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6章 归来团聚
    搞不清谁才是他儿子!真是,没事笑的这样愕人,害他的心里酸涩困苦。就不能收着点,用得着这么得瑟吗?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美好的女子,就给他收了!

    一颗白白嫩嫩的上好大白菜,就快被赵烨这个冷冰棍给拱了,没天理!想到自己为了那个位置努力了这么多年,美好的女子,也不都是属于那个位置了!

    算了,不要再想了,太子还没有倒,他可不能因为关锦兰和赵烨闹翻了,听说最近小辣椒的银鞭子甩的更欢快了!

    想想,心里就像压了几千斤石头,“哥,我们喝一杯?”音落,转身,就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于是否,赵六皇子将郁闷悲愤,转化为酒量,最后彻底的喝醉了。

    赵烨狭长的瞳眸微微一点,轻扯唇角,低头看着手里的酒杯,酒是好酒,人,却不是那个对的人!

    冷哼一声,讥嘲强笑,脱下自己出门前拿的披风,盖在赵旭的身上。

    赵晟——笑面虎的混蛋,心间似被人狠狠地扎进去一根根刺,居然越发钝疼。小东西是个外强内干怂货!是绝对不会给人拐跑了!

    不过,那个人还真是让人失望。他还真是没想到,他竟然真对小东西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大手一抬,端起酒壶直往嘴巴里倒,不能再等了,他得赶紧回去。虽说不能把他做成人干,但是肥揍他一顿,哼哼!谁也不敢说他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再不识相,他就灭了他的银月阁!他从来就不拒敌人有多少!

    ===

    赵晟猛打了几个喷嚏后,微愣怔片刻,神思:某人在冒酸水了!看来这个春节他是别想过好了。不想在她面前丢人!还是赶紧练功,至少不要被他虐的那么惨。

    “师弟,休息一下,吃饭了!”他娘的,环境越来越差,好好的院子全毁坏了!

    “不吃!”

    红袍公子瞪眼,“为何又不吃?”

    “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啊屁!”气急,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赵世子是一刻都呆不住了,丢下赵六皇子扫尾,他则带着阿南和一群暗卫装扮成一群收皮货的商人,悄悄往京城进发了。

    夜沉久长,一路马儿由着缰线,‘嗒嗒’地狠狠的驰奔,波浪尘土逐起佛嚣,风驰电掣袭至帝城而来。

    脚步荒草枯黄,成片的树林在荒野中弥漫着浓浓的森然的气息,望不见的树林,无端让人心头沉闷,似有凄厉魑魅魍魉就要靠近。

    赵世子背手,做暗语。

    众待卫面沉,心紧缩,手中的剑握紧,默念:一近了、二近了、三近了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汩汩长箭如雨下,飞出催人命的呼号同时,数道人躯瞬间升腾,飞至高空,陡然涌起一片惊悸,剑影闪闪,卡嘶嘶几声后,刺目惊心的鲜血四溢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“前队记数,后队清理。”音落,手中软剑一抖,停步微怔,狭长的瞳眸发出一股比雪晶还骇人彻冷,是,或不是?都有五五之数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第三波刺杀了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马儿嘶鸣,树林又恢复无边的深幽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36号大院

    关锦兰为了安慰周妈妈那颗琉璃心,每天除了在外面露个脸,就直接躲在莲花空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他自然派人过来取,你就随便给他整两样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嗯,嗯,不能多。”省的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,你,你又······”语停,抬手‘拍’大腿,“公子,老奴没用,晟公子他让人全都退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头疼!

    又让整!又不吃!哼!不比世子脾气好!

    关锦兰粉唇微抿,这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,搞什么鬼?搁下自制的贊笔,“可,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,唉,说味儿不对!”愁,她那一步都没做错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唇角微抽,眩晕,这都成精了,“奶娘,今晚就算了,让他的人明天中午再过来拿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你一会把食材拿过来,我看看。”音落,起身,离座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······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没事,只是想静静。”

    “哦,老奴告退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沮丧垂头,腹诽:她虽然没有问清风和明月莲花宫里的事,但看她们的神情,心里没由来的就是觉越发地紧张,对未来又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情况,她是一点数也没有!

    而苏嬷嬷和吉祥她们,也是小心亦亦的陪着她,整天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,看着让她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怔忪之间,赵烨和赵晟两人不停地在脑中来回的换景,心中两个小人也在不停地打架,一个混球,一混蛋,她要怎么办才好?

    臭混球!

    你真要到春节才回来?为什么就不能寄个信给我?

    ===

    白驹过隙,日光荏苒,转眸已是立冬之日。

    夜幕悄摸着偷偷地爬了上来,朔风好似一个醉汉,在整个帝城上空,在每条街道,每座房前游荡着,时而放开喉咙狂怒地咆哮,时而疲惫地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忆兰院门口,某女倚立,盯盯地看着围墙,好看的丹凤眼‘瞪’成球状,龇牙咧嘴看着无数次出现在她心里,无数次打架身影。

    她此刻的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不正常的心跳,还有那心中激起的涟漪,层层波动,全身忍不住哆嗦,眼中的泪水成串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心堵了一个气,嘴巴里的酸言不自觉的冒也来了,“这是那来的登徒子,竟敢翻墙进来?”音落,转头,意念转动,‘元宝,上。’

    金元宝倒吊的三角眼一闪,露出上好的大钢牙,乐的小尾巴甩成麻花,呜—嗷—一声,弓身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揉耳朵,摩拳擦掌,接着猛然一愣,“看什么看?上!”

    ‘主人,你玩伦家!’

    关锦兰眼抽,“怂货,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金元宝耷着小耳朵,‘主人,不要欺负伦家,他明明就是你奸夫,到时你两一个被窝滚一滚,伦家反而里外不是人,啊啊!’

    音落,转头,委屈,主人可真狠,专踢伦家的小肚子,好在伦家闪的快,伦家什么也没听见,什么也看见,困睡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