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8章 在下的地盘在下做主
    “贾公子,如没问题,不是该一式两分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哼哼,在下的地盘在下做主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样啊!

    是不是下次在他的地盘,他就可以把这句话还回去,“嗯,可以,不过,以后有什么生意我们还在一起做吗?”音色潺潺,暖如春风拂过小心脏的不停狂跳的心。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·”丫的,小心脏这突然间就安稳了,是个什么鬼?

    “贾公子慢走!”

    “切,是你走!”声音不自觉地拔高,自认是恶声恶气了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抬拳捂唇,干咳的一声,舍不得他走?

    “就照你的意思办。“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转眸,傲娇不理,你妹,小心脏又开始蹦踏了!

    赵晟,小狐狸这表情一时一样,嗔的他身子竟然有些发软,还真舍不得就此离开,“贾公子,在下再问问,就你之言,帮你搞公关,是否------可以多点分红?”这次好不容易堵着人,下次,还不知道在何时呢?

    关锦兰这会有点绷不住了,抬手抱拳呵呵道:“晟公子,你真是太谦虚了,我现在还要靠你照着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。”丫的也是银疯子!不给!

    “好吧,在下反正签了契约,想跑也是不行了,今往后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太阳穴突突直跳,特么的这话说得太过于直白,抬臂伸手,拿茶杯,一口喝尽。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“妈蛋,怎么是酒?”

    赵晟温雅一笑,眸色潺潺似笼轻纱,只要她还用这个贾公子的身份,他就还有跟她靠近的机会,脸面算个屁。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囧囧那个聚光,鸡鸭鱼肉、鱼翅鲍鱼,真是非同一般的丰盛。这,这个······怎么知道她是肉食动物的呢?

    鱼翅鲍鱼哎!吃不?吃不?切,本小是相当有骨气的人,在这里绝对不跟他吃。刚才怎么就没有发现?这么香的味儿,她怎么就没闻道?

    “那个,清风,进来,打包!”

    赵晟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清风抬手推门,踏步走了进来,微看了眼关锦兰低头,动手,打包!佩服,圣主和晟公子这花枪耍的真是超出的她的想像。

    门外,明月看了眼清风,嘴唇的笑意不由的深了几份,他会不会成为圣主的侍夫呢?

    消息绝对不会有错!

    圣主虽然跟鲁阳王府的赵世子走的最近,但是,是个过来都会看明白,两人眉宇眼的眸色儿·······两心相悦,是挡都挡不住了!

    凝眉,夫主?

    赵世子那人是个滚刀肉,做人尤其霸道!

    晟公子,呵呵······好像也不是省心的灯,照暗堂的消息看来,十有**就是传说中的银月阁——阁主。

    这事······唉!头疼!四大家庭已然开始挑人了,这个事,看来必须找时间跟圣主报禀。不对,这事该清风着急!

    关锦兰转身微顿,转头颅,“这些菜,你给银子不?”

    赵晟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没!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,别忘了!”音落,转眸,嗯,够厚颜无耻了吧?不会再巴巴地往她身边凑了吧?真心,这样的自己,她都快被恶心到了!

    赵晟闻言见状,微微拧起浓密的剑眉,春水般的眸色中滑过一抹暗然,“谁吃,谁买单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?”瞬间停步,扭头发飚!再加把紧,把可恶的小心脏,作死!

    赵晟表情微滞,心底没来由的绞疼一下,眸色潺潺温柔地落在关锦兰的身上,“就字面上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嗷呵呵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我去你大爷!虽说,今儿是过来试菜了,可也没这么试了。该吃的没吃上,不该吃的全都上了桌面,定是这混蛋吩咐了。抬脚踏步,抬手拂衣袍,端坐,这事必须叨清楚。

    “晟公子,你可别面本少爷面前逗乐了,还听我的,本公子可不想明天传出我和你是一对兔儿爷。”

    拒绝,把话说的明明白白了,以方便后面办事!对,也方便当场算银子。特么了,她最讨厌的就是吃霸王餐了!

    赵晟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兔儿爷,有什么不好的?如果在下说,就想跟你做一对兔儿爷呢!”

    据他的消息来源,那厮就要回朝,他就没多少机会和她耍嘴皮子了,这以后都是他宝贵的回忆。

    关锦兰恒怒,你大爷的!

    胡搅蛮缠了,不想给银子,这怎么可能!还有,他说的什么鬼?要是给混球听来这风声,呵呵·······还不定怎么收拾她!

    粉唇瞬间一抿,抬脚一踢,小板登翻了好几跟斗,来回晃荡好几下,这才停了下来。某女已然从梨花软塌上,跳的下来,双手插腰,侧头颅,龇牙,“你耍我呢?”

    赵晟见状不说话,就这样淡淡瞧着她,原来她生气是这个样子了,表情还真是灵动可爱!

    关锦兰繃小脸,“喂喂,出声!”

    赵晟眸色定定,看着左右摆动莹白如玉葱般的纤细小指,静如清水般的眸色瞬间染上的异色。

    “贾公子,这话怎么说的,咱们两个爷门,开开玩笑都不行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磨银牙,内里狂吐糟:开你妹的玩笑!害人精的混蛋货!

    赵晟看着关锦兰脸上的表情如五彩不停地变幻,最后不知定格于某处,手臂往抬,轻轻一拉。

    关锦兰瞬间‘瞪’圆了瞳眸,脑中一片嗡鸣空白,小心脏喜的就要蹦出来,惊觉炸起,“你······你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晟眸色如春水漾漾,看着她着急生气,却忘了抽回的莹白如玉般嫩葱的纤手,薄唇微微一抿,食指在那掌心来回微撩几下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窗外

    树上的红袍公子顷刻间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这?!

    一时间惊得忘了身在何处,身子骤然不稳,在瞬间失去了平衡,眼看头就要直直朝地面撞来。愕的他急时使出看家本领,狼狈不堪的起身,急急抬臂作辑,“前辈,前辈,慢动手,慢动手,自己人,自己人!”

    明月锁眉,成家的小崽子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微顿,冷哼一声,抬手一挥,一道劲气如流星极速袭钻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