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0章 开业大吉
    赵晟微顿,眸中潺潺月色微滞,低头莞尔勾唇苦涩微含充盈整个口腔,“嗯,回礼!”音色淡淡。

    “回,回·······”回你大爷!不行,地契还在他那里,“让人给你送一桌新鲜的下酒菜。”还算是识相,没再给她来什么弯弯绕,哼哼,到时就说这桌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每日两道!”不接茬,自改话把子。小狐狸,你的道行还差着呢!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”过来喝一杯!“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不喝,再说,这前之前已喝过一杯了!”磨牙,这混蛋眸色越发地迷离。越发地勾人魂魄,引着小心脏又唱起三十二分音。

    “不喝不给!”

    音落,眸眯,唇角弧度微微上扬,眸内全是她那动人的娇憨狠劲儿!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你!”眼角直跳,超想扁人!

    静默片刻,赵晟和煦一笑道:“贾公子着急,可以过来搜身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咧了咧嘴,抬步上前,伸手,“我喝!”豪爽,仰脖子,饮干,“地契!”

    “今儿,没带,下次再给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愣,爆跳惊起,我去你大爷!

    “清风!”

    “在!”音落,门开。

    “上了!”音色,霸气,果决!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清风听言,一阵大咳,咽口水,她一个就快两百岁的人,让她上?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微愣怔后,眸色‘瞪’圆,似见混蛋墨发轻散,被一女人压在身上·······忍不住惊心抽凉气,脸和玉劲都泛起不建康的粉色,“搜身,地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转身,“晟公子,得罪了!”

    赵晟一听,俊颜微滞,“别,贾公子,算在下不对,给,这里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混蛋真是欠虐!

    清风勾了勾唇角,抬臂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关锦兰冷哼一声,收起,转身,踏步,走人。

    清风跟随,自动关门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掌柜一看,后背狂冒汗,娘呀!真是神人啊!双手就这么,这么一划拉,那球,那透明的球就不见了呀!苍天大地啊!您这次真是开眼了,只要他好好管理酒楼·······想到这里,顿觉眼前到处都银票子。

    “掌柜!”

    “东,东家,那,那桌膳食是,是,是晟公子自己带来了。”音落,深吸一口气,腹诽:总是说出来了,没动店内一点食材。

    “嗯,本酒楼,一:不准自带酒水;二:不客人自带膳食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音落,本就强挺的身体骤然一沉,摊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关锦兰转头,看了眼清风,果断踏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赵晟脸色微变,心往下一沉,手中的杯子碎成渣渣,挥手轻弹后,紧握修长如竹节的大手。此刻,眸深如大海,陷入一片幽暗之中,甚是惑人心魄!

    “师弟!”

    赵晟点头,不咸不淡道:“把菜谱给掌柜的拿过去,我要试菜。”音落,闭眸,不想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红袍公子抬手摸鼻子,只觉无趣的紧。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菜谱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该说的该做的他都做过了,现在只能靠他自己了。可看着师弟的做派,前景堪优啊!

    ***

    关锦兰这头坐马车回到了36号大字,直觉扛不住了。一个人端坐在雕花梳妆台前,对着铜镜猛一顿发呆。眼帘前似全是赵晟为她所做的一切,再次看了看手中的地契,忍不住哀嚎一声。长的好,真是有麻烦啊!

    唉叹一声,抿紧的唇畔,晟公子的这分情义,分分钟能把人作死!真是太令人忧伤了!抬腿缩成抱成一个球,烦燥无比地崔动意念,闪进莲花空间,暂时不想出来进任何人。

    清风和明月,看了眼房间的门,顺势就坐在厅里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周妈妈担心,其间过来了几趟,心里‘呸’不知道多少口,两老妖婆子练的什么邪功,丢人!

    瞅那身子都拱成桥了!

    我苦命的大小姐,这会不知道被这两妖婆子,硬压着练什么鬼呢?

    ***

    枫林晚

    取吉祥之意,早上六点六分六秒开张大业,礼炮一响,狮队开舞,还没到时辰。大门口就排满了人。长长的队中,每个人手里拿着小厮发放的序号静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掌柜一脸笑容,身子站的毕直,朗朗开口道:“今天开业大吉,头六天只要进去消费的一律八折啊!”

    话音儿一落,排在前面的人,自动往小厮手里推序号。一来一回之间,一楼就爆满了······

    掌柜乐的进见牙不见眼,刚要转身之时,忍不住吞了下口水,一水的全是朝中的公子哥儿,还有带着帷帽的大家小姐。

    忙抬手作辑,让人迎进了三楼,这到底是身后有势力的好啊!当然宣传也做的好非常好,要不然一楼也不会爆满!

    而一进去的公子千金们就都被里面的装修风格给吸引住了眼球,竟成群结队的逛了起来。带路的小厮也没有丝毫的不满,都尽忠职守地在一边做讲解和向导。

    “咦!这些个桌椅可真是奇特,这是用来做什么的?”音落,很是喜欢地走了过去,惦脚尖一跳,便坐在上面摇了起来。

    领路的小厮一见,心里颤了颤,极快地瞟了下某女腰间的银色小鞭子后,躬身回道:“回小姐的话,这是秋千椅,夏天可以用来乖凉,秋天可以方便客人在这里欣赏风景,当然,心致好的时候,还可以顺便在这里品个茶。”

    很是尽心地为客人服务,面上亲切的笑容轻易不敢放下来。

    秦珍扭头,翻白眼,腹诽:锦兰要是在这里,该多好呀!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只要进了这个园子,自己可以选择在哪里用餐歇息都可以了?”音落,眸色满是戏耍地看着店小厮。

    这贾记枫林晚可真有意思?一个酒楼,竟取这么有诗意的名字。身后的东家定是雅人!

    据小道消息,这家店明明就是赵世子和晟公子开了?可现在居然起了这么个名字?什么意思?

    艰道:这个贾公子牛叉到,混世魔王都要讨好的地步!晟公子么,那个性子好,所以又被拉来做苦力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