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章 忙起来
    这边,梅儿黑着一张脸,她刚去东厢房里伺候大小姐起床,好么!人没了,要给苏嬷嬷和奶娘知道了,还不‘哦’死她,她怎么就那么不争气,下半夜尽睡的那么死。

    出门口时,还给金元宝绊了下脚,吓得她差点嘴都合不上,这都什么事?

    可是这头金元宝她可不敢得罪,虽然它现在变小了,可它的原样她可是看见过的。抬脚绕了过去,连跑带溜地又撞进阿东的怀里。

    金元宝斜睨了梅儿一眼,太逊了,竟不跟伦家道个歉,哼哼!要不是看在主人的份上,伦家就好好溜溜你这个不懂礼貌的人,没看到大爷无聊着嘛!

    鄙视一眼,翻个身,继续睡,主人又没跑,急什么?毛毛燥燥了,一点忙也帮不上。

    梅儿苦笑,霉崔的,又被周妈妈看到,她真是燥死了!又不能辩说两句,阿东拉着她手臂,让她喝药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“我喝了,你快点去前院当差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中午我再送来。”其实,他能有什么事?风平浪静了!除了晟公子晚上不睡觉,天还没亮,就冲过来闹了一出,就一切静好无比。

    梅儿撇嘴,“不用!”苦死了,她不要喝。

    “有蜜枣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刚才又不带过来。”音落,抬手锤人心口。

    阿东愣愣,耳尖一红,拔脚转身就跑,梅儿惊‘瞪’眼,什么意思?现在才回去拿,怎么办?她要去腾飞阁呢!得性,不管了!

    “大,公子!”梅儿气喘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头都没抬一下,“嗯,起来了!”

    梅儿深吸了口气,“公子,奴婢起晚了,您罚梅儿吧!”

    “罚你干嘛,能吃饱肚子。”音落,放笔,抬臂揉了揉发酸的腮帮子。

    梅儿抿了拒唇,“奴婢去冲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奶娘一会冲好会送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音落,抬步上前走到身后,自动自发抬手,为关锦兰马杀鸡。

    关锦兰舒服眯眸,昨天的事实在太过于惊悚,上半夜肯定一个也没睡好,下半夜这一入睡,可不正香的嘛!

    早上,那混蛋又请她们吃了迷药,睡到现在一点也不出奇。

    苏嬷嬷面色淡淡,看着眼前一主一仆,都已经稳稳地在腾飞阁内办工,老脸瞬红,默长叹,流年不利啊!专属她不幸!

    以关大小姐不声不响地整人手段,不会是准备慢刀子钝肉,先养她们一季,再看看,唉,应该是这样了,肯定是这样地。

    昨天那个事,就她不禀报王妃,小主子也定能知道,这日子过的真是胆颤心惊地,说夹缝求生都不为过,就像此刻,她真恨不能找块地缝钻进去,命苦啊!

    周妈妈手托菊花茶,狠扫了吉祥如意们一眼,这才出了府门多久,一个个变了样,懒松的不行!

    大小姐昨天招大罪了,一个个都不上心,直睡到日上三竿,还好意思憷在这里,默决定:一会再去给前院,把拿下来死狗,再擦上几层蜂蜜挂起来,不愁那蚂蚁不往上爬。

    以便让大家再好好,围观学习一回·······哼!大小姐心慈,那恶心人的事,就由她来做。

    “公子,嬷嬷失职了,特地过来请罪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看了众人一眼,不咸不淡道:“情况特殊,另当别论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心里说不出的复杂,不过·······看大小姐这个样子,心里定是有数了!可,刚进门时看大小姐的表情和盈绕在身上,嗯,是一层层无法说出口的忧伤。

    这情况?

    到底是因小主子?还是,晟公子?

    关锦兰抬臂,轻啪梅儿的手,示视马杀鸡可以结束了,“梅儿,你把这图纸交给阿东,让他送去给晟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垂眸,接过,躬身行礼,退出。

    苏嬷嬷蹙眉,忍不住出言,劝阻,“公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摆手示视等一下,“奶娘,往后你的任务就要重起来了,厨房可全靠你打理了,要是人不够,再挑两个买进来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斜‘睨’了眼苏嬷嬷,“公子,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,就做点吃食,老奴带着哑婆子和那三个丫头,人足足,不花那个银子。”

    老婆子养不熟白眼狠,那壶不开提那壶,分明就是故意了,世子爷不是好鸟,晟公子见着,好似也不像表面那个样子。头疼!

    “也行,有事,你就跟我说,接下来事情很多,没有体力是不行的,奶娘你一定要保证大家每天一大早都能喝上大骨汤或鱼汤,小菜也要做的尽量可口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就放心吧,老奴一定会把一日三餐都做的非常可口。”

    音落,转身,快速抺了下忍不住流出来的泪,她的大小姐真是长大了,都可以独挡一面。

    两位爷,如果都和伯爷一样的货色,不嫁啦倒!

    关锦兰看了眼奶娘,抿了抿唇,转眸继续,“铺子和庄子里的事情,就麻烦嬷嬷了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微言,微怔后点头道:“账是没有问题,可粮食是放在庄子里的仓库,还是有别的打算,还请公子您明示。”大小姐看样子,还是给机会她。那她就要知本分,守本分。

    关锦兰,放在庄子里的仓库,养老鼠,万一内里有鬼,损失的可就她的银子,莲花骚包货,可是超级大仓库,她还用怕什么装不下?

    “嬷嬷,还是派个可信的人盯住,收好,晒好,直接送到铺子里,做好交结,如装不下,全部都拉到36号大院,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点头应下,压下心头的乱七八糟的想法,暂时不提。这是因为第一年,大小姐不放心庄里的庄头那也是情有可原。有事做,总好过闲着,胡思乱想!

    “如有人搞小动作,直接派人送去官府,家属直接叫人牙子领走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一听,愣了下,恨不能当声‘拍’大腿称好:庄子里的人可不就是看夫人走了,都欺负大小姐,卖了最好。

    苏嬷嬷闻言,挺直了身子说道:“老奴,一定会把事情办的妥妥当当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!”抱拳行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