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1章 寻视荒山
    “公子!”不好意思,羞燥,跺脚。

    暗处阿北,默默,无语望天,这就是阿东那个愣货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抬臂伸手,请梅儿吃爆栗子后,“切,总算是知道害羞了,今晚上不要打扰我。“

    “啊!”梅儿,抬手揉额头后,“晚膳呢?”

    “不吃!”

    “大,公子,世子虽然走了,但是奴婢们还在,你晚膳都不用,这怎么行!”

    关锦兰蹙秀眉,思绪飘忽和厉害,一想到头天晚上混球滑过她某个部位的眸色,撸袖子,‘拍’的一声落在桌子上,“去,让如意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梅儿面子发紧,大小姐这力道,吓死她了,震得桌子上的墨汁上下左右直晃。她不现,看来还是的奶娘出马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秋风微凉,阳光温馨恬静,蓝天白云飘逸悠扬。

    阿北一脸怨念,满瞳血丝线儿,身躯如鬼魅地越过院墙,飘落在关锦兰前面,放下食盒,行跪礼后,“主母!”

    关锦兰惊见,唇角微抽,脸色是相当的难看,嗷呵呵·······看来是找的她整晚,淡淡道:“一大早,做什么?”

    阿北,做什么?

    昨晚上,他紧禀主公临别之命,送来热汤,可主母愣是不见人的,惊动了一众人好一顿鸡飞狗跳,找的整晚,愣是没找着。

    急的好几位兄弟,嘴上都起血泡!

    不对,重点不是这个,主母去了哪里,他是不敢问了。最多他再带着十几位兄弟,眼都不带眨的,他还就不信的,一个大活人还能再从他们眼皮子底上溜了!

    呃,他拐到那里去了?主公交代的任务,还没完成呢!

    “主母,汤是热的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眉心直跳,倾城的小脸气的绯红,这混球滚犊子,他还要不要脸,整天惦着她这个部位。瞳眸却是不争气地,及快速地扫过阿北手中的食合,六碗汤还是热的?

    “不喝!”

    丫的,就知道那混球会来这招。昨晚,她在招见完如意之后,关门关窗户放窗纱,放床缦后,连着床上的被子一卷,全部进了莲花空间,就是为了躲着。

    阿北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主母,就一碗。”哀求!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蹙眉,一碗?改性子了?

    “本小姐,想看你记录的小,本,本。”音调痞痞,眸色灼灼。

    阿北惊悚,额头开始冒汗,历经千锤百练的岗铁心竟然再次忐忑,“主母,还请不要为难属下。”想骂人,自请去禁室罚鞭刑,也没能躲开这苦逼的差事。

    “哼,起开。”

    阿北闻言,这个着急,主母要是不喝汤,主公回来,他要怎么交差?是不是莲花山回炉,也没他的立足之点了!

    “主母,往,往后属下可以先择性记录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唇角弧度上扬,脚步微顿,淡淡道:“往后不是选择性记录,而是记录什么,都要给本小姐先看过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是!”混过眼前这关再说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扬唇一笑,答的这么爽快?怎么感觉有坑呢!嗯嗯,先不管了,总算是答应了,最起码这断时间,小本本上的内容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顺着这个,往上推,不难想象他记录的什么?

    “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眼疾手快地打开食盒,快速递请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微闪,这动作也太快了,冷哼一声接过,面色顿时‘垮’一下子拉了下来,特么的,不是改性子了,是碗里的汤改成中药了!

    哼哼,混球果然还是混球,这折腾人的劲,整个大齐国也许就他这么一个人了。那小了?那小了?明明都已经开始长了,已经长不少了。

    一口喝尽,“滚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愁啊!明天,那碗药,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?啊啊啊,明明以前都是汤了,现在怎么改成药了?

    主公,真是太欺负人的,让阿九办这事,该多好!

    关锦兰满嘴苦涩味儿,黑着个脸,带着苏嬷嬷梅儿和吉祥如意几个人上了马车,由阿东护送着出了城门处,缓缓向城外的荒山出发。

    苏嬷嬷和周妈妈一路上自是没少,深厚的交流对各自的姐妹亲情。

    吉祥如意梅儿一路轻松自在,小声地叽叽喳喳个不停,好到找不到言词来表述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关锦兰戴着面具,面具外又戴着面纱,愣是没人发觉,某女在不停的磨牙,烦燥,又不想因混球的作,来破坏难得的秋游心情,只憋闷自己,无语抬头望天,思绪随着风捻着心事一路上辗转。

    时光清浅的,脑中自有一幅蓝图早已成行,在不停的添砖加瓦,马车嗒嗒直响,车轮不停的滚动。

    路上树枝竟还有花朵在悄然绽放,芬芳这一季的年轮;氤氲的她焦燥的心情,抬臂伸手于窗外,任一缕缕的风儿顺着指尖轻轻的滑过。

    马儿鼻子打出一个响啼,发出一口老长的嘶鸣,在一座山脚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眯成一条直线,这山就是她的私在财产了!

    这一座荒山虽然不高,看上去倒也算清秀丽婉约。自认做好充足的准备,某女雄纠纠气昂昂地带着众奴婢们上山。一路辗转,山道陡峭,可还是挡不住欲上山寻宝的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瞳眸光潋滟,完全忽略脚上的吃力,命阿东用剑在前面不停地开路。山道弯弯,林要十分密集,打眼看去,宛若铺了一层碧装,完全看不清远处的道路曲折。

    如意脚步一点,飘身子上大树,“公子,前面有条小溪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就往那个方向去。”

    阿东得了命令,手中的长剑适时拐弯。

    半刻钟后,映入眼帘的是一汪清澈的流水,顺着山间的岩石狭缝潺潺流下。就像是有人早就开辟出来了,足有一尺多宽的弯弯曲曲的水道,顺着山石的坡度蜿蜒而下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公子,这座山可真是荒凉。”吉祥忍不住率先出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看了眼吉祥,嘿嘿一笑,“荒凉再好,漂亮,原生态,东西绝对的健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