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0章 淡定
    “是!”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就不要随便出院门了,有事就让陈家娘子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奶娘,你留下,你们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苏嬷嬷躬身行礼,带着吉祥如意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阿东迈出的步子在门口微顿,心里戚戚然,梅儿受惊晕倒到现在,刚回过神来,正傻傻地坐在马车内,不肯下来,说是要静静。大小姐宠她,由着她,不行,他还是的想个办法给梅儿补补再行。

    “奶娘,院中间的那条狗真是你挂的?”

    周妈妈躬身行礼,双手交握,泛起的青筋突突跳,嘴巴哆嗦了好一会儿,“禀公子,确是老奴做了!”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,久不默许久,“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大,公子,你,你还好?”

    “我眼前直发黑,喉咙干的要冒火,全身都疼。你以前待在母亲身边,可程发现什么蛛丝马迹?”

    周妈妈听言,瞳眸不自觉地扫到一边的金元宝,嘴巴又开如哆嗦起来,“公子,老奴已前真是够呛,一点也没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“嗯,行了,你也累了,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唉!公子,老奴今晚就给您熬点粥,吃完洗个热水燥,再睡上一觉,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听你了!”

    “哎,老奴这就下去准备。”行礼,转身,腹诽:她没做错,一个个瞪鼻子上脸了,敢坏大小姐的事·······不能再想了,不能再想了,再想下去,她就要像梅儿那死丫头一样,昏过去了!

    这一夜,关锦兰抱被子打架,抬臂伸手对天空,咒骂无眠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你到是会掐时间。”没精打采,垂头丧气,看看她过的这日子,祖坟埋的真是好啊!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关锦兰冷笑,“你有什么不敢的,在喝之前,先把小本本交出来,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不由得笑了,“你到是爽气!”

    阿北:······

    默,静等!

    关锦兰看完愣愣,顶着国宝般级的熊猫眶和满血丝的眸子,估摸着那混球看到,唉,这日子真心难熬。抬臂伸手,一口霸气喝完,轻言,“滚!”

    阿北一听,拿食盒如一缕轻烟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喝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先是一愣,然后不停的眨瞳眸,赵,赵晟?他什么时候又跑到她院子里来了?

    阿九呢?

    一个个来她这儿都不打招呼,翻墙头翻上瘾了,都当她这个是菜市场。

    赵晟看着关锦兰的面色,心里莫名爬上阵阵的刺疼,还是惊着了!他昨晚也是一宿没睡,光为着她的事,潜进皇宫藏书阁,查了一晚上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有时间我们谈一谈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怔怔,如果是已前,她会怎么做?

    对,一定会拒绝,可现在她心底是一点底也没有,恍惚的历害,赵晟这个混蛋来,忍不住又偷瞄一眼,“你说,我听。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,静如清水般的眸色漾起波光粼粼,“出去走走,可好!”

    关锦兰抬头,“出去?”音落,小心脏儿狂跳跃!

    “嗯,外边没人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呵呵两声,妈蛋!整的好像真是有奸情了,“去哪?”恶声恶气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!”

    关锦兰垂眸,“不行!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和煦一笑,眸色微暗地看着那柔腻的玉劲,手指微抬,脚尖一点,旋即飞起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!”

    “前院不远处有个湖泊,就那里,那里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微有些失神,音儿堵在嗓子里,愣是发不出,她这算,算红杏出墙了吧!怎么办?

    她搞不懂为何就对这个混蛋一见钟情了!

    静默良久

    赵晟侧眸,“贾,你,你,可想过,往后的路该怎么走?”

    关锦兰苦笑,她现在是千头万绪无处理,把人抱出来,就是为了问这个?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了打算,才,才,有什么主意,你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,以后,能像信他一样的信我?”

    关锦兰惊,背手掐大腿,小心脏又不争气的狂跳了,内里两小人又开始不停的打架,“烨,信的过了人,我自然也是信了!”

    “跟他没关系,只问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垂眸,这事儿绝对不能答,答了也不是真话,干脆先择沉默。前途一片黑暗,不知道还有什么深坑在等着她跳,心里头害怕的历害,泪珠儿难以抑制的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一串,又一串,直淌起某人心田的深处。

    赵晟眸色微漾,手臂几伸几收,最后还是伸臂一拉,将关锦兰的小头颅拉进怀里。胸口衣袍瞬间没泪水浸透。

    关锦兰哭的尽情,赵晟相抱相守静无声。

    深秋的早上,鸟儿也在枝头欢快的歌唱,露珠晶莹剔透,朝阳带来一天的喜悦,天空发出了柔和的光辉,澄清又缥缈。

    “哭好了?”

    “没!”音落,顺势把人推开,大咧咧地往地上一坐。

    赵晟怀抱一空,陡然身子一震,很想把人再拉进怀里来,“嗯,那,再哭一会儿!”

    “去,哭也用!”

    “我觉的挺好!”

    关锦兰唇角微抽几下,闭眸,想那么多除了脑细胞死了多,于她一点用处都没,还是挣银子实在。

    “赵晟,我,我们已后,如没必要,还是不要见了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好!”

    “嗯,我走了!”音落,起身,绝对不要回首。

    赵晟微顿了顿,抬手轻拂心胸,低喃:“只要你有需要,我愿意肝脑涂地,在所不辞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暗九惊见,浑身的汗毛都要坚起来了,这件事要不要告诉主公呀?

    关锦兰踏步向前的身子,猛地一颤,脚下的步子,就跟装了风火轮似的,跑得贼快。

    赵晟看着关锦兰的背影,勉强一笑,举眸,望远方。果然是个可爱的小狐狸,跑都跑的那么好看!

    “阿九,背我回!”

    暗九一惊,‘叭’一声,从树上掉了下来,“是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赵晟心绪复杂难明,隐在暗处的那个暗卫,肯定会把他和她在湖边相谈甚欢的消息,传去东北府。

    淡定!

    她竟是莲宫的圣主,那他跟她?是不是,也是有可能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