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0章 爱咱咱地
    ‘主人,您也带伦家出去放放风,伦家都快要闷死了,伦家可能会遇到合眼缘的女盆友哦!’想开森!要开森!必须要去!它都憋的整个月了,衷悼,本还想溜溜人玩儿,谁知道一个个都不配合,真是忧伤!

    关锦兰无语,呵呵两声。

    金元宝欢喜想叫,但是看了看周围,改在地上滚两圈后,再晃着小尾巴,弓步一跃,跳上的马车。

    关锦兰秀眉微挑,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茶,抬手,拐弯儿,拿瓜子。

    ‘主人,您不要生气,伦家下次轻点。’金元宝低头,抬爪子,搭在桌子上面,画圈圈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轻‘噗’一声,冷哼道:“把你爪子拿开,一次再放到桌子上来,就让周妈妈把它烤了!”

    雄的果然都不是好鸟!这么萌萌达,也不知上山会祸害那个兽生!

    梅儿如意相视一笑,故意视而不见。梅儿忙着伺候关锦兰喝茶嗑瓜子,如意转头,轻掀车帘,警慎地注视外面随着马车的转头,一一闪过的人影。

    咯噔!咯噔!嗒嗒!

    车轮一圈又一圈地不停往前滚动。

    关锦兰斜靠,顺着如意拉开的车帘门儿,将外面的景色收入眼底。这一年之计在于春,要赶紧趁冬天还没到,把荒地都给开发好。

    请散工的事,也该按排上日程,不能再担搁下去,回院时就阿东去办,定要请些庄家老把式才行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的摇晃,路旁几个稚子嘻嘻哈哈地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,惊的池边出来寻食的鸡鸭,扇着翅膀咯咯跳脚飞个停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公子,到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停思绪,轻吐一口气,转眸,由着梅儿拿着湿手巾给她擦手。

    苏嬷嬷瞳眯成一条直线,大小手这手笔,一般人儿还真想不出,足有一人高的长长土围砌墙,竟然只是用来种庄家。

    豪气啊!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“进去吧!”有什么好震惊的,这墙围的也只能算是勉强还行,真来几个带功法了,算个毛线线,纯摆设!

    阿东使人做牌扁之后,驾着马儿就早先到了,恭敬请示,“公子,他们还在地里忙着,要集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他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我们看我们的。”关锦兰抿唇,这坐久了还真是累,还是骑马快,自己要不抽点时间,也学学。

    苏嬷嬷垂眸,大小姐怎么一点也不高兴啊!看这成果,不比老百姓建房子差。

    踏着步子跟上,一行人缓缓边走边看往里面而去。

    愕然:这哪里是荒地?这不就是上好良田,一排排的,这,照着目测,这足有五百亩之多,嗯,只会多不会少!

    啧啧!

    买时可是只用了买荒地的银钱,后面跟来看看,她还觉着也就卖个乐子,一地的荒草,谁能想到未来世子妃挖深沟的办法,这么好使。一把火起,烧出多上好良田。

    思绪百转,再看看,啧,那价钱,就跟‘捡’大白菜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未来世子居然有这本事,她还有点存银,要不要也试试?居然,居然就这么把荒地变成了上等的良田。

    侧眸,真没想到阿东这个愣子,除了杀人厉害外,管理田庄也是一把好手,面黑,唇抽:这才清静了一个月,阿东这个愣子,竟然用一把野花又缠上梅儿,瞎热呼个什么劲!

    没羞没燥!

    “阿东,靠围墙右边也都建成员工宿舍。”音落,转眸,嗯,这个办法看来绝对可行。又能解决人住坐的问题,顺便还能守着农庄的门。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微停,从袖袍内抽出一张图纸,“公子,员工宿舍还是照这个图纸建设吗?”

    关锦兰接过,苏嬷嬷侧眸一看,瞬间忍不住再次‘啧啧’称奇,这一圈圈地,竟是将整个农庄和荒山全都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红,转眸,不好意思。这所谓员工宿舍,不过就是仿照现代通子楼而画的图纸罢了!嗯,看来,大齐国还没有人这么建过,面沉,皇家权贵是如何建别院了?呀,呸,她这不是别院,是农庄······

    切!

    不想了,爱咱咱地!

    抬着腿儿,迈着步儿,“每隔六十米,建一排猪舍,化粪池建田尾,最好埋在地下,上面建个条状沟渠,最好由高到底,顺着沟渠从田尾建到田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阿东一边听,一边应是,一边思考:这应该就是主子说的方便就地取材,肯定是为了以后方便下肥。

    “属下,再找瓦匠师傅谈谈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点,弯腰目视,抬首,“这些地翻得也有些浅,再翻深点,晒土杀菌,那种子下去就会长的好。”

    阿东听言,再次看了关锦兰一眼,看来,这种也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苏嬷嬷只觉心中特别的惆怅,跟着越伺候心里越没底,怎么比庄家老把式还要在行?哪来的这些知识?传说中的老师,神龙不见尾似地就教的未来世子妃这么多本事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还有那不知道突然从那个旮旯里钻出什么护法·······呀,今晚上又要掉头发了!

    关锦举眸,太阳穴突突地看着金元宝得巴得巴地摇晃着尾巴,骚气满身似地窜了过来,一脸熬娇。

    ‘主人,左右护法在山上等您。’

    关锦兰闭眸,欠扁!打扰她做地主的美梦,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金元宝眨眼,‘嗖’的一下子,蹦到关锦兰前面,‘哎呀!主人,您等等!’

    关锦兰眯眼,抬臂伸手顺毛道:“乖,别闹,要不然你主人,可要开剪了!”没看到那群没毛的鸽子吗?这是求她帮忙剃毛。眼前,这才是大事,没看到啊!

    金元宝一听,四蹄发软,这算什么大事?还要开剪它,没了周身金发,怎么显示它牛逼的身份?要它如何去找女盆友开森?

    ‘主人,你的喜好还真是好特别,种种田刚好可以调节心情。’先抱下大腿,求不剃毛!再叙后事,颠颠地想着自己果然比主人有见识,有观点。

    关锦兰目光冷冷,落到元宝身上,磨牙:胆肥了?竟敢缟排自家主人了,反了天了!

    呜—嗷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