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9章 作啥妖
    阿北和暗九更是带着一众兄弟,早晚两柱香,以折寿为条件,就怕主母有个三瓜两枣了!

    他虽然是个直肠子,但是他挺住了众兄弟的各种威胁和诱惑,荒山上的事情,他是屁都没放一个。

    梅儿又整天躲着他,晟公子这个祸害精,还不时在他眼前晃悠,他恨不能吐血!

    “多大点事!”

    阿东闻言,身子瞬间站的毕直,整个就像打了鸡血似的,劲斗斗,气昂昂,“是,公子,员工宿舍都已经按您画的图纸砌好了,荒山下的荒地也都开好了,便都已经撒的草木灰,山上的银耳也采晒的差不多了,请公子指示下一步属下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梅儿又整天躲着他,晟公子这个祸害精,还不时在他眼前晃悠,他恨不能吐血!

    “多大点事!”

    阿东闻言,身子瞬间站的毕直,整个就像打了鸡血似的,劲斗斗,气昂昂,“是,公子,员工宿舍都已经按您画的图纸砌好了,荒山下的荒地也都开好了,便都已经撒的草木灰,山上的银耳也采晒的差不多了,请公子指示下一步属下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嘴抽,梅儿这丫头,功效不小啊!都能当药用了!怎么到她这儿,就不行了呢?混球一个不爽,对着她就是各种嫌弃!唉,命苦说不完。

    “嗯,后面到时再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是,那属下先回去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梅儿心焦,轻瞟了阿东一眼,忍不住跨步走了进去,“公子,你别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做啥妖呢?为何就不理他?”嗯嗯,臭丫头,不出声,“哼,本公子看看啊,定是相处一段时间,突然发现,原来阿东这人吧,整天板着一张脸,没情调不得已,还不知道安慰体贴人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不是了,是奴婢不好!”

    “嗯,你能有什么不好。”音落,抬手请梅儿吃爆粟子,“你把肚子里的弯弯绕都停停,本公子还不知道你,把那心思收收。”

    梅儿抬臂揉额头,撇嘴,“姑爷,姑父,还是世子爷?”

    “哼,还不去,小心人给拐跑了!”

    “吖,公子!”面色瞬红,跺着脚儿,身子一扭,闪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梅儿背影,“顺便苏嬷嬷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音儿欢快,似出笼的鸟儿。

    苏嬷嬷此刻在守在中院门口,面色铁青地拿眼‘瞪’阿东。

    小主子一再交代,不要让未来那位知道北延国的事,愣头青这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鸡婆了,肯定都是跟着梅儿那个丫头片子学坏的。

    吉祥头顶着一脑门子的汗,不得空理苏嬷嬷守在院门口黑脸,又是何事?

    脚下步子生风似地追在如意后头,眸色焰焰灼之为似勾刺,不停地飞出剜如意,为什么就不提醒她。呵呵······她刚刚又做了什么?

    这,真是上赶子找人嫌弃!

    如意见状,抿唇,更加的沉默,脚下的步子更快。吉祥磨牙,心中更加气闷,死磕而上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厅内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越过院子中间的荷花,穿过院墙,及快地瞟了眼,立在中院门口的两人,不禁凉凉一笑。

    侧眸伸手,拿茶杯,轻‘啜’一口,看着躺在一边安然悠闲无比摇尾声的金元宝,放茶杯,伸手指微勾,眯眸,顺着毛儿,满心撩乱。

    金元宝吃疼,嘎嘣着牙儿,低‘嘶’两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回神,轻‘啪’元宝的头颅。金元宝瞬间起身,甩了甩全身的金毛,‘嗖’一下子闪去门外,晒太阳!

    梅儿惦着轻快地脚步,扭甩着手中的小帕子,踏步行礼后,自动退到关锦兰一边,小虎牙微闪,侧眸偷瞄了眼阿东,面色绯红地低下头来,转身自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阿东见状,沉落海底的心瞬间升至高空,忍不住勾唇角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两人齐行礼请安,一个声音洪亮,刺破院顶,一个语气淡淡,各自站一边,各自心思各人知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眯,无视,办正事,“苏嬷嬷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在!”

    “您让人把榆树巷中间那的糕点铺收拾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闻言,微愣怔,看着大小姐客气的微笑,身子微愕,轻言,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淡然,转眸,“阿东,你找人把拾出来糕点铺子,改成‘贾记百货’,扁就还按我们36号大院的做,黑底绿字,银耳就拉到后面的仓库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抱拳拱手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接过梅儿递过来茶,嗯,浓茶,这丫头还真是她肚子里的蛔虫。

    “梅儿,你去让小磊牵马车出来,我带着你和如意去农庄看看!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苏嬷嬷躬身子,准备离开,谁让她不识趣,越过未来世子妃,训斥阿东来着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略怔,随即果断道:”一起去。“再怎么折腾,她心是为她好,她就不能寒的老人的心。

    ”是!“焦燥的心,听言佛似腾云驾雾般不真实。

    关锦兰讪讪,瞬间移开视线,内里叹气,卖米糕了!好在把苏嬷嬷的心饶回来了。

    周妈妈回来的身子,走到门口闻言一顿,眸色黑了一下,“公子,要不叫把吉祥也叫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我现在不是伯爵府大小姐,一个公子哥,出门带那么多奴婢反而惹人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沉默。

    “奶娘,你要是有事就说?”

    周妈妈低头,感觉有点透不过气来,她就是看这老货不爽眼,“老奴盘的下人数,全都加起来,总有三桌人之多,想着,要不就刷锅子算了,公子,你看?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妈妈愣了下,“那庄子里的人,就让小磊子顺便通知他们?”音落,忍不住在心里拿针扎人玩啊!

    “嗯,你只管准备食材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这就下去了!”叹气,大小姐有情有仁义,本应是好事。唉,她要变的更加刚强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金元宝倒吊的三角眼瞪成竖式,眸色炯炯巴巴地摇着尾巴轻轻地晃荡了过来,一个劲‘噌’关锦兰的小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