传来,两人不免不同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吉祥和如意身子发僵,静等,是否还有后继,一动也不也动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音落,两人抿紧的唇畔儿,‘嗖’的一声,回迎春阁的院子里倒立去了。

    心道:主母,你快点把主公的火给灭了,要不然这倒立三天,不死也得掉成皮啊!最主要的问题是:用膳,去那个什么了,人总是有三急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们这段时间也没休息好。

    清风一看,赶情这就是赵世子了,小情人打嘴架,她可不好上前,圣主之前的表情,她们可是看在眼里了,还是再观察观察。

    关锦兰气及侧头颅,这人真是······呆子!爱咱的咱的,还就不惯他这个臭用脾气了!出去一趟,回来连个人都不会哄人了?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沉沉,看着关锦兰越长越祸水似的脸,水性扬花的小东西。竟然连脾气都不愿意对他发了,不说话?当他不存在!

    “哑吧了,你,说话!”

    “嗯,就哑吧了!”音落,抿唇,瞪眼,暗咒:关锦兰你个沉不住气的怂货!他气势惊人,怎么了?大不了,你就去见莲花。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发拽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神思没完,下巴已然被,某混球玩意儿给掐住了,抬手‘啪’一声,打不掉,闭眼,不看,不理。

    下巴疼了,心就不疼了!

    赵烨低头,狠视,表情将信将疑,难道真是发现他没有赵晟那个王八蛋好,所以,不要他了?这可绝对的不行!大手不自觉的发力。

    剑眉轻蹙,看小东西嫩脸瞬间成了粉红色,微愣,松手,眸露着急,轻轻地在下巴上面不停抚揉。

    “你个呆子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爱咱骂就咱骂,绝对不回口。手臂微微一抬一勾一抱一转,某女眼前一花,大腿一疼,已然被圈进怀里。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这是人肉沙发嘛!这是铁钢板好不好!

    “你------你个呆头鹅!你不会轻点!”呜呜···嘤嘤···身后的两绊肉肉好痛!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看着锦兰繃紧的小脸,“再说,就把你丢出去!”呆头鹅?这鬼形形容词也敢有在他身上!能有在他身上?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瞬间变脸,还想把她丢出去?抬臂一勾一圈双腿一绕,抬头颅,在他嘴唇上狠狠地咬上一口后,朝他直眨得瑟的星星眼儿。

    丢出去?

    看你怎么丢?抱紧,环实,打死也不松,看你怎么办?大不了,你个混球气急上下来个好几回。

    本小姐全当坐过山车!

    嗡-------

    一股热流直接冲进赵世子的脑子里,全身被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给包围了,眸内的神色愈发地深暗。

    嗷——呜——

    主人蠢笨起来,不能看!就这势态,不是主动送上门去,给人开餐?嗯,不是那么回事,倒吊的三角眼睛瞬间变成了鸡蛋大,主人这是生撩,死扑!

    ‘主人,威武!主人,加油!’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伦家还是第一次知道,主人原来也是这么急色,猴急猴急滴,果然不亏是伦家的主人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刺疼,无奈转头,左护法每次都有这一招,叫它走人。可怜,拉眼神儿。

    清风扬了扬手中细小的枯杈儿,转身,踏步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金元宝转头,看着落在身上枯树枝,耷啦着脑袋,一步三回头地跑到清风身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