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4章 赐名
    左右护法相视一看,圣主怎么也不按排她们的坐位,微愣怔,果断抬腿踏步,坐到苏嬷嬷这桌,也在第三餐桌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嬷嬷面色淡淡,内里冷哼一声:哼,脸皮子真厚,怎样?她就是故意不安排她们的位置,燥死她俩。

    关锦兰眼眸微缩,唇角微扬,甚用!

    眸色微扫,瞬间暗暗沉沉,看了眼苏嬷嬷,收眸,神情轻淡,情绪一时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苏嬷嬷顺着关锦兰的视线一看,微一思索,暗道一声,要糟!

    “餐桌上不说,下次安排在第四桌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懊恼,失职,陈家娘子可是跟在未来世子妃身边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开动。”音落,好似混蛋缥缈的微笑,又在小心脏上撩过,侧眸,抿唇,自安慰:妈蛋,一切都如去烟般的散去,你乖,就别闹了!

    苏嬷嬷怔然,“是!”音落,低头,若用所思,面色淡冷,心间陡然升起几分无奈的情绪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厅内

    “你俩作个自我介绍。”

    左右护法闻言对视了一眼,抱拳行跪礼,不疾不徐道:“请公子赐名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抬臂双手环胸,好看的丹凤眼潺潺流过一丝无奈,嘿嘿,收了人家那么大的礼,不回礼?好像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原先,你们难道就没有名字?”

    左右护法听言,身子微僵,神色隐晦莫测,腹诽:这是不想给她们赐名?可如果她们的名字不是圣主给她们起的,她们以后的工作怎么开展?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叹气,心中隐隐似有一把火在烧,这不赐还不行,这苦逼的时代!九十九步都行了,不差这最后一步。嗯,回个厚礼给她们,嗯,就赐个诗意一点明字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总跪着也不是个事,你们就叫清风,明月。”

    左右护法面露喜色,“谢谢圣主赐名!”音落,麻利起身。

    周妈妈‘瞪’老眼,发愣,晚膳时,她忙着和梅儿在那厨房里叨叨,后来阿东又来了,整得她都没去前院,唉,就这么一会儿,心中忐忑,这又是从那个冒出来了?

    举眸,踏步,心里堵着一个疙瘩,偏偏只能闷在心里又不能吐出来。

    又多了两老**!腰带系那紧做什么?刺眼!圆润的身子一扭,踏步走了进来,恭敬弯腰,“给公子请安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转眸,“清风明月,你俩去找苏嬷嬷,给你们安排座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妈妈抬步,伸手理衣袖,“公子,那两人,那人······?”

    “嗯,你没看错,确是山上那个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!”惊愕,声音忍不住拔高!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揉耳朵,斜视周妈妈一眼,“你吃了?”最近伙食真是太好了,瞧周妈妈这中气十足的样子,哎!

    “哎,吃了!没,没,老奴还没吃。”语无论次,眸前似有又闪过荒山的惊险一幕。

    关锦兰叹气,“那你,这是?”

    “哦,公子,您看看这是梅儿的手艺?”音落,低头,嗯,‘啪’大腿,“公子,老奴是越来迷胡了,忘的是梅儿自己用托盘拿过来了。”音落,皱眉,最近她到底是在搞什么鬼?死丫头,没想到酸菜泡的这么好!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,眸色潋滟地看了眼周妈妈,微扬了嘴角,“那梅儿,人呢?”

    “啊,老奴叮嘱过她,应该快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,奶娘,你坐!”

    “哎!啊,老奴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坐,你就坐!”事业刚刚开始,虽然现在还处在逆境艰难介段,除了奋力应对之外,身边人的身体健康,也必须要有保障!

    “哎!”周妈妈眸红,端身子也只坐个三分一的位置。

    关锦兰神思飘移,外来传来梅儿的眼步声。

    “公子,奴婢大胆请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眸色飘过院外的大树,一蓝袍微闪,没了身影。嗷呵呵·······这日子过的真是惊心动魄,抬臂伸手,将许多无法说出口的心情连着清苦的茶一口中饮进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哎!”音落,周妈妈起身,拿眼狠剜梅儿一眼。

    梅儿低头,抿唇,委屈,她也不知道大小姐所为何事?不高兴了!

    ===

    厨房

    关锦兰秀眉微蹙,看着站在一边的三人,好家伙,一个个跑来这开小厨。端坐,伸手接过筷子,轻挟,送檀口,细嚼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,味道怎样?”梅儿眼巴巴地看着关锦兰。

    “味道啊!”关锦兰眸色明亮,点菜而过,看着梅儿真急了,才说道:“味道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。”

    梅儿一听乐了,一改之前愁眉苦脸的画风,“公子,你就放心吧,奴婢下次一定能让她们做的更好。可,到底准备怎么卖呀?”

    关锦兰:这吃货也进步了,就为了忙这个,前院的聚餐也不去,更是拉着阿东做了伙夫。眉宇舒展,梅儿这吃货,不断能在这方面创出新高来。嗯嗯,等等,拐题了!这个月,两头跑也是辛苦了!

    关锦兰:“也就两天后的事,到时你就知道了,你个小财迷,按斤给你提成。”音落,朝着梅儿眨了眨星星眼,手臂微动,示视,开动!

    梅儿一听,眸色瞬间瞪圆,“公子,你可别打趣奴婢。这玩意可是压称的狠。”

    “嗯,照你的意思,本公子是逗你玩儿了,那好,本公子收回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啊!公子,奴婢错了,还不行吗?”揉衣角。

    “切,瞧你可真有出息!”

    ”公子!“嘟嘴!

    “好啦!好啦!快别再愣着了,酸菜鱼可快没有了。“

    梅儿低头一看:“哎呀!周妈妈,吉祥,如意你们两个坏蛋,我的酸菜鱼。”

    吉祥和如意强忍住笑意,快子不停继续开动。

    周妈妈看着梅儿着急的样子,这时也忍不住笑了出声,挟了块牛肉片在隔壁的锅子里烫了几下,送到了关锦兰的碗里,“公子,你多吃点,别理她们,一群皮猴子。”刚在前院,更定没怎么吃!

    “奶娘,你也别忙了,自己快点坐下来吃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听言,低头看的一下自己的腰身,”老奴,不饿!“呸,两死老货,老娘也要简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