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6章 相争各有心
    关锦兰抬头,干干笑道:“嬷嬷,这种事情我可做不了世子的主!他要先回哪里是他的自由。”担心得还真是多,到底不是一开始就跟着自己的人,关键时刻不就看出来了嘛。

    苏嬷嬷轻握手中的梳子,“是,是,这种事儿啊,你还真做不了世子爷的主,想来王妃哪儿也不会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明面上,说说笑笑起身去了饭厅。

    周妈妈闻音,忙放下食合,站在餐桌旁,一样一样地指给关锦兰看,她可不舍得从小奶到大的大小姐,为世子爷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关锦兰点着头应着。

    周妈妈见关锦兰并没有因世子爷的离别而不开心,心里松了口气同时,忍不住又活泛起来。默念比较:世子,晟公子两人的为人处世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看老奴学得可还算认真?”说着又道:“要是少爷在这里就好了,少爷最喜欢奴婢做的炸春卷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要是弟弟现在在这里那该多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将来大小姐嫁人,少爷肯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着一怔,“奶娘,你很想你家大小姐嫁人?还是很想我弟弟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公子,牙行那边带人过来了,您看不是让他们等一会儿,再选人?”阿东恭敬地站在门口,高大的身躯将餐厅的门口堵了个一大半。

    苏嬷嬷皱眉转头,瞧了眼阿东,“这是那家牙行,这么的不懂规距,一大早就上门了?”

    阿东身躯挺的毕直,“公子昨天吩咐了,越早安排越是妥当,所以属下才会让他们如有好的人选,可以早点送过来。”语气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粉唇微微一扬,轻拍了苏嬷嬷的手,“嗯,嬷嬷,这是我吩咐了!”

    “是,嬷嬷越矩了!”

    “那里的话,你们做的都很好,这样我也更能放心把事情交给你们,只望你们能各思其职,专心辅助于我,我也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劳的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等人听着,心里头顿时舒坦不少。

    周妈妈不自觉挺的挺身子,站的毕儿直。只觉得大小姐自从出了府就是不一样,往后她们跟着大小姐,日子肯定差不了。

    就是小少爷回来,大小姐也一定会护着小少爷的,关二爷想谋夺她们小少爷的爵位和家产那是不可能的,她这会真是很放心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她们的脸色,这样也很好,有她们帮着她,即便赵烨现在不在,只要她们都还陪在她的身边,她也觉得很是温暖。

    只要,那个混蛋别杀过来,让她心跳不停就好!

    苏嬷嬷揉了揉手中的帕子,“公子,还是让他们等一会儿,您用早膳为大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,出去,都别挤在这妨碍公子用早膳。”周妈妈说完转头又道:“奴婢带着她们下去吃,公子您也别挶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用完早膳就在腾飞阁里见吧!”

    苏嬷嬷行礼,退守门口。直愣愣地看着院子一处的飞檐,大小姐是越生越看了,肤白如玉,娇俏的小酒窝······

    周妈妈一见,脸色一垮,心下直道:看来还是得找个机会,把那窝鸽子全都煮了!圆润的身子一扭,又倒了回来,俯身一阵耳语后,这才又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好看的丹凤眼眸色微闪,看着苏嬷嬷一脸心思的模样,“嬷嬷!”

    ”是,公子!“

    ”姨,那边可是有事交代?“

    苏嬷嬷闻言,顿了顿,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,王妃昨晚给老奴传了个信,看世子是不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轻抿了一口,“有事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,以往小主子在东北府的时候,府里的凉侧妃这个时候总会生病不见人。”苏嬷嬷考虑着要不要把怀疑的事情跟关锦兰说一遍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心思如电闪,低头呵呵两声:混球去东北府,王妃着急,凉侧妃比王妃更着急,所为病倒了。王妃一看,更加着急了!

    这不,一着急找儿子找到她这里来的,唉,她的这脸哎,啧,哼,这里绝对有猫腻。

    “所以,在这段时间内,混,世子就受伤了!”

    苏嬷嬷眼睛一亮,关锦兰真是有一颗七巧玲珑心,和她想到一块儿了,“老奴猜,小主子定是知道他遇刺的事情,和凉侧妃有脱不了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干什么吃了?”混球,这一离京,鲁阳王身后的女人,唉,风雨欲来啊!女人有时候的杀伤力,堪比核武。

    可,她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!但是,什么都不做,心里又着实的怄火!

    苏嬷嬷闻言,身子一下,干咳一声“这些事也只是奴婢的猜想,王爷和王妃世子爷有什么想法,老奴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满腔索然,暗道一声:狗屁!

    她敢断定:王爷和王妃是知道的,但是拿凉侧妃没有办法,这里面的弯弯可不好说,“世子,就没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?”试擦问问。

    “老奴,倒是没听王妃说过。不过,想得到世子位的人,也只有凉侧妃和她的儿子以及身后的凉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默:谁闲着蛋疼,做没有功啊!

    苏嬷嬷皱眉,抿唇叹了一口气,可惜道:“那些人被抓时全都服了毒,就算抓到也留不下活口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就是说,这几年,那些刺客全部都死了!”惊讶,不敢置信,古人手段还真不是一般的狠。不但对敌人狠,对自己更狠,下的去手啊!

    “这也不是什么秘密!”

    关锦兰骤然牙疼的厉害,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,她还是把这个时代人对权力的向往想得太肤浅了!

    混球,整天冷着个脸,也是情有可原的,虽说不是同母兄弟,可父亲毕竟是一个人,坐在同一所府里,竟为了世子之位,他同父的兄弟和庶母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让他死。

    王妃和他是怎么在府里安然度日的呢?怪不得王妃说她,必须学会的是医毒,规矩只是次要的。不觉音里就开始着急,“嬷嬷,世子的功夫不是很好的吗?”

    苏嬷嬷见关锦兰脸色有些发白,“公子,小主子,虽是遇到过很多次,但这两年倒是没见他再受过伤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