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7章 又掉坑里了
    红袍公子嘻嘻一笑,痞痞落坐,茶虽是冷茶,但也是他的一片心意,一点面子也不给,磨牙,想再叨叨两句,可迎着他的模样,只好转战,与糕点奋战。

    蓝袍公子眸色深邃地扫了一眼,垂眸,执白棋在黑棋中心落下一字。赵烨为她做这个世间,男子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他呢?他能吗?

    脑里不争气地又在回放关于她的一切,鼻翼处似又有她的香气,手掌处似又有她的体温,柔软的腰肢······她真的很美!

    甚至,就是在算计自己的时候眼里冒出来的小火苗,都显的一切是那么的美丽!日后真就不能见,不能宠,再也听不到她绵软轻脆的嗓音唤他晟公子,混蛋什么了。

    想到她是属于赵烨的,也只有他有特权,将来会被他享用,怎么想怎么都觉的不对味,‘叭’低头,手指捏碎茶杯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师弟!”

    蓝袍公子闻音,入鬒剑眉微蹙,静如清水的眸色极快地闪过一抹杀气后,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慢条斯理地拿茶水冲洗伤口。

    “师弟,我没别的意思,我说的可都是这些年查到的事实!”

    叭!

    桌面上的棋盘香茗碎了一地,“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,认为我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了?”

    “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”音落,红袍公子‘嗖’的一下子,消失在原地。还能控制,控制个屁!

    蓝袍公子见状,静如清水般的眸色潺潺,唇角温雅一笑,无视骚包的红袍公子点完火走人,而是微微扫了眼掉落在地上的茶杯,低声呢喃,“小狐狸,你到底躲到那里去了?”

    噗------

    红袍公子陷在暗处的身躯一听,惊的差那么一点,就要掉下来,挂在树枝上的样子,甚是可爱的狠啦!必须快刀斩乱麻,趁师弟的事情还有挽回的时候,他在旁边提醒着,师弟是不是已然记忆的她和赵世子了区别。

    万没想到,自己的举动却没有帮到师弟,这还真是违背了他的一片良苦之心。

    他是看错了,那狡黠的坏丫头,已经在师弟心里扎根了。

    也罢!

    就让师弟试试吧!总有那么一天,他会发觉无论怎么喜欢,他都不可能和一个心里装着别的男人过一生的,或许还会有个什么一夫三待夫,或许更多。

    要知道莲花宫的功法,邪性的狠!

    关锦兰到时无法跟他婚配并肩,他只能隐在她和他的身后,到那时候,不用他说,师弟自己都会主动放弃!

    ***

    时间飞逝,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凉风,纱窗,雕画的梳妆台前,某女正龇牙咧嘴地看着铜镜内的自己,好看的丹凤眼儿哈,眸色更是春波明澈了呀,这白楷无瑕的容颜还真是美的动人心魄啊!

    抬手自刮‘啪’左右各两下,特么的,竟然是真了!瞅瞅,这美得不沾半丝尘俗之气,美得好似浴火重生的婴孩一般,真是如初霞之烟啊!抬臂,踮脚,本仙就要驾鹤归西啦!

    真心!都快被自己美哭了!也愁哭了!

    脸颊发红,眸内含恼,满脸的不高兴,可是怎么办呢?眉宇间丽色鲜亮的就像刚冒尖儿的花骨朵儿,全身散发着奇媚又清绝的气息,还真是矛盾的结合体,尤其身上盈绕的淡淡莲花香味甚是氤氲迷人啊!

    “大,大,大小,公子,真是你?”周妈妈结巴,老脸激动的通红,她家大小姐真是绝色美人!

    看那脸,那眉,那眼,那鼻,那小嘴唇儿,还有脸颊上的小酒窝儿,哎呀,她这一把年纪女人,看的都是欢喜不止。

    关锦兰转眸,看了眼周妈妈,撇嘴,无言,内里忍不住哀嚎一声:她就知道会这样!自古红颜多薄命,国家只要一有什么祸事,想都不想,大家伙齐齐发动洪荒之力,直接就往美女头上套帽子。

    她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!

    苏嬷嬷闭嘴握拳,未来的世子妃竟然美成这样!那晟公子,心跳开始不稳,瞳眸一阵阵发白,眸色直愣怔,一时无措,思绪百转。

    梅儿吉祥如意和一众奴婢们,脸色均变,艳羡不止。大小姐的老师真是厉害的能上天了,瞅瞅,就仅仅只是闭关了一个月,大小姐就美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。

    肯定是服的什么,嗯,嗯,定是什么不传之灵丹妙药!

    关锦兰垂眸,心苦如黄莲!

    想想史书上记录的美人啊!恨不能及时死过一回,好运地又穿越回现代去。

    苏嬷嬷眯了眯瞳眸,怅然,抬臂轻拉周妈妈一下后,“公子,老奴上次去潽济寺办的事成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眼帘微动,不愧是从宫里出来的嬷嬷,不用她问就能立刻知道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竟然成了那就好,一月前交代你的事,可办好了?”这音色儿,柔如山间潺潺的泉水,直惊的某人差点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嗓音都不对,全她妈的改了,莲花这个**,本小姐跟你没完,这是玄幻出国际线了!怪不得整天诱她下湖洗澡澡啊啊啊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苏嬷嬷应完,心里惊愕不止:这声音······犹如天籁啊,光听音,就能酥的全身的骨头。再加上这恣色·······面色淡淡,心跳如鼓,脚肚子微颤,这,不禀告是不行了!

    搞不懂到底发生的何事?就连她这个一辈子伺候美人的人,都惊为天人,这可怎么得了!这还没全长开呢!这,往后······这个,她不能乱想。

    竟然都不再关心鲁阳王府里的事,那是,没头绪,一时急的背后汗水湿了衣衫。

    未来世子妃,大小姐的心不会是拐到晟公子身上去了吧?腿肚子发颤,牙床咬的发疼,不能这么想,要是这么想,明天就等着收尸了。

    也不能张口追问,所有的一切,都脱离车道,只能将事情往好的方向想。只要守到小主子一回来,她就可以松松弦了!

    关锦兰看了眼苏嬷嬷和奶娘,眸底内划过一道暗色,随即隐匿无踪。

    ”梅儿,面具。“

    “啊,哦,奴婢现在就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