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8章 买人
    关锦兰还是第一次见到挑人买人的场景,在早就准备好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看着奶娘如何选。

    如意脚步微动,挡住人牙子投过来的眼神儿,站到关锦兰的右边。

    梅儿面黑,狠瞪了眼人牙子,提壶冲香茗。

    关锦兰笑了笑,伸手接过梅儿递过来的香茗,轻‘啜’一口后,梅儿自然接过,站到左边,瞳眸圆圆和人牙子比眼神。

    关锦兰眨巴眨巴眼神,选择性看不见。转眸,女孩和男孩分左右两边站在前面,女孩的后面则是两三排的婆子,男孩的后面是中年男子,各有二三十个的样子。

    专业的,果然是不同,准备的够充分了。

    周妈妈圆润的身子一扭,抬臂一挥,逼退人牙子好几步后,冷哼一声,再细细地问着各自的名字,以及她们的来历。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如意抬步向前一步,俯耳朵过来,低语了几句后,如意又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移视线片刻,想想也是,又不是什么细活,但有一样一定要搞清楚的,就是绝对不能有手脚不干净的人。如果手脚不干净的话,你怎么调教,用起来还是存在太多的不确定因素,所以还是不要留下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周妈妈一一问过,就留下了六个女孩,男孩则留下了十五个,还有十二个中年男子,以及八个婆子。

    人牙子一听,身子挺的老直,两手交握,刚态度不对,还是托大了!原来还是大客户,真晦气,今早没浇香,昨天也不说清楚,怎么办?千万不要压价。

    “留一个洒扫浆洗的婆子,其它的全部送到京郊的庄子里。”

    阿东听言,抱拳行礼,应是。转身,抬臂,一挥。

    人牙子怯怯,惊见,本能抬臂伸手接过,打开荷包一看,顿时笑的见牙不见眼,恨不能把头弯到地面,再三道谢后,这才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妈妈侧颅,“公子,您这样金贵的人,跑出来什么?没得让那些个下三烂,脏了您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奶娘,你幸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哪有你说得这样,老奴现在就觉得每天都过年似的,舒坦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嫣然一笑,“嗯!本公子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看着时辰,也该准备午膳了,公子,你有什么想吃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,我都想吃!”

    “行,那老奴现在就去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周妈妈听言,行礼转身急急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挑眉,再想做驼鸟也是不可能的,“如意,走。”

    如意一听高兴,主母,这是开始要跟她学制毒了吗?这一日一日的,她就怕主母陷在建业里面,忘了学医毒的事情,到时王妃一个气顺,把她给砍了!

    关锦兰扭头,“没错,就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如意一听一惊,微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,心情甚好,抬腿踏步,巴巴地抬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奴婢呢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梅儿,阿东回来,让他来迎春阁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大小姐对她就是好,多点时间给她背乖法口决表。

    “如意,你先去叫上吉祥,我有话跟你们俩说。”

    如意听言,行礼转身,加快脚步,先去叫吉祥了,主母这又有什么新想法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嘴角微抽,看着跑了比兔子还要快的如意,闭了闭眼,唇角露出一丝苦笑。当断不断,必有后乱!

    如果,凉侧妃一旦翻过手来,只怕到时整个凉国公府都会跟在身后疯狂的报复!对敌人慈悲就是往自己脖子上架刀子。

    真累啊!

    真是一点退路都没有了!

    思绪辗转,眼见竟然又闪过赵晟的影子,小心脏又不争气地欢快跳跃,似有离家出走的征照。

    头疼!

    吉祥和如意愣怔,主母,这是什么意思?脸上的神情太过于落幕,这是想主公了?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脚步微顿,轻轻叹了口气,好囧,再由着步子,她就回兰院了,停步转身拐脚,“进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人齐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坐,奴婢的工作房布置的可还行?”

    关锦兰笑着看了看四周,“还行。”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,她敲了敲桌面,光滑无垢,看得出如意是个很爱干净的人,东西放的齐整,看得出是个很有条理的人,难得赵烨那厮为她考虑得如此周道,如意和吉祥绝对是人才。

    “你们今天就把你们学习的书楂和笔录整理下,明早我要看到它们在忆兰院大厅的桌子一,你们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吉祥和如意应是恭敬地应是。主母要看她们的手扎,能有什么问题,皮痒痒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那就好,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。”音落,起身向外面走,实在是心里苦恼,没着没落的。

    “大,公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奶娘这状态不对,火急为撩的,这是出了何事?

    “奶娘,何事?”

    周妈妈闻言,站到一侧,府耳朵低语,神秘丝丝道:“老奴刚回院,没看苏嬷嬷,她是不是耐不住,去那边告密去了?“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奶娘,够谨慎啊,只是,这脑补的实在是太厉害!

    周妈妈一看关锦兰浮游的神情,忍不住冷哼一声,鄙夷道:”老奴,就知道她不是好东西,大,公子,你等着,老奴现在就去把那窝鸽子给煮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心中微微一跳,忙打起精神。她和苏嬷嬷所谋这件事往后的发展可不是她能控制的,如向奶娘说了,也只能给她添些烦恼,只是想到凉侧妃的习性,这次的所谋倒是有八成把握。

    “奶娘,没事!”

    周妈妈闻言见状,皱眉,搞错了!不是就好,只要不是去鲁阳王府告大小姐的密,做什么都好说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世子和晟公子,都派人送来几株金桂树,老奴看着伺弄的可好了。“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什么鬼?

    周妈妈一见,”哎,也就是几株金桂,您若是忙不过来,不如就交给老奴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