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5章 佳人难见
    主人真是太了解它了,它正无聊,这会有借口可以溜溜人玩,感觉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,混身都得劲,感觉那是杠杠的,哦椰!跟着主人就是好。

    脚下四蹄生风‘嗖’了一下子,冲到到院门口,嘿嘿······上次的那个没礼貌的,会不会主动送过来给它溜溜呢?真是好期待呀!

    关锦兰是一点也不担心金元宝会开小差,因为莲花的关系,她知道她是完全可以压着金元宝打的。

    如果她想骑在它身上,它也只有受的份,还会感恩戴德地感谢她愿意骑它。嗷呵呵·······心里这个‘美’啊,长叹一口气,意念调动,放心地约会莲花了!

    ===

    宝华阁

    赵晟按照关锦兰的思路,把京城附近的瓦匠都找了过去,虽然交了给阿东,但隔三茬五的,还是会过去看两眼。

    阿东免不了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。

    赵晟一贯地笑得温雅和煦,心情好的不要,不要了。

    当然,宝华阁借着上次的余热,对外又宣扬了一把,这砌炕的方法还是从上次隐世家族的贾公子那里硬磨来的。

    好么,这么一通宣扬,还又真狠赚了一笔银子,再次火了一把。

    看着书案上的银票,想着又能和她见面,唇角的笑越发春风般地甜腻醉人。

    可他没想到的事,小狐狸竟然躲着他,这是又要马儿跑,又不给马儿吃草,恼人的狠!尽管后面,他的心不受管,自动自发又往那跑了几次,都在临近36号大院时,给他硬生叫停了。

    能不能见面,见不见的上面,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那狡黠的小狐狸对他,不是没有感觉了!

    不然,她以为就凭一只金狮毛就能挡住他!

    他只是想给点时间她想清楚,同时顾虑着周围邻居。不想,她因一点事情而打扰到她的清静。

    心口沉凉,神色却是格外的平静。

    确在此时,愣头青阿东送来她的消息,让他用卖砌炕的银子,帮忙把京郊附近的荒地全都置办下来,她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?

    圈地?

    抬眸看了看36号大院的方向,静如清水的眸子漾起潺潺灼热的眸光。人不给见?他还就不信了,等他帮她把京郊的荒地都置办下来,她还不见他?

    ===
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李公公躬身如霜打的茄子站在旁边,大气都不敢喘,后背上泛起一层层的白毛汗。

    心里直祈祷,‘路过走过的神仙,请您们快点保佑钱帝师快点进宫吧!’他快给顶头上市的冷气给冻死了。

    命苦呀!

    赵晟完全无意识,宝华阁这次小小的举动,竟被齐帝注意上了。

    齐帝手里拿着奏折,可心思一点也不在上面,刺儿头!上次就得了这么好的方法,竟然都不上报,就这样拿出来拍卖了。堂堂王府的嫡公子,为来的继承人,就这么点出自己。哼哼!

    关大小姐就是个滑不溜秋的泥鳅!

    臭崽子们个个都是不省心货,翰儿这出还没停,烨儿那死崽子又领旨外出,晟小子这刺儿头又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虽说都造福的也是大齐国的居民,可他就是觉得自己的权力受到了挑衅。这几天发生的事,就没一件让他高兴的。

    他更不喜欢在自己的管制下,居然出现了不受控制的事情,这些都让心堵,他身在高位久了,就喜欢看个群狗争食的场面,缓解下无聊的时间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一个个心有所求,却又求儿不得的模样。但是,这不代表他喜欢皇家的事情,显出来给朝臣和老百姓看,更何况那滑不溜秋的小泥鳅是烨儿心悦之人——必须要狠狠地打击。

    昨天,天出异象,这头他还没查出来。

    赵晟这个臭小子还真搭上了,宝华阁竟又给他露了这么一手。又不能因为这件事,处置这刺儿头,可就这样放任,他又做不到。

    他是大齐国的主人,只有他能给别人添堵,明的不行,他就来暗的,最近平等王日子过的真是太悠闲了。

    “传旨,宣平等王!”音色霸气又凉薄,眸色幽邃。刺儿头,活得还真是潇洒惬意!

    李公公一听,心中陡然一紧,瞳孔微缩,身躯瞬直,“是!”

    齐帝转眸,冷眼,思绪微转,讥诮地弯起唇角的弧度,语调骤然温软,“还是传口谕,给皇后,就说平等王的晟小子为大齐国立了大功。她身为后宫正主,又是赵氏宗妇,后身晚辈的婚事该操办操办,放任不管算个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音落,躬身行礼,退出,长叹一口气里,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诡谲和寂寥,面上却带着独属于他的招牌笑容,一路上面带微笑朝皇后宫走去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平等王府

    赵晟收回思绪,看着院子里刚让人种上的桂花树,渐渐收起眼眸中的光芒,再睁开眼的时候,眼眸中只有浓稠的冷漠气势。

    齐帝,这是要往他身边塞人了,好么!尽管塞,温雅和煦一笑,看谁有幸能到他身边来。

    凉国公府,凉玉盈?一个和亲哥**的破烂货儿,连她的脚指甲内的污垢都比不上,竟还想当他的世子妃,这是想笑掉谁的大牙?

    凉国公,想当他的泰山?

    “公子,王爷有请!”待卫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赵晟闭了闭静如春水般的瞳眸,音色潺潺如春风拂过湖面,“嗯,你先去,我一会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这!”

    “要请你喝茶?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!”音落,抱拳行礼,退得贼快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平等王爷在书房来回的踱步,举眸,一看二看三看·······抬脚‘啪’狠踏,收脚,面色颤抖五六回,抿唇哆嗦,眸显熊能之火,活脱脱的就像个愤怒的猛兽熊。

    臭小子,竟然放他鸽子!

    ===

    蝶梦谷满院清爽气息里,竹林之中,有一汪清流的人工池水潺潺流淌,一尺多宽的弯弯曲曲的水道里,围着凉亭缓缓蜿蜒旋转。

    绿树成荫挡住亭内的人影,只有略带调笑的声音从里隐隐传了出不,“师弟,你今儿换了这身行头,还真是好看!”音落,抬臂伸手,两指挟起,放置四方矮几上的糕点,放鼻翼轻嗅两下,这才送到了嘴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