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7章 大圈里面画小圈
    明月一看,有门!大发!夫主长得真好看!抬腿,踏步,随着清风的脚步声,一齐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沉,暗内龇牙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你品茶!”

    “不爱!”

    “喝酒呢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不喝!”

    “已然准备好了!你在害怕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内里轻‘卒’一口老血,“怕你妹!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微顿了顿,眸光漾起月光粼粼,移步,就坐,伸手臂邀请,言语,“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?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!”音落,身子一扭,侧身,端坐,抬右手,狠掐一把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关锦兰转眸,抬手扶额,龇牙,“你疯了?意敢弹我额头,很疼的,知不知道!”妈蛋,这是吃了大力丸了!

    “知道疼才好,还掐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!”

    特么的,长了一对透视眼儿。啊!不对,难道他也会什么穿墙术,啊啊,要不要,试试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还是不要的好!

    越晟沉吟片刻,“我现在倒是可以预知枫林晚开业的盛况了。”真心不容易啊,总算是和她见上面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!

    掌柜躬着身子,低头哈腰,亲手端来酒菜,一字摆好,又低头哈腰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微垂,看着桌子上面摆的酒菜,一遍遍地提醒自己:这酒菜全是穿肠的毒药,不能碰,你丫的还不赶紧走人。

    赵晟眸色潺潺,抬手,“这是我亲手用冰泉山的水酿的酒水,你试试,最能去燥气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气的恨不能来个仰倒!

    36号大院

    “嬷嬷,公子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吉祥话出,苏嬷嬷扭头看了眼周妈妈,就像没听见到一样。

    如意侧身抿唇,垂眸,气闷。吉祥还是摆不正身份,最后吃亏,还要怪她不提醒她!命苦!

    “周妈妈!”

    “你该做什么,赶紧去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!”

    苏嬷嬷举眸,面色淡淡,“如意,你把人带走!”

    如意一听,身子一僵,脸色及难看,果然最后都就绕到她这里来了,“是!”音落,抬臂拉着吉祥的手,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不喝,还真是可惜了!”语气极淡,缓缓飘去窗外,消散在逐渐升起的日头中,无痕!

    门外,清风明月听言,皱眉,相视,无解!照着这相处的模式,难道情报有误?不能够啊!清风眸带戏耍神情,明月迎眸微怔,脚尖一点,直接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少磨磨唧唧了,有事赶紧说,不然在下走人了!”

    “我想开个一模一样的店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你无耻!没见过你这样的,更何况这间店,你可是有分红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理解的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给你分红!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九,我一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这回不呵呵了,好看的丹凤眼瞬间‘噔’得滚圆,眨巴眨巴好几下后,‘啪’一声拍桌子,“男人信得过,母猪会上树。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,静如清水的眸色划过一道异色后,自动过滤,这男人绝对不是指他,“签契约,如何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瞬间笑了,双手扶桌边,龇牙道:“呸!”音落,身子一扭,抬脚走人。

    “贾公子,在下其实是看重你的宣传方案!”

    关锦兰抬臂狠甩突然多出来的大手,卖米糕的,你说话就说话,你拉什么人啊!嗯,么么,怎么办?修长如竹节的白皙的大手可真好看,怪不得那么会敲鼓棒,搞的她的小心脏一蹦一踏,一蹦一踏,切,害人精的混蛋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契约呢,签了!”铿锵有力!豪气!见面绝对是办公事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关锦兰背手,竖剪刀手!小脑袋猛一顿鼓噪,瘪嘴:早就知道你这厮不怀好意!我可是比你懂的多,毕竟本小姐是过来人!

    契约可以签!人,你泡不着!

    赵晟侧身,静如清水的眸色亦起了笑模样,抬步,府案,提毛,蘸墨,腕走,起笔,如飞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见,小脸顿时一垮,妈蛋,反手一拽,墨砚一翻,白白浪费一张上好的宣纸,“哼,真丑!”

    赵晟微愣,举眸。

    关锦兰翘唇角,“看我了!”音落,提自制贊笔,大圈里面画小圈,“那,看到没,小的是你的。”秀什么秀,不就是字写的好看么!

    赵晟听言和煦一笑,眸色潺潺,这,是什么意思?她的心里住着他?瞬间心口不适,音儿似穿过心腔,如雷传入他的耳鼓,抿唇,侧眸,“好,签哪?”

    关锦兰锁秀眉,笑什么笑?想害死人啊!骚气!

    “在小圈里面签上你的大名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音落,愉悦府案首,签,签大名。

    关锦兰抬臂摸面具,还好!都在!眸色微漾,小心脏又在造反,蹦踏狂跳不止。忍不住磨牙,抬手轻扶于胸前。

    暗自捉急:这混蛋不也是一个鼻子,嗯,鼻梁高挺,切,混球的鼻梁也很挺;侧颜清逸,哼,混球的侧颜更加好看,就跟雕刻似了;瞅,再看,摇头,深吟半晌,侧眸翻白眼。

    她肯定是给混球虐怕了!所以,冷不盯小心脏看到一个整天唇角含笑的混蛋,和煦温暖如风的男子,瞬间就给迷惑了!

    嗯嗯,绝对是这样滴!呸呸呸,这样的笑面虎,更加可怕,不好惹!过了这段时间,必须远离加隔绝!

    门外,清风侧耳,房中静谧。抬手略带几分好奇轻推,‘吱’门儿一声响,顺着力道,轻轻地打了开来,“公子!”

    嗯,气氛有点暧昧。抱拳,又轻轻带上门儿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一惊,龇牙咧嘴,我靠!

    上当了!

    就两个字,怎么写这么久?

    赵晟听言,剑眉微凝一闪而失,“贾公子请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担笔,两划,收起,“契约已约,想必晟公子还有要务在身,在下也忙,就此告辞!”音落,嗯,不对,这间枫林晚酒楼是她的。

    “贾公子,如没问题,不是该一式两分的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