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1章 打劫
    秒速低下头,夹紧自己的尾巴,好险!居然忘记了自己和主人是签了契约的,得意忘形了,自己真是犯贱了,这真是找虐的前奏。抬前蹄,作揖不停,此刻,没什么比认错更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关锦兰苦笑,牙根子发疼,妈蛋,真是阴云魂不散,罢,该来的总是会来的,躲是躲不掉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先看看,不用跟在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应声,苏嬷嬷满眼的不放心,这野地荒山的就带着一个兽生·······好吧!这兽生不是一般曾生,她不应胡思乱想,晟公子那个祸害绝对不有来。

    阿东瞳眸内极快地闪过一道异色后,他正好把主子刚交代的任务和下面的人好好沟通沟通,说不定什么时候,大小姐就让他拿着粮种下地了。

    抬腿,踏步,握拳,转言,“梅儿,你跟她们随便再转转,我,我过去那里一下。”音落,微滞,还真是奇怪的感觉,他好像还真是比较喜欢种田了!

    ”嗯!“脸颊瞬间爬满红霞。

    苏嬷嬷脸墨,吉祥如意转头,四扫,她们全都没看见!庄农面朝黄土背朝天,腰儿弯弯,从没敢提起来过!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的微熏然,空气中散发着好闻的树木清香味儿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脚边不停打圈的金元宝,缓缓悠悠抬步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苏嬷嬷站在原地,看着关锦兰的背景,眉头越蹙越紧,只觉这日子过的真是千难万难。心中急急又将最近的事情过滤了一遍,无奈抬头迎风,她学了一辈子的本领,在这里竟然一点用处都没有了吗?

    脚尖微抬,手臂上多一只手,”如意,你?“

    ”嬷嬷,公子是主子!“

    苏嬷嬷闻言,顿如泄了气的皮球,一脸灰败,她整个人全乱了!

    唉,咬牙床,未来世子妃绝美,像一株永不消逝的水中莲花,又如斯聪慧机敏,纯美诱人喜欢,这样的她只会让男人的征服欲烧到越来越旺。

    万一,那什么宫了,又是个男人?

    小主子哎!小主子的处境也不知道现在怎样了?一点消息也没传回来。着急,女子是要哄了呀,你晓得了没有啊!

    如意见苏嬷嬷冷静下来,抬手臂一左一右两个,全拉走!

    苏嬷嬷张了张嘴,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看了看田岸,毫不讲究地坐了下去。自腹诽不断:凉侧妃平素猖獗,现在却是没有了猖獗的资本,整天躺在床上,王妃也掐断了她和凉国公府的联系,这都是托她的福。

    凉国公府凉老头子,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像她这样焦燥,混乱?哼哼,定是正在想办法和凉侧妃联络,宫里的那位贵妃不知道会不会出手?

    还有王妃现在也不知道怎样?

    关锦兰上到山来,看着眼前的两个黑衣人,似笑非笑,日光清冷,语带调侃,“吖,这是那来的两位大侠,来到贾1号农庄,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参见圣主,属下左右护法,向圣主报备,刀山火海,在所不辞。”两个人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转眸,”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想此路过,留下买路银。“

    金元宝四蹄一软,‘叭’的一声,软摊在地上,吐舌头。主人,就是故意了!她不愿意做圣主,觉得堵心,所以憋着劲儿,折腾人玩儿!

    它,决定快闪!留在这里看护法的戏,实在是太不地道了,它还是去找女盆友开森,比什么都重要!

    左右护法相视,抬头看天,正阳高照,秋风徐徐送爽,苦笑,手臂微抬,”圣主!“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你妹,一点也不好玩!面色瞬间黑的厉害:唱戏呢!还刀山火海?这么一点银子,就想把她当成箭,送到前面去冲锋陷阵,做炮灰!

    慢腾腾转身姿,亏谁也不能亏自己,斜靠大树,目光隐隐,犹如雾里看花,朦胧一片,让人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”圣主,这里面不是银子,是莲花宫的圣牌。“

    关锦兰转眸,身子微起,圣牌?几个意思?能当银子使?

    ”说!“

    ”圣主,莲花宫的金票银票全凭圣牌,在大齐国钱庄,随便支取。“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微愣怔,下一刻动作奇快,低头,扯荷包,嗷呵呵·······干了!反正已然上了贼船,不沾腥就想下船,这个事儿是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好看丹凤眼眨巴眨巴,将声调拉长,痞痞,“为什么选中我这么一个小女子,无权无势的,也不能带着你们挣一个好前程,你们确定不另找明主?”音落,转身,催动意念,嗯嗯,先把万能的钱钥匙收进万能的保险柜内。

    左右护法见状,忙府地,不敢看!

    关锦兰转身,双手紧握,心情忽然就爽了!嗯,怎么不接话茬子,不会,不会是西贝货吧?

    ”刚那玩意,真的?“音落,眼神微挑,下颌微扬。

    左右护法闻言,僵如石化。

    ”是,是真的!“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抬手摸鼻子,刚好像表现的不太好!财迷,没救了!

    “圣主!”黑衣拱着个手,行礼道叫道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的情况,你们肯定都已经知道了,府中无人庇佑,被皇后和太子逼的离府单过,如今本公子连自保都成问题,你们为什么还要效忠?”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右护法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因为您是神器所选之人,而属下们相信,神器所选之人必不是无能之人,再说,我们没有选择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挑眉,目光询问。

    “圣主,你可以吹奏喜相逢,便知属下为何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不动声色,眼神却是深了好几分,“听你这么说,喜相逢这曲子能够控制你们?”

    黑衣人苦笑,“圣主,喜相逢不是曲子,它是圣主招唤下属的一种,不得不听从的音波功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眯了眯眼眸,我靠,你妹!还有没有更吓人的,让本小姐怎么活!到底想怎样?几个意思?她是金庸大师内的什么药师?啊,不,她谁都不是,她是她自己。更何况黄药师那货可是个男人,本小姐是女人!女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