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8章 郁闷
    大小姐真美,面色白楷红润的像三月里地桃花,满身的精致,胸是胸,腰是腰,前凸后翘,整的她臆想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哎呀!

    她怎么这么骚气?

    关锦兰微愣,淡定由梅儿伺候戴王子面具,“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,本公子决定好好慰劳一下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齐应声,其实脑子里一团乱。

    苏嬷嬷更是及快地扫了周妈妈一眼,腹诽:周妈妈玩了一出巧手,今儿刚收回那爬满蚂蚁的死狗,不知众奴婢们是个什么想法,还能不能吃了下去?

    “庄子上的管事也叫过来,就晚上联络一下感情,就在腾飞阁院子内整摆上几桌,一起用膳,都聚到一下,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声入耳,周妈妈艰难扭了扭圆润的身子,差点直接跪下来,“大,公子,这事要不给点时间老奴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秀眉微蹙,“身体不舒服,请先坐到旁边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老脸时红时青时黑,身子一碰椅子,就犹如被针了似的,恨不能瞬间弹起,“公子,真的都在一起吃,那院门怎么办啊?还有这么多的人,老奴怕做不来。”

    音落,吉祥‘噗’一声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转眸,视线在吉祥和周妈妈以及众人身上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周妈妈暗恼怒,吉祥个死丫头,面皮微紧,‘啪’一声跪在地上,“公子,老奴也不怕说了,是罚是打,才奴绝对不哼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!”

    “老奴,老奴这个月每晚都组织大家去前院看一次,看一次,看一次那倒吊的死狗。”音落,闭眼,爬跪在地上唱请罪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顿时满头黑线,“起来吧!”音里满满的无奈之色。她这随口说了个荆罚,周妈妈到是先后做了两次事例。这个执行的力度,真是杠杠了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是!”激动热泪盈眶!

    吉祥瞪眼,大小姐偏心,周妈妈天天临睡前才组织她们去看倒吊浑身爬满蚂蚁的死狗,院子内好些个奴婢都被吓的晚上恶梦连连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害怕,但天天在监睡前被这样恶心一回,整个太引影响人休息的心情啦!

    关锦斜眼微‘睨’吉祥一眼后,“奶娘,按我的说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转身,走人,爽气!

    苏嬷嬷眉心狂跳,面色淡淡,语气平和道:“公子,虽说这段时间大家比较辛苦,可是大家本来就是做奴婢奴才了,就算是出了把力气,但也不用把人都请来,咱们用不着花这个钱请他们用膳。要是真想谢谢他们,咱们就赏他们每人一串银钱就行了。老奴怕养成这个习惯,反而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默吐糟:一串钱就想别人为你卖命?要是这么点事她都处理不定的话,她还不如回家卖红薯。

    “苏嬷嬷,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,不过今天我的话已经说出口了,就没有收回的道理,再说这秋收完了,可就快到年下了,就当咱们提前乐呵乐呵。也花不了多少时间,根本不要做多少菜,能够让大伙都高兴高兴,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苏嬷嬷躬身行全礼。

    阿东抬腿踏步进大厅,见状脚步微顿一下,抱拳,“见过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你等一会儿!”

    她没让人通知阿东,这时来,必有事情!

    “是!”再次抱拳行礼退一边。

    梅儿脸色瞬间变了,瞳眸暖意泛起了泪竟儿,水汪汪地,阿东见状心儿疼了,微微一握拳后,眸色低垂看鞋尖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看来梅儿这丫头片子也不是个省心的,这时也搞事了!瞧阿东看鞋尖的力度,这是要把脚尖看穿啊!

    “凡事,真心跟在本公子好好做事了,本公子定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,不仅是我们院子里的奴婢们,铺子农庄那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阿东留下,你们都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众人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梅儿身子微顿,撇嘴,停步,守门口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扫了眼门外的梅儿,抬臂伸手轻敲桌面,“说!”音落,想收手捂嘴,这嗲里嗲气的娃娃音,真她娘的快要吓死宝宝了!

    “属下,属下其实也没什么事,就是,就是担心北延国又起战事······”皱眉,梅儿老躲着他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此时,骤然不想告状了!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微怔,嗯,真好,阿东个愣头青没发觉她嗓音的变化。呵呵·······到是爽还是不爽?我去,你个二货,想什么呢!以后说话,把声音压压,保准还能瞒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看阿东紧销的眉头,嘴角微抽。她整天窝在空间里,不停的忙着各色秋收后要用的种子,同时,还要学医学毒,练功法,嗯,也就曲子。

    还要,躲某个一见面就爱敲鼓棒的害人精!搞的她小心脏一见到他,就不停地蹦踏。呵呵······也不知道戒掉没有!还有幸苦,练那么多的曲子也不知道到底有何用处?

    深吸入一口气,默吐糟:还有那混球,已经去了那么久,一封信也没给她寄过,还真是那那都让郁闷的发狂。

    阿东以前是身混球的暗卫,如果派去东北府看看······嗯,撇嘴,不爽,为毛不给她来信呢?

    有本事就别回来,回来也不要来找她。

    不过,今年有她为他们想的法子,雪灾应该会轻一点,老百姓的日子应该也会好过一点的吧?最起码,那些孩子们是可以混个三餐半饱。

    嗯嗯,绝对是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你,有事就说。”磨磨唧唧的,几个意思?不就是情侣间闹矛盾了!

    “是。”音落,抬手臂挠头,“公子,梅,梅儿她这个月都躲着属下,属下,您,我······”挫败,不安,千万不要像阿北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这个月阿北找不着主母,急的嘴上都冒了血泡。他俩难兄难弟免不了抱团,话把子没少聊,反正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,就是只要主母没出院子就行,人没丢,就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