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9章 撩乱难安
    红袍公子身子急转,微怔愣后,苦哈哈地转身,嘴几张几合,低头整理衣袍,唉,真脏!师弟,真逗,眼神不好,绝对有问题!

    阿北面无表情,默默提笔,记下这惊魂一刻。

    红袍公子侧身,狠‘瞪’眼隔壁树上的家伙!自然他都倒霉了,别人自然也不能好过,转身,抬腿,脚尖微点,想上树,继续看内外——两出好戏。

    明月身子一闪,如鬼魅般挡在前面,眸色淡淡,气势冷冷。

    红色衣袍痞痞一笑,拂袖拖袍曵曵一扭,懒懒往身后的大树一靠,抬头举眸,数鸟!

    明月冷哼一声,眸不斜视,树上那臭小子,才是自己人!

    关锦兰脸色刷白,锉败!小心脏竟然强的她一回,再这么待下去,后果真是不敢想,也不能想。可,一想到那混球一走这么久,连封信都没有,不由的也不觉做错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那个,这餐在下请,也没关系。”吃个饭是不能说明什么,但是吃饭过程中说过什么?哼哼,还是能开发下某人的思想力的吧!

    臭混球,让你拽!

    赵晟一个劲地懊恼,撩什么手心,不然定能再握一会儿,“在下,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“拉客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垂眸,唇角和煦的笑意微僵,拉客?这事倒没什么难了,可就是怎么听怎么别扭!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小脸‘垮’一下子,拉到了地上,磨牙霍霍道:“怎样?想好没?”

    丫丫的!

    还不出声,鸡都能生蛋了!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不仅是外面的五栋楼,后面的第六栋楼娱乐城也交给你负责,要是有差池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不干?

    年底扣分红!

    赵晟俊逸飘逸身子微起向前,一幅给关锦兰噎得没了火气,“贾公子,你要我怎么负责?”

    扑咚!扑咚!

    关锦兰如被这突如其来看靠近炸蒙受了,好看的丹凤眼眨巴眨巴,顿了好一会儿顿,这才着急调整身姿,脑内撩乱难安。奇怪的是,外头刚刚明明是有响动了,也不知道清风明月是如何做到了。

    这会,全无动静!

    “安全问题本就是你答应我的,并签了合约。现在再多加一条,以后你有什么应酬,就往第六栋楼里带,到时给你算提成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个笑面虎,不好惹!她的这个命哎!

    赵晟静如清水的眸色潺潺,心情超好看到她玉劲上都泛起粉红色后,喉结微动下,回坐摸酒杯。好想抬手扯掉她脸上的面具。

    骤然听到从她嘴里冒出,拉客这个词语,让他忍不住想起店小二或·······的角色,抬臂拿酒杯,仰脖饮尽后,轻轻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次是真的给关锦兰噎住了,这往娱乐城带倒是没什么问题,可后面为什么也说给他提成,他差银子!

    小狐狸,总有办法坏他的心情!

    关锦兰闷声,对自己的小心脏无力,无端讪讪,侧身转眸,喝个酒,喉结都‘辣’么的好看,思罢,面黑,转眸,看墙壁上的字画,嗯,松竹巍峨甚是好看。

    “贾公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紧抿粉唇,回神,怔怔,呃,要死了!抬臂伸手,死掐猛捏一下大腿,“晟公子,您自便!”

    音落,火烧火撩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晟微愣,思绪百转,唇角的笑容越发的醉人,索性理了理袖口,默默起身,坐到对面她刚坐过的位置上,梨枝软塌上似还有她的余香,轻吸一口,自甚自饮起来!

    今天,下酒茶的味道还真是特别,默等静候小狐狸又跳着脚倒回来!

    关锦兰一脚垮入门口,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,我靠!这才觉的上紧发条的弦儿蓦然松驰了下来,算是活过了!嗯,几个意思?

    脚步微顿,眨瞳眸后,选择性地看不见。

    这身穿红袍的骚气货,早就是她归类于第一不能相交之人!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!回去!”音落,抬手‘啪’额头。

    清风明月一看,静立一边,静待吩咐。

    红袍公子停舞艺,桃花眼儿在三人身上滴流一转,唇角微勾至耳边,继续腔腔地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侧头颅,狠狠地‘瞪’的眼后面的大门,只觉的全身都在疼,这对她来说,绝逼是场硬仗,强压下想跳起来划画那混蛋的脸的冲动。

    清风一看,欲上前自动推门。

    关锦兰及时抬手一拉,倒退三步,冷哼一声,抬脚‘叭’一声,门儿吱吱呀呀的直响。某女撇嘴,双手插腰似螃蟹的样子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赵晟见状,笑容越发地和煦,慵懒向后一靠,整个人软摊在梨枝软塌上,悠然地轻嗅杯中之酒,哼,比想像中来的还要快!

    这架式还真是别出心裁!

    红袍公子愣怔:什么意思?

    唇角忍不住地痞痞一笑,眉目瞬间生花,魅惑流露,这花枪耍的绝对比他新排的舞蹈有意思?再次看了眼又被关上的门儿,低头,竖耳朵,玩味似地装着查看自己的艳艳绝绝的红袍。

    嗯,片刻之后,举眸露一个挑衅的眸色儿,骚包似地转身,竖兰花指,轻转几圈表示心情,真是好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阿北抿唇,眸色冷冷,如看死人一样地看了眼红袍公子。

    清风明月转头,成老头此刻不是在家撞墙,就是在吐血,真是辣眼睛,后继无人了!惨!

    掌柜弯腰,身子抖成筛子,贾东家到底是何方神圣?这是,要牛叉到天上去了!瞧瞧,一个跟班而止,抬臂比划之下,办公房就被笼在一个透时的球状内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我的亲娘哎!

    这不是传说中的结界吧!怎么办?想走人,怎么办?腿儿抖的不成形,晃的他不得不拿出吃奶的劲,紧紧拽住门把手。

    关锦兰咬牙,看着那俊逸优雅的男人,蓝色绵袍边角绣着清浅的兰花样子,缱绻风流在放杯抬杯之间无意流露,直破她故作强悍心情。

    垂眸,狠‘卒’一口后,唇角微扯,背手死掐一把大腿后,瞳眸瞬间泛红,泪珠微泄即收,轻哼道:“地契!”

    妈蛋,疼死了!小心脏本小姐跟你没完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