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3章 轻语娓娓如流动人心
    “嗯,阿东你过来也好。往后荒山的开发,和从山下引水下来,以及下肥的事情,就全都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梅儿看着手里的蜜枣,怔怔地出神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个荒山?属下带着他们自然是没有问题。可是,这从山上引水以及下肥的事情,属下不会!”

    他的双手以前可都是用来杀人的,可现在竟用来开发荒山,种庄家,不会做!侧眸,极快地看了梅儿一眼,为她和他的后代,要他做什么他都愿意学。

    “这山上引水,你就用山上的大竹子,霹开两半,把中间的节打通,接上山上的山泉水,自然就会往下流了。即余下肥,就是人和动物的排泄物和草木灰,刚好荒地上的荒草刚好挖个坑,烧了,就地利用。”

    ”······啊!是!“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发愁,这荒山开成什么样子,我早就做好规划了,图纸刚不是让梅儿交给你的吗?拿着照做就行!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现在就去!”抱拳行礼,急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有的时确的指示,他就明白的,事情就好办了,看来种田也不是他想得那么容易,真和杀人有的一比。就跟研究在人身上,怎么下刀才能快狠准一个样子!

    关锦兰茫然片刻,怪不得这么上好土地竟成了荒地,都是不懂引水、蓄水、下肥和妨虫,看来有机会还要多买地。

    哎玛!

    不会又创什么先河了罢!怎么办?千万不要引起什么不备要的注意才好,她的这个命哟!

    众人瞳眸晶亮,怎么就这么聪明?啊,呀,她们怎么忘记的大小姐身后有个超级牛逼的老师呢!连这样的方法都舍得教大小姐。她们跟着大小姐真是有前途啊!要知道大小姐可是说过,她们可以跟在后面分红利的,哦哈哈!

    “梅儿,再看蜜枣也不会长出花来,快紧地追去,就说晟公子下午会派瓦匠过去起围墙,让阿东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音声,脚步一顿,带风似地追了出去,一看,微顿,转眸,“小磊子,追去门口,帮忙把管家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”哎!“

    ===

    阿东步子奇宽,眸色灼灼,柔声细语,”找我?“

    梅儿面红,身子微扭,低头手指灵活地扭帕子,“嗯,公子说晟公子下午会派人过去,让你配合着点。”

    阿东听言,微愣了下,脸色瞬间铁青。虽说他现在是大小姐的人了,但吃水不忘挖井人,没有主公那有他今天,主子可千万不能给晟公子给拐跑了!

    更何况,他本人对晟公子犯隔应。今早,竟然点了他的穴道,抬眸,看梅儿侧着个身子,又不看着他。

    压了压脾气,敏强应了下一下,转身走人!

    梅儿愣怔,心头发堵,抬头迎风无语。这不能怪她,如果大小姐,真跟世子爷断关系,而跟了晟公子。她跟阿东,绝对是不成了!

    厅内,一直装布景的吉祥和如意愣住了,半天没回过神来,难道晟公子什么时候又跑过来强会她们主母了?

    苏嬷嬷面沉,她说她怎么睡到日上三竿呢!

    这防来防去还是没有住防晟公子,真是丢人!她要怎么和王妃交代,真心好头疼啊,想当年就是在宫里伺候太后也没这么为难过。

    吉祥一个劲地猛‘瞪’鞋头,真她娘的让人郁闷,主公要是听到半点风声,惊愕,背后开始出汗,抬眸,悄移步子,轻轻掐如意的手臂。

    如意皱眉,掐她做什么?抬手拂开,又不是她请晟公子来了!她正想着是不是跟主母申请下,在院子里下点毒药,或痒痒粉什么了。

    再一说,她们自从跟的大小姐,就是大小姐的人了,做什么自然是又大小姐的主意为准。

    吉祥撇嘴,又不理她!

    哼哼,反正,绝对不能再让晟公子再找到任何借口接近她们主母了,主公那不用两天肯定就知道了,要知道主公传信的可是海东青。

    她们要是伺候不好,嗯,嗯,她怎么忘了,她现在是大小姐的人,该担心的睡不着觉的应该是阿九和阿北他们两个,哦,哦,她要是什么也不做,被某人推出去,不死也的掉成皮!

    如意面色淡淡,一如往惜,腹诽:打她肯定是打不过晟公子了,看来只有在药或毒上想办法,只要晟公子不死,她就不算罪过,说不定主公还会加赏。

    当然,还的请示一下主母。

    吉祥握拳发狠,下次要是晟公子还敢来,请他喝点加了料地茶,还是加了料的菜,让他泄上一个星期起不来床,要不要来个刺杀,脑袋瓜子急速转动细想,唉,内里长叹,打不过啊!

    如意,她虽然和主母一样,是个颜控,但和命比起来,当然是命更重要,要是命都没了,其它的就是个屁!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苏嬷嬷们一脸的大敌当前,心里啐了口,不自觉地抬了抬尖尖的下颌,暗自庆幸戴上的面具,就是被人窥视,心虚也能少上几分。

    卖米糕的,姓赵的都是妖孽!也都不好惹了!她上赶子作死,一下子惹了两,想得多了都是泪啊!

    就她这小身板也才十三岁,能干森么!

    哎!

    这缺心眼的二货,妹纸,这架空的时代,女子十三岁虽然不能圆房,但是可以先成亲滴,待到十五岁及第再圆房,像这样的例子在大齐国可不少。

    ”公子!“

    “嗯,梅儿,你这几天就负责去京郊的院子,带着新卖的奴婢做酸菜,把后院都给公子放满了。”这妮子情绪不对,给她换个地方缓缓。

    梅儿闻言,“公子,后院那么大,真要全部都做,要排满?”

    周妈妈听完也是愣住了,“公子,老奴是知道后院有多大了,放一百个大坛子都不在话下,会不会做太多了。”可千万不要费的银子,不然心疼的还是大小姐自己。

    梅儿这吃货一听,倒是给吓到了,一百多个坛子啊?还是大坛子,这什么意思?往后她们要顿顿吃酸菜了!呜,内里想哭,瞬间如丧考妣,大小姐这是在为今后做准备了?

    她们以后就要天天啃酸菜啦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