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2章 心悦怎么办
    吉祥听言,不说话了!

    苏嬷嬷等一听,这又是个什么词?不过公子说什么都是对的,大家跟在后面点头。

    “防虫的药包都带好了?检查一下,看看别掉了。”音落,无解,为何小心脏又开始造反,跳什么跳?想怎样?侧身,抬眸,四扫,我去你大爷!赵晟这混蛋,他怎么在这儿?偶遇?啊,呸,偶遇个屁啊!谁信?

    苏嬷嬷等都下意识的摸了下腰间的防虫药包,“公子,都在。”

    “贾公子,我们还真是有缘,竟在这里相会了!”音落,身子慵懒地靠在大树杈上。

    呃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呀,这是什么风竟把晟公子吹到荒山来了?”关锦兰拿小心脏没办法,嘴巴却是不故意饶人。

    赵晟春水般的眸色净如清流,温雅一笑,“突然想吃些野味,这不就顺道来这山上打些,刚好还可以欣赏下秋景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翻白眼,只觉成群的乌鸦在额前飞过,“哦,原来晟公子您老人家想吃野味了,可没跟我这个主人打招呼,就这么自动处发上山来打,嗯,真是让人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赵晟微怔,“现在打招呼也是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暗自磨牙,笑的这么春心荡漾做什么?搞的她的小心脏跳的更快了,面色渐红,声音渐恶,“呵呵,当然,晟公子自然你都这样说了,本公子要是不讲情面,现在赶人,也说不过去,不过,你今天猎物全部按市价购卖。”

    赵晟俊颜不变,心绪如海浪翻涌,喜欢银子吗?真的就只是喜欢银子?还是以此为借口,赶他走人!

    走人?

    不可能,还是真就做了决定?选定赵烨了,他也没什么地方不好,他不计较她和赵烨之间的一切······当然,除了还没承继世子之位外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长歪了,还是她长歪了!

    忠勇伯关跃海就是个蠢驴,如期滴仙的女儿,硬是该他养——真是个奇葩!可,他心欢喜,如何解决?总不能明着撬兄弟墙角。

    “如贾公子亲自烹任,就是两倍的市价,在下也愿意购卖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,我改主意了,就按刚才你说的市价两倍购卖,想尝美食,一个加十两银。”

    丫的,先拐点银子买补品,小心脏再这么跳下去,她都快得心脏病了!

    梅儿和吉祥一听,眸色晶亮,又有大餐吃!太爽了,晟公子真是好人!

    苏嬷嬷和周妈妈同时面沉,各有心思,无法言表,只能侧身转颅看风景。

    如意眉眼弯弯,看着关锦兰乐的不行,主母真是太有才了!她真想搬张小板凳坐下来看热闹啊!晟公子肯定要会掉到主母陷阱里了,一个加十两,不知晟公子反应过来没有。

    赵晟听言,剑眉微皱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意思,就字面上的意思,还是说晟公子出门从来都不带银子?”转颅,“阿东,明天去京城好好宣传一下晟公子的英勇事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赵晟,阿东这个愣货,还真有可能干的出来。刚想出声,就又被人某女打断。

    “平等王府的嫡公子可真是穷,出门都没银子防身,你也不用太难过,本公子请你,全当日行一善了。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,眸色漾起灼灼眸色,唇边的笑意不自觉带起几分嘲弄:自己就是犯贱,上赶子的送到她面前给虐,关大小姐很明显是给他挖坑了,可心里明如清水,却又忍不住心甘情愿地往下跳,好奇怪的心情!

    还给他下激将法了,看着她好看的丹凤眼落在自己身上,滴溜溜直转,心更是不争气地跳跃的更加欢快,罢了,不就银子嘛。

    “那就全部交给贾公子处理了,在下就负责打猎物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挥臂伸后,侧身,得瑟望天,又有银子挣了······用现代的说法是不作死就不会死!这爱敲鼓棒的混蛋,让他临时插一腿进来,不阴他阴谁,也没人请他来敲鼓棒!

    关锦兰傲娇!

    赵晟身子微顿,身子一闪,从树上飞了下来,耳尖微红,抬手摸了下鼻尖,笑的一脸春风和煦。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,走啊!”语气柔柔,熏诱了一众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红,先择性看不见,默念转移注意力:虱子再小那也是肉啊!既然有人主动送上银子,没有理由不挣啊,不担要挣,而且要变着花样地挣,要不然可对不起食客。

    苏嬷嬷面黑,静等看晟公子剃头挑子一头热。关大小姐果然不是一般人!

    阿东眸色淡淡,偷瞄了眼梅儿,步子顿宽,又走到最前面开路。

    这可是露脸的好机会,要是能在关锦兰面前立了大功,肯定会对他另眼相待,这样会不会给他赐姓呢?好想把梅儿早点娶进门,他都有点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赵晟,剑眉微挑,腹诽:阿东,这个愣货,想干嘛?自己的戏分竟然都被一个管家抢了?侧眸,细思,下一步该如何做?

    “本公子打惯猎,阿东就殿后。”音落,脚尖一点地,俊逸优雅地飘到的阿东前面。

    关锦兰翻了个白眼,嗷呵呵·······怎么办?好俊!啊啊啊!呸,一点都不俊,这混蛋一点也不好看,还是她的混球最好看!

    阿东听言见状,面色全然没了表情,冷冷转眸,见关锦兰也没反对意见,他认命地侧了身子,让关锦兰们走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赵晟唇角的笑意越发的笑的温雅醉人,虽然不能撬兄弟墙角,但就是这样守着看着,他心亦很欢喜!

    他一听说,她出的院门,就忙放下手里边的事情,专门跑来给她镇场子,很怕她第一次上山,有危险,他不好跟赵烨那货交代之外,也借此安慰一下不停骚动的心。

    心中甜密中带着丝丝涩意,他和赵烨然是兄弟,瞧,这看女人的眼光,呵-------真好!

    关锦兰很想做到眸色清明,可她小心脏似喝醉了酒,像平湖里推涌的波浪,不停跳跃划动着,时而,又想卷时空无数花瓣正飘飘荡荡,欢快跳跃地踩在他的步子上·······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