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3章 打了水漂
    上官长如听言直瞪眼,是气苦,是心凉。怪不得父亲说十个他也玩不过大哥。他千求万求,总总答应七八件事,大哥才答应过来求见晟公子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这样?脸不红心不跳的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,沉痛,控诉,愤然,不满,为何到最后,上当的还是他!

    “上官兄,这个暂且不提,你要是往后交际地点,落在枫林晚的话,本公子倒是可以做主,往后只要是你带人过来,都给你打六折。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耸肩膀,“你到是一点也不亏!”

    赵晟静如清水的眸色微闪,看了眼随时就要暴走情况下的上官长如,自信地饮了口茶,清浅道:“本公子,倒是可以帮你通个信,看看这设计图纸的人是否愿意拿出来拍卖?”嗯,一举三得,甚好!

    上官长如一听,瞬间面上有的喜色。没错,他是木痴!平时就喜欢做模形,雕刻个花草虫鱼。只要那人原意拿出来拍买,母亲一定会从全他的心思,他也不用再求大哥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听,这,银子倒是有争,可娘宝似的二弟答应他的事情全都打了水漂,干还是不干?

    “怎样?这生意上官兄你觉的做不做得过?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拱了手,眸色忍不住又拐弯儿狠瞪两眼,赵晟的大手上后,恋恋不舍地收回。

    “晟公子,这酒楼照这个情势发展下去,必比那边争银子还多,你为什么不自己赚呢?”这白面狐狸又不知道搞什么鬼?

    整个画风大变,就连千年不弯的一贯白袍都换成兰袍子,这是受了什么刺激?

    “是没有人嫌银钱多!”说到这里微停顿,白楷修长竹节般的大手,尖尖圆润地指尖沿着杯边,寸寸蛊惑地游动片刻,温雅一笑道:“宝华阁最近风头略盛!”

    长官长如见状,闷声望画壁,嗯嗯,危石连碧海,松竹巍峨,沉迷,哼哼,熊孩子也不是那么好欺负了!

    上官长鱼骤然听音,星眸眨巴一下,侧头颅,咽口水后,暗骂一句:他娘的他又中了笑面狐狸的道。

    怔怔,低头,回神,刚那句话什么意思?被众位堂兄弟盯上了?宁愿给他争,也不愿意给众堂兄争?

    不爽!有埋伏?

    侧眸,嗯,娘宝弟弟不会是又想雕一幅危石连海吧?暗自咋舌,转眸,“你这话虽然不怎么好听,但在下还就信了,什么时候,请兄弟喝喜酒?”

    有埋伏,也干了!这日子过得还真是憋屈!

    赵晟静如清水的眸色微漾,看着再次粘在他手上的那双招子,心里刚酝酿升起的那么一点歉疚消失寸缕无痕。

    “这个啊,你到底是可以早点把随礼送来!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听,心中疑惑顿升,“呸,休想!”没见过这么抢银子了?

    赵晟听言,莞尔一笑,唇角笑意暖暖,“好走,不送!”他还就跟上官长鱼扛上了。不推个人出来,怎么转移上面的注意力?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上官长如心中憋着一股酸劲,看着晟公子玩儿自家大哥,绕圈子,都不是省油的灯啊,他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安全。

    门口小厮满额头似汗,看二公子竟然开溜,吓的身体站迅间繃的笔直,眼睛死死地瞪着地上,悲崔,他又能溜。

    “晟公子好!公子好!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转身,眉头微皱,看着恭恭敬敬立在门口的小厮,抬腿起身,“咱下回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过时不候!”

    “行!”音落,这个恼啊!转身,抬脚转身走了出去,随即抬臂一挥,小厮倒地,几翻白眼儿,颤颤凛凛地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晟低头看棋盘,唇边依是三月春风般温暖的微笑,只垂首的眸里,带着复杂难懂的深邃,不过总之一句话,他今天很开心就对了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黑脸,嘴巴抿成一条直线,辩论失败,娘宝又没拿住,整个心肝肺都在疼了。哼,明知道他喜欢,卖他一个人情不就好了,整的好像就要跟他绝交似了,搞事?

    刚想踏板上马车的身躯不由地向北望了望后,上好的面皮子微抖,这才上了马车,里面那位到底给他准备那家嫡小姐,哼,他得回家问问老爷子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红袍公子笑的一脸骚包样,露出上好的八颗银牙,崇拜的看着自家师弟,这么快就把上官世家竖成靶子了,就是不知道上官老儿上不上当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是怎么做到的?教教我,让我下次也气气上官家的猪蹄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!你很闲?”

    红袍俊公子听言,脸色及时往下一拉,“你跑这里坐阵,一大堆的事都等着我,我能闲?”

    赵晟听到这里,抬眸轻扫了红袍男子一眼,“说!”语气轻淡。

    红袍公子一见,瞬间牙疼的厉害,“找你吃饭!”一群狐狸,就没一个老实的,上官老儿看来是不想跳也要跳了,而且,必然跳的心甘情愿的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他身后站着谁啊!

    “吃过了!”

    “屁,一脸怨夫相,没见着人,饭都不吃了?”

    赵晟唇角微颤,姿态慵懒往后一靠,神色清淡,“苦了!”

    红袍公子一听,忍不住咳嗽几声,听着令人心压抑地惴惴,半点脾气不忍有,直接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门外,传来罗锅巴翘的走路声音,蹙眉:外八字!练家子?

    瞬间转头,视线如刀甩了出去,狠凝门口,当看清来人时,皱眉收气势,眸色却深邃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晟公子好”掌柜迎来送往见人见多了,对于这个又突然出现的红袍戏子,直当什么也没瞧见。丢家!一个男人长的好看,却没有到正经的地方。那天,抽着红袍,腔腔哑声唱个不停,丢人!

    “有事去保华阁找我。”音落,拔脚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喂,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红袍公子惊见,暗咒一声:护的这紧,也不过是一个看店狗,讪讪收起暗运的劲气,苦憋地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掌柜扶额,我的亲娘!

    这年头戏子的本事真是越来越高了,看看这胆识,都敢追着晟公子跑了!牛逼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