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章 此情无计可消
    亭外,一奴婢闻音,面色顿显绯红之色,微抿着唇角儿,忍不住悄悄地偷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亭内锦垫上,一公子面如冠玉,身着红袍,德行全无,痞里痞气地歪坐翘脚软锦之上,嘴内品偿着新鲜出炉的糕点,摇摇晃晃地摆着脚儿玩罢。

    “哼,你到是越来越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红袍公子闻言,微收不停摇晃的脚儿,嘻皮笑脸趴前,落下一子,调笑道:“师弟,您竟然喜欢人家,为什么不告诉她?”

    喜欢一个人不就该让人知道吗,别人都不知道哪里来的机会?

    蓝袍公子眸色微眯,这种事情是要说的吗?他的世界内没有这么一说,唯有杀伐权力和占有,思到此外,辰角弧度微勾,从容落下一字后。

    微微往后一靠,是啊!她很美,美得只对视一眼,便撩起他心头火起。眸色微垂,把玩手上着水晶做的围棋子。

    “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红袍公子骚包一笑即收,调侃道:“师弟,你这性子得改改,要不然人家看不上你。”别府小姐真的就连伯爵府大小姐的脚指甲内的污垢都不如了,那为何不把她争取过来?

    蓝袍公子一听,似对方笑声如云外的天雷轻响,炸他微微一愣,“你很久没回家了吧?”

    红袍公子一听,身子瞬间坐了端正无比,“瞧得你,师哥这里给你出谋划策,不领情不得已,还赶人,实在是没趣的紧。”

    蓝袍公子闻言见状,又落下一字,唇角温雅一笑,轻哼道:“管好你的嘴!”

    红袍男子听言,一点也不生气,起身凑近上下打量对面的蓝袍公子,“不得佳人欢心,也没必要这么喊打喊杀似了,想像老虎吃人啊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红袍男子答完,坐回,抬手拿糕点,‘吧唧’一口,味道真是不错,师弟真是让人头疼,竟然喜欢的是一个男人!有可能?当然不能够。

    啧,一想到这里,脑洞大开,贾公子为什么在院子里也戴着面具呢?抬臂两手轻‘啪’两掌,眸色晶亮。

    “师弟,嗯,嗯!”下颌微抬,眸色意味悠长!

    蓝袍公子转眸,春水般的眸色漾起粼粼的月色,“她很好!”

    红袍公子闻言,炸起,来回踱步好几回,“她,以后可是嫁给别人,你到时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音落,对面陡然袭来一股彻骨的寒意,轻眸盯眼,那人唇边还是挂着温雅和煦的笑意,长一口气坐下,“有这时间生闷气,不如去找她,窝在这里算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这个师弟,自十年前,在皇宫内经历一茬事后,就这死得性,高兴的时候笑,不高兴的时候。哼哼,笑的更是能迷醉一众人。

    蓝袍侧身转眸,沉默半晌,“不劳你费心!”

    “行,你牛!”

    红袍公子间落,狠狠落下一字。别忘了蝶梦谷,可不只是杀手组织,收集情报他们也是很有一手的。

    不想说,那怎么行?

    压不下心头八卦的因子,“师弟,佳人不行也没系,我瞅着36号院的贾公子,那位,嗯,好像也不错!”

    蓝袍公子闻言,浓黑入鬒的剑眉微微一挑,清如静水的眸色漾起粼粼的波色,“师哥,你知道为什么我讨厌你,却还让你主持蝶梦谷吗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师哥,资质蠢笨,还请师弟指导一二。”红袍公子拂袖,拱手调侃,一副乐不思蜀欠扁样子!

    “你,还是改不了嘴贱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师弟,这话说了太伤人自尊!”

    蓝袍公子闻言转眸,天空正阳高举,亭子外面香气阵阵,可风声却瑟瑟摇曳,好似他心内的叹息之声,“虽然你说话难听,说的却都是大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哼,算你识相,要不然咱两就在院子里,好好划两招。”

    蓝袍公子闻言,看了眼红袍公子骚包的拱挠首弄姿的样子,视线极快地闪开,“不要把她的消息漏出去,做好你自己该做的就行了。”音落,落棋摆手。

    红袍公子抬手摸下巴,这是左手和右手,自己捉棋了玩儿,也不想跟他下了!让他走人?可他现在就是不想走,他不能看着他深陷在里面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蓝袍公子垂眸,就是这样想着她,念着她,如她所愿,好像太过于为难自己······

    红袍公子看着对面公子越来越和煦的俊逸的脸,身上汗毛直起立,这是——真伤心的啊!

    “据密门记录,以前莲花宫的圣主,是可以一夫三待夫的,要是贾公子是关大小姐就好了。”不太确定,小小试探一下!

    蓝袍公子身子微怔,他堂堂平等王府的嫡公子,想娶多少娶多少,怎么能给别人做待夫呢!

    最少得做夫主,呃,抬拳捂唇,猛‘咳’好几声,他竟然给自己的口水呛到了。不对,他才不要做夫主,他中她的毒算是深入骨髓了。

    赵烨那厮照他现在推算,应该是收到他故意传出的消息,知道了关锦兰是神器所选定的圣主——会做何感想?俊逸的五官竟浅浅地泛起丝丝兴味起来,他,这会还真是特别地想知道啊!

    眸色游漾,好似已然看到小狐狸正龇牙看着,左右护法,给她送来的风雨电雷氏族了待夫们!

    赵烨是直接把所选的待夫做成木乃伊,还是会直接用铁链子把她绑起关进密室?‘咳’这招,不行!

    莲花宫的护法也不是吃素了,伸手拿茶杯,轻‘呷’一口,骤然轻‘咳’两声,什么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,大概就是他描述他现在的心镜吧!

    脑内陡然泛显她的绯色影子,受惊之时,紧紧抓住他腰带的样子,她已经十三岁,身上好在还守着孝,按照大齐国的规矩,她怎么也得等到除孝,才能嫁人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,这会在想什么呢?忽尔忍不住地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按赵烨现在的做法,铁钉似的态度,为她守身,要做两年的和尚。眸色微漾暗光轻闪,一滑而过,优雅无比地接过红袍公子递过来的香茗放下,斜视一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