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章 何种心情
    关锦兰面黑,怎么办?转眸,“赵烨,我听你的!”

    “诚意?”

    赵晟眸垂,和煦一笑,“贾公子这事,你还是自己拿主意比较好!”

    “赵烨,不同意我就不做!”嗷嗷——本小姐的银子哎!

    “用膳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怔,她是给赵晟这个混蛋给绕进去,绝对不是故意冷落赵烨的。

    “赵烨,我特对为你烹煮的豆腐,尝尝。”眉眼弯成月牙儿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脸冷色,勉强压下心口狂涌的怒火,看着她眉眼弯弯,墨发随风轻扬地落在他的肩上,“嗯!”

    赵晟陡然握紧的拳头,惊觉掌心里竟然会有冷汗,春水般的眸色净如清流,和煦温雅一笑,“贾公子,菜方卖不卖?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狠瞪一眼,龇牙,“不卖!”这敲鼓棒的混蛋!错过了,就是错过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探究,猜测,他对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嗯,不行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瞬回,嗷嗷——混球拧着眉抿着唇,狭长的瞳眸里似有火在烧,呵呵——怎么办?好像还是生气了?好看的丹凤眼泛红,心底莫名生出一种似怨似嗔的情绪出来,“不好吃,别吃!”音落,惊愕,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在赵晟面前下混球的面子?

    赵晟怔怔,心情出奇的好,春水般的瞳眸更是漾起月光粼粼的眸色,他心知不妥,他不应该再来见她,他也是这么做的?

    可,他的身体现在坐在她的院子中。

    被她狠瞪的一眼,他却觉的心里如吃蜜似地甜,他眼瞎,心瞎了?不可能,再看看,他必能放下。

    再看赵烨,心陡然下沉,赵烨这厮是什么人?

    他还不清楚吗?这厮从来都不会顾忌别人的心情,给人留面子的,戳人软处,踩人痛脚,都是他的拿手好戏!

    当然,这也看他的心情。除非,某些人自己不想要自在,主动跳出来找虐的,不算!

    现在,关大小姐正处在找虐的行类。可是,赵烨这厮显然现在非常的不高兴,但他却忍了!忍了!

    赵世子身体后仰,姿态闲逸地微靠椅背,“瞅你个怂样,爷都说你,眸色就红了,把不舍收收,给爷布菜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,好!”垂眸,心思压下,暂不言表。

    梅儿踱碎步,万般不舍地端上豆腐烫上桌后,泱泱不得劲,整个蔫巴焦地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赵世子看着澄净的浅汤里豆腐砌成细细的丝,上面泛着绿绿的葱花,感觉很是爽口。这也是小东,小兰儿特意为自己做了,心里时愉乐,刀功不错!什么时候练的?

    “这样吧,抛去你对我的救命之恩,我想和贾公子做一个等价交易如何?”

    关锦兰正懊恼,思已过。闻言无解,好看的丹凤眼轻瞟了眼赵晟,即时收回。

    赵世子唇角弧微勾,给关锦兰挟了个扒猪肉。随后站起了身,微微府身在赵郡王的身边,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赵晟俊脸一滞,微蹙浓黑入鬓剑眉,赵烨这是不想他再和关大小姐见面了!真是,有异性没人性啊!清风明月般站起了身子,遮住了一半透进来的月光······微顿,转身踏步,脚尖一点地,如流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抽,这个混球。她又不是什么香勃勃,怎么会觉得爱敲鼓棒的混蛋,都对她存了不轨的心思呢?

    银月阁,又是个什么东东?

    “还看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麻溜停下飘荡的思绪,字正腔圆回道:“你以后就是我的夫君了,看你我都看不过来,那有时间看别人!”

    “回房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狂咳咳!

    厅外面银色的月光,从镂空雕花的大门斜拉透入,映在地面上留下斑斑的暗影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吓得抬臂紧揽住他的脖子,身子几个顿起,就被拽倒贵妃塌上,惊魂未定,他的唇就这么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羞燥瞪圆的瞳眸,见到的却是他紧蹙的剑眉,以及眸中幽暗的几乎要吞噬人的**,让她心惊又心悸,他的需求实在是太过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身子微扭,却是他更紧力道欲将她深深地困在其中,男子霸道强势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,唇上是他放肆的索取。

    关锦兰心情异常复杂,倏然闭上的瞳眸,只觉心胸的空气,在这一刻被抽净,纤细的双臂忍不住缠上他的颈,承受着他那如火的热情。

    两人青丝弯弯绕,难分出你我,银色的月光,如纱漫般轻撒在那对纠缠的人儿身上,如此的情景美得让窒息,不忍打扰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天气是阴沉的,满天都是厚厚的、低低的、灰灰的黄色的浊云。

    关锦兰伸手朝着旁边摸了一下,有些发懵了-------混球,是什么时候走了?她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,不过想想也不难猜出他的心思,定是点的她的睡穴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走就走了吧,又不是不回来了,至少这段时间混球不会令她头痛,每句对答都要快速斟酌半天,方才也应答。而她,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,让自已忙起来,有事做时间怎么都会过得快一点,愿他早去早回吧!

    摸了摸散乱的头发,静默少顷,索性放松了身子,眸色潺潺漾起水般的流媚,毒舌腹黑的大混球,竟会剪下一缕她的头发给带走了,也不知道他当时是何种心情?

    “公子早,世子?”

    “嗯!天还没亮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看着面前的关锦兰,虽然丹凤眼里的情绪掩藏的极好,但还是被她快速捕捉到了,是个知礼识趣的,这种时候当然要让小主子回府和王爷和王妃道个别才是。

    “梅儿,你去厨房看看,奶娘可是要帮手。”

    梅儿应是退了出去,大小姐可能是饿了,昨晚都没吃到什么,全评宜的她。

    “嬷嬷,世子往年是否会在春节前回来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苏嬷嬷眉眼闻言全都是喜气,“世子爷,每年都会在大年夜赶回府和王妃娘娘团聚。”说到这里一顿又道:“公子,世子这次回来,如先回府,你可不能生他的气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