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1章 辗转思绪不愿理
    赵烨能做到?他又能不能做到?她又愿意不愿意?难,还的再看看,她不是还想把炕的方法拿出来拍卖嘛!

    她想做的,他都帮她!

    如没必要,还是不要见了?怎么可能不见,鼻翼下仿似还有她的余香,掌中还有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体温,心胸还在不停的跳跃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哎哟,这一早了,我说怎么有喜鹊在树杈上跳呢,居然是晟公子大驾光临了,您快请!快请!”

    赵晟浓密的剑眉微蹙了蹙,面上笑意不改,抬步踏的进去。

    “奴家,参见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消息传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抬头,贪心看着面前机变智胜的主子,不解!她这里一直是负责收集情报工作了,现在竟然主动和那混世魔王搭头,这不是把头送过去给人砍吗?

    赵晟静如清水的眸色潺潺,幽幽冷冷,“你,很喜欢这个位子?”

    “奴家一女流之辈,要那位置做什么!”

    赵晟转眸长叹一口气,这才是女子见到他该有的表情。郁结,她怎么就可以那么从容地推开他的怀抱呢?

    “嗯,下去冲壶香茗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抬手扶胸,“为何?公子,属下,属下一直忠心办事,你为何要杀了属下?”声音凄厉高扬。

    赵晟闻言,眸色幽转迷离,一个女奴而止,竟也生了俏想主子的心思,唇角弧度微滑即扬,“楼二,清理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属下,属下,不······”侧眸,头颅一软,嗒啦,歪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可怜她?”

    “一个吃碗面反碗底的女奴,属下···啊···”惊愕,低头,傻眼,抬头,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,“公子,为,何?为,何?”不甘,脸颊边的青筋爆跳,胸口鲜血如注。

    赵晟温雅和煦一笑,笑语轻若梵音,“楼二,有一句叫,聪明反被聪明误,就凭你身上有金桂的香味儿,凌迟亦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楼二闻言,面色狞狰,“就,就因为属下跟踪的公子?”

    赵晟侧眸,静如清水般的瞳眸,迎着清晨的旭阳,“因为,你是,太,子,的,人啊!”

    音落,死寂。

    楼二抬臂扯着嗓子,瞳眸‘瞪’成铜铃,两腮肌肉僵硬,嘴唇艰难地翕张几次后,‘叭’一声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晟长长的叹了口气,转身轻扭身后铜鼎,露出一个暗格,从中拿出一个白色的小药瓶,转身优雅地轻轻撒下,香气瞬间缥缈盈绕,细闻无迹。

    地上的两俱尸体已眼见的速度化为一摊骨水,渐渐溢于地底。

    院内院外静默无声,旧日之事尖埃皑皑,赵翰还真是,竟然又想到从他身上入手,噗,她不喜欢的人,跟他都一样,这会,他亲自动手把尾巴都清理了。

    晨风拂来,衣袍悠悠随风轻摆,心口处微凉,那里仿似还有她的泪水,唇角又忍不住微勾,拂袖,转身,踏步,他到看看苏嬷嬷和那帮子奴婢们拿他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关锦兰这头回到36号大院,看着顿去阿九,眸色沉沉,怎么搞了?痛哭一场,心胸肺腑却好像到处都填满了石头,反而压的她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迷茫啊!

    幸好周妈妈体现贴,餐桌上摆着不整样的糕点早膳。罢,人是铁饭是钢,不吃真是傻子!

    踏步,端坐,拿筷子,似有秋风扫落叶的架式,一会儿功夫,咸菜,春卷,水晶饺,酱菜全都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打饱隔,瞳眸炯炯有神地紧盯碟前的桂花糕儿,愣愣,拿筷子的骨节发白,手臂微微颤抖了。

    这肚子饱了,头也不晕眼也不花,思路倍儿清明了。嗷呵呵······她餐前做了什么?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似在脑内不停地换景,整个人顿时风中凌乱了!

    皱眉,深呼吸,再呼吸,嗯,真的缓解不少,妈蛋,般头桥头自然直,反正那混球的想法,总是让人琢磨不透,整起人来从需要理由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奶娘,你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梅儿,那丫头好一点了?”

    “老奴刚去瞅了一眼,好的不少!”垂眸,担心梅儿做什么,活蹦乱跳地一个劲往东管家怀里钻呢!能有什么事?有事?也是要办喜事!

    “嗯,收拾完,泡壶菊花茶送去腾飞阁。”音落,放筷子,起身,走人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妈妈看着关锦兰的背景,牙疼的历害,大小姐还是上火了,眼眶乌青乌青了,眸里还带着血丝儿,都舍不得她看着心疼,这都学会躲着她了!

    哎!

    该死的伯爷,真想拿把刀,去西院把他心尖尖儿,全都砍了!

    关锦兰稳稳心神,随手拿起一本游记,静坐呆看半日,这才提笔,细思索着怎样才能把荒山弄好。

    就那混球回来,看不上她了,她也能做个安身立命的小地主婆子。

    可是要开好这荒山就凭她手里的人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好,更何况她还想利用这段时间多做点酸菜出来。

    眼看,冬天也快来了,到时再做点香肠,猎鱼和熏肉了什么了,倒倒手,这可都是银子啊!

    虽说,现在根本就腾不出人手,可看着到手的银子,就这么飞了,也不是她的风格。所谓,虱子多的不痒,债多了不愁。

    爱咱地咱地,做多做了,现再后悔埋到赵晟怀内哭,也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切!

    买人?请人?嗯,那个更划算一点?

    抬手敲桌子,请人!可现在正是收获的季节,那就只有等过了秋收了,到时京郊的农民想必打散工的不少,还都是熟练工!

    嗯,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!

    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人上山采银耳,和做好荒山外围的院墙,这个瓦匠,嘿嘿·······还是交给晟公子的好。

    她要是现在就他断了联系,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    停思绪,低头,好看的丹凤眼儿神色变幻,拿笔,一时在桌子上面不停的写写画画,一时,托腮挠耳朵,不停地修修,改改······不同的地方要做不同的规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