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2章 图纸
    掌柜听言一愣,心下一动,忙转身踏步开门一看,侧身,闷头作辑道:“您请,您请!”音落,主动退了出去,找二掌柜去了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踏步,对闲坐在那里垂首‘嗅’香茗的人,莞尔一笑,“晟公子,好兴致。”语缓,略有些意味深长的的意思隐在里头。

    赵晟听言,微微一笑不置可否,“坐!”音落,自垂首研究茶盅中的纤细剑尖,在醇绿的水中上下起伏后,最终缓缓飘刺杯底。

    长官长鱼也不恼,踏步端坐,双手交握后,敛眉细看对面白楷修长如竹节的大手,眸内难忍想摸一摸的渴望。

    赵晟抬眸,看了眼对面的上官长鱼一样,这厮剑眉星眸,衣表堂堂,唯一对自己不满意的就是他的手是一对短而粗的肉手。

    和煦一笑,递过一杯香茗,“有事?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听,忙压下心头一波狂涌的羡莫,简短回道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赵晟静如清水的眸色潺潺如漾起春水般的波纹,“下一盘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老规矩?”语轻似梵音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听,上好的面皮直斗,瞳眸一眨,抿了抿唇,强咽一口口水后,咬牙道:“好!”

    贴身小厮一听,面色惨白,额角青筋陡现,好似‘啪啪’的板子声又在耳边响起,侧眸,偷瞄一眼,躬身子退出门外,撒开脚丫子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室静谧

    赵晟笑意自如,摆棋子,要说现在还有谁还敢跟皇家的人叫板,上官世家绝对是其中一家。只不过,这次来老的,还是来小的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36号大院

    腾飞阁

    关锦兰正对着一扎的资料细看,以解决酒楼开张,她却不能出席的郁闷之气,认真挑选重点。真没想到,资料这么的齐全,大齐国匹布生意和军事物资竟然都落在上官家族手里。

    还真是有意思?

    最有意思的是:后身晚辈个个都很出色,几百年来,末曾传出过上官财阀家,有兄弟折墙的事情,单从这一点,就可以看出上官世家掌舵手是如何的厉害。

    上官世家这个财阀霸主,虽然拢断朝延军用物资,却识时明哲保身,很少与朝中大臣私下来往。

    凡家族嫡子绝对不入朝做官,女子绝对不入后宫为妃,只一心为最顶上的那个人服务。不管是太子还是皇子,只要你还没有坐到那个位置上,上官世家都不理睬你,随你干瞪眼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到此处,秀眉瞬间敛了些来,抬手敲桌面,‘嗒嗒嗒’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苏嬷嬷抬头,看了眼关锦兰迷人的小脸外,续继‘啪啪’地在算盘上跳跃,只是声音更大的几分,和着嗒嗒的桌面敲击声,还真是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上官长鱼看了看旁边的棋子,“你不赖在你那宝华阁里,怎么又想起和别人合伙开这酒楼了?请谏也不发一张。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,看了眼上官长鱼,勾唇温雅一笑,“嗯,你还不是闻着味儿,寻来了!”

    长官长鱼听言,唇角微僵,怎么说话呢?什么叫闻着味儿?眯眼看了看对面俊雅出尘睿智的人,恨想狂扁一顿。不过,哼哼,看在他长的一双养眼的好手之上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我这个商贾之人就是犯贱,忍不住自己跑来了,这园子真是装修的不错,菜色现在还不知道怎样?”

    “大家相识一场,如果你实在有兴趣,本公子带你逛逛。”声音清浅,脸上笑容和煦温雅,似三月春风拂过心海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听,唇角抽搐的历害,“你可别再坑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事绝对不能做,看了会儿他的手,就输了六万两银子,再让他带路逛酒楼,呵呵······他老子这会肯定在家里来回的踱步,发狠要刮下他的一层皮来。

    他这次迫不及待的就过来了,一部分是因为他爱好美食,另一部份却是因为他老子的吩咐,他现在就是为枫林晚做活广告,苦逼,而且是免费的。

    老子自然下了死令,他能不来嘛!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,晟公子会亲自在这里坐阵,他一个没管住腿,哼哼,大几万就这样没了!没了!

    “你忙,我辙了!”音内满是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“嗯,什么时候想下棋,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长官长鱼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星眸微闪,再次瞟了赵晟白楷修长如竹节的大手,拂了拂袖子,带着满心满眼的决绝,踏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定要戒了手控的毛病!

    可随着招牌菜的上席,上官公子吃了个肚儿倍儿圆,看着自家弟弟模样,摆手示视一起逛了下酒楼,消食也!

    这一消食,他的五脏六府舒服了。自家弟弟却不舒服了,一个劲地求着他去缠晟公子。巴巴求着说:他有生之年也希望盖一个这样的别院,所以,他必须要知道是那些个木工匠,并一再保证绝对不会说出去,也不会拿来经营酒楼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又厚着脸色踏步上门了。

    赵晟端坐着身子一动也不动,只静静地看的眼两兄弟,心中就把两人的来意,猜的**分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不用请,自动自发地坐到刚刚输银子的位置上,以求晟公子念着刚才的一点好,大发善心一回,答应他的提议,“晟公子,有大生事来了,做还是不做?”

    “上官,这可是枫林晚的活招牌,要是每个来吃饭的人家里都盖一个,生意可就不好做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果然是狐狸投生了!

    “晟公子,你真是含着金勺子出生的人,不会做生意?”嫌银子臭,赶紧把刚才赢回去了,退回给他。鄙视!

    赵晟一听和煦一笑,看了眼站在一边的长官长如,“上官,你就吃顿饭的功夫,又做成生意了?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星眸微闪,暗内磨牙:是兄弟不?不带这么画公仔画出墙了,这不是拆他的台吗?讪讪道:“咱们之间有什么话不好说,这图纸在你的手上,工匠又在你的手上,你就是不拿出来拍卖,有人想建,还不是得经过你的手。”言下之意,到时你还得麻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