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4章 好想奔浪一回
    枫林晚在初装修时,都有为各东家留有包房作为休息的场所,晟公子那间更是按他的品味来装修的,唉,这话不好说,忙了一天,中膳都没用上,就被个戏子吓跑了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的宣传是相当到位,就两天的时候就有人陆续带着银子上门了,而且就连朝中大臣也有派人来办贵宾卡的。

    关锦兰接过苏嬷嬷重新盘算过后账本,高兴的咧嘴一个劲的傻笑,自是觉的自己赚了钵盆满满。

    她想立马上车,亲自光临去看看,但也只是想想,很是果断打掉自己的想法。低头默默崔动意念,再次陷身进了莲花空间,端坐啃苹果。

    当初选址的目的,也算是悄无声息中达到了,朝臣世家富商也都选择在枫林晚这里消费。

    而对面,凉国公府开了吉祥楼却生意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凉风飘白日,光景西驰流,枫林晚的生意在增增日上。

    对面,吉祥楼确是门可罗雀,现实的场景还真是相当地有喜感。一边车马不停,川流不息,一边水静河飞,一只影子都不见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凉国公府

    “给公子请安!”惊惧,这是公子第四次招见他了。

    “嗯,如何?”

    掌柜害怕,看着那张阴柔至极的脸,以及那幽森,暗的瞳眸,舌头一时间打着弯,讲话都不通顺了,“还,还,还是,老,样子!”

    凉奇轩抬眸,“下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躬身作辑退出,抿唇,脚下狠不能即时生风,或当场隐盾,踢踢撞撞手脚并用地往前奔去,急切地渴望是自己猜错。

    公子的反应真是太反常了,他刚好像是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凉奇轩扯了扯嘴角起身,什么还是老样子?哼哼,蠢笨如猪的东西,给的三次机会,都没抓住。

    活着,直是浪费凉国公府的粮食。还是,他最近变的太好说话了!

    眸色冷冷地落在墙上的一把剑上,抬手拿上,脚尖一点,身躯如鬼魅,速度奇快,穿过门口,力道极猛,带着狠狠地戾气,剑出,收回,一瞬间完成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“住嘴!”

    凉玉盈面色刷白,颤着音儿,哆嗦不止,“嗯···嗯···大,大哥,好多血,死,死了!”好怕!连死都没能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凉奇轩收剑,“没见过血?”

    凉玉盈一听,心口收缩的厉害,“见,见过,没,没,大哥,我,我,我想起来,我还有事,我先回去了!”前面结巴,后面却是越说越快。

    “进去!”

    凉玉盈一听,腿肚子秒速打颤,眸前阵阵发黑,“我,我,我走不了!”

    “没鬼用!”音落,转头,“来人,清理了!”音落,陡然出现一身影,腰一弯,手臂一伸一拉,瞬间消失无影。

    凉玉盈握帕子的手骨节泛白,呼吸困难,面色发紫,“大,大哥,你,你为何要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你很想知道?”音落,抬腿踏步上前,身子一弯,把人抱起,转身回书房。

    一院奴婢待卫们,眸色低垂,背后直冒汗,急忙转身,退即院门。

    凉奇轩蹙眉,他不是没想动过心思或手段,可是这里是天子脚下。鲁阳王府和平等王府也不是他能为所欲为的,一次得罪大齐国两位王府,他还是不愿犯众怒。

    虽然,他的后台也很硬,可现在正是最敏感的时期,在明面上他绝对不能有大动作,暗里派去东北府的人,一点消息也没传回来。

    太子,哼,为了关锦兰那个浪蹄子,先头得罪那混世魔王。他还当他是个有用了,不免两人碰头密聊了一回,哼,可看看这光景,这后头,也不知又得罪的何人?江湖上传说已久的杀手组织银月阁,竟然也敢和太子府扛上了!

    这仇是结大的去了!

    悄没声儿来,腥风血雨地去。

    这日头,过的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?据他的消息太子府都已换的三趟人了,再这么下去,暗内培养的死尸死差不离,七七八八的都去了吧!玩个屁!

    京兆伊那臭虫,整天忙成哈巴狗,脸色一日黑过一日,身体一日瘦过一日,就这样,还能分出一波人手,二十个四辰,死盯着他们凉国公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眸色沉沉,幽深无底。

    “大,大哥,疼!”

    凉奇轩闻言,略迟疑放下凉玉盈,音色冷冷,“脱了!“

    “大,大哥,我······”皇后娘娘这个月都招见她三回,这明显就是要给她赐婚的节奏。她再这样和大哥不清不楚下去,她要怎么见人?可这话却只能狠狠地咽回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“哼!”音落,撕拉一声响,死寂一片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这头,窝在莲花空间里也不知呆了多少天,好看的丹凤眼不停地眨巴两下后,甩了甩发胀的脑壳子。

    抬手摸了摸唇角,无奈地咽了下口水,我靠!真心不容易啊!终于,把所有曲目都练出来了,唉,练的这么辛苦,也没个人表扬一下。

    憋屈!

    好想出去奔浪,奔浪一回!

    而一想到这里,小心脏瞬间加快速度,惊愕,抬手抚胸,忍不住哀嚎一声:她完蛋的啦!

    喂口还真是大啊!

    也不怕被噎死,这日子太特么难过!脸沉,脸黑,咬牙,不戒掉?她就不出去了!除非那对她各种嫌弃的混球回来,嗯,对滴,到时她再出去。

    周妈妈圆润的身子,就像泄气的皮球,短短几天的时间,硬是瘦了好几圈。手中的帕子扭来又扭去,也不知道大小姐到底在房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还有苏嬷嬷这老货,门槛子精的只会抱珠盘,‘啪啪’地,整天敲个不停。竟然也舍的扔下,过来拦着她,不让她去打扰大小姐,并一再保证,说大小姐很好。

    可这见不到人,她就是很担心!大小姐可是她从小奶大的人,这都已经第六天了,竟然还是见不到人,这到那都说不过去!

    ===

    而此刻正在千里之外的人,摸了摸发酸鼻头,狭长的瞳眸眸光闪闪,随即将目光看向了远方,小东西果然是个闹心了!

    在想我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