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5章 圣主是个什么鬼
    六皇子赵旭一见,“哥,你受凉了,赶紧喝点热茶,这边的事情也都上了轨道,你可要保重身子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回头看了一眼六皇子,很是无语,他这个样子那里是受凉了,他就不能当着他的面想小东西。

    他只要露出一点儿神情,赵旭这厮,肯定当场就给他添堵。

    赵六皇子虽然为了皇位选择了放手,可他就是不想让他好过,这就是他的好堂弟啊!

    赵六皇子舔着个脸,对面面静狭长如寒潭似的瞳眸,常常仿佛瞬间就能洞悉他心中所有的思绪,“哥,弟弟是哪里不对?被你这样看着浑身都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赵六皇子眸见,他要是再作,保准赵烨抬脚把他踹出去,撇嘴转移话题道:“朝家那臭小子,也不知回来没有?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色淡淡,小东西是他的女人,别人发酸,正好说明他有魅力,低头,伸手拿茶杯。脑子里却是满满关于小东西的消息,越想脸越黑。

    赵六皇子抬手扶额,得!又掉魂了!

    “哥,这次咱们的事情解决相当圆满。朝石磊的手段也够狠够硬,所以接下来我们还是好好准备怎么回吧!”

    这鸟不拉死了!眸珠子都要冻掉了!

    “六爷!世子爷!”一身黑色精装的朝石磊从外面走了进来,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嗯!回来的正好,他刚说要找你比划两下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六皇子瞪眼赵烨,这朝石磊就是一名愣头青,一身的蛮劲,彪虎虎的,再加上那一身的黑色经装,绝对够冷够酷。

    “六爷,属下手里的事都已经完成了。”言下之意,他现在正有空,此时就可以出去比划!比划!

    赵六皇子抿唇,轻啧两声,表示特别地头疼!

    朝愣子站的笔直笔声直的,可若是再细看的话,就会发现他在面对自己和赵烨时是有所不同的。

    他在面对赵烨的时候,眼眸可显现赵烨的身影,里面没有一丝的杂质;而在面对自己时,眼眸里却是平静能冷死人!眸色微沉,比划就划,他还就不信训服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急,你这出去一趟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朝石磊看了眼赵晟,“他们都很好,而且,世子爷之前派的人,现已经成功打入在北延国的内部,势力发展的很好,北延国朝堂内部现在正忙的不可开交,想来是没有时间来攻打我们大齐国。”

    赵六皇子,眸色委屈,怨气卷卷,“真的?”

    朝石磊听言,后背挺的笔直,“是的!六爷,属下怕你们久等,就先回来了。赈灾的银两也按名册发放到他们的手里,家家户户也都砌好了炕,余粮加上山里的野味,绝对能够度过一个完整的冬天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好了,事情都解决了。”嗯,愣子就是愣子,适当的激将还是很有必要地。

    赵六皇子表示他是高兴,通过这次来赈灾,他看到的可不是一星半点。蹙眉:这个,这个功劳,可以算到他头上吗?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赵旭肚子弯弯绕是越来越多了。不过,朝石磊可是扮猪吃老虎的货,这两人出去比划还真有那么一点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一点想观察的意思都没有。垂眸,只握茶杯的手不自觉地晃一了下,他终于可以回去收拾那闹人的小东西了!

    想到这段时间遇到的刺杀,身上的冷凛的气势又忍不住地往外冒,要不是怕那些人顺着他的线索找到小东西。

    他也不用忍着相思之苦,竟连一封信都没寄,这次回去,他要把他的势力从根上撸到底。

    赵六皇子眼抽,这是谁又要倒血霉了?太子?凉国公府?赵晟?抿唇,憋笑,好怕会内伤!

    这混世活阎王一回去,不知又要搅起什么巨浪?期待!

    赵烨大手一挥,朝石磊一见,后退一步,“六爷,您请!”

    赵六皇子闻言见状,眸沉,双臂一抬,身后一待卫急忙抬步上前,接下狐皮风衣,顺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世子挑眉,眸沉看着出去的背影,唇角弧度下滑露出一个言语没有办法讥笑后,低头,继续转动着手中的香茗,若有所思:小东西,这段时间竟做了这么多的事?不仅买了荒山荒地,酒楼竟也开的有声有色.

    还成了隐世之家的圣主,他没能陪在她的身边,她过得到是风声水起,这让他有点高兴的同时,又有点错败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,他在她的身边,小东西的成就绝对不止这么点。

    不过,圣主是个什么鬼?赵晟那厮又是何意思?一号,到现在也没点有用的资料送过来,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

    赵世子黑着个脸,好奇怪自己竟然会梦到那闹人的小东西了,哼哼!梦到他回去见到她的时候,她不是笑道迎接他。

    而是,上来就给他几个粉拳,埋怨他这么长时间也没给她写信,说是不想要他了,他梦做到这里,直接气醒了!

    他还是太纵容她了,看看,梦里都能凶悍地对着他举拳头了!

    整天得波得,要用个什么办法?

    再能把她彻底地拿下,神思:送上最美的衣服?最珍贵的珠宝?最能争银子的机会?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尾巴必能跳到天上。想到这里,眼帘子微动,伸手拿杯,轻抿一口茶水,嗯,好似也不失为不为是一个好办法,可行?

    他把她纵上了天,谁也不能给她半点的委屈······这样以后任谁也养不起她,受不了她,小东西就只能乖乖地留在自己的身边了。

    某傲娇男自认:自己作为一个长年出色地在阴谋中生存下来的人,凭他的直觉,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办法很对,这回去后就这么办!低头轻‘呷’一口,冷酷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痕。

    赵六皇子掀帘惊见,面色直抽,这混世魔王,这又憋了什么坏?祈祷一万次,是争对赵翰那货地。

    因为,不管这活阎王再怎么作,他那好父皇都是雷声大雨点小,巴巴地跟着身后,把那些异声,收拾的个个讲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郁闷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