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章 不受控制的心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蹙眉,咬贝齿,垂眸子半天不想说话,真是很恼怒自己,思绪全乱了!整个菜板的辣椒,竟然一齐倒进了油锅内了。

    微微绷了下嘴角,“我准备做个麻辣鱼片!”心口憋闷啊!原来心绪混到如斯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梅儿端着鱼汤碗,双眸呛的通红,抬脚住后倒退一步,往灶台边一蹲,嘴上咳个不停,手里的鱼汤左摇右晃,直急的一头的汗,反正就是舍不得离开热气蒸腾的鱼汤锅!

    没了!

    她还能再装一碗吗?

    周妈妈摇头叹,大小姐真是长大了,这是有心事了啊!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周妈妈长吁短叹的样子,闭了闭好看的丹凤眼后,稳了稳心神,抬臂伸手做菜,不出声。

    她不能跟奶娘说,也不能跟任何人说,那个人就像一个迷,就像一阵和煦的春风,毫无因由地引诱着她的心不停的跳跃。

    引着她想不顾一切·······唉,看来,她变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定,否则她又怎么会被引诱!

    这悲催的人生,真是太有喜感了!拍掌,鼓励一下,随便再恭贺一下,不小心路过的各位神仙们。铲动,锅响,油香、食材香,四溢飘荡。美食,就在这样的沉默的气氛中,全都出了锅,狮子头、扒烧猪头、麻辣鱼片、文思豆腐······

    梅儿柳眉起竖,抿嘴,吞口水,那贪吃的模样看着真是让人有食欲啊!

    周妈妈看看梅儿,又看了看关锦兰,心里叹了口气,大小姐还这么小,就像个成年人那样行事了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会做这些菜的,她是见都没过。

    哎!都是她无能。更定是跟夫人学的,伯爷没福气,一餐都没享受过!

    ***

    桂树枝头轻曳,香气随舞盈绕,院内一片安宁静谧。依窗侧身而立的男子,身子硕长而飘逸,逼人的风姿似神仙下凡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幅绝美水墨画面啊!

    关锦兰怀端七上八下的心儿,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直觉心神恍惚的厉害,愣愣站着,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神色无波,狭长的瞳眸幽深。她望着他,他亦望她。如此短短的距离,竟好像似漫长的一生还久。

    小东西瞳眸中的眸色带着异样剔透,极立想隐藏的倦意,就要从里面幽然泻出来,抬脚踏步走了过来,“丑死了!这头发怎么弄的?跟个马尾巴似的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只觉一阵阵愰惚,看着他一步,二步,三步·······忍不住后退两步,磨牙,“这是潮流,马尾辫!”

    “哼,果然是照着马尾巴来了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好吧!她败了!他好像也没说错!

    抬臂伸手轻抚上赵世子的脸颊,静静地看着他,“赵烨!你不会是神仙下凡投的胎吧?”

    赵世子垂眸,“嗯!”

    “神,仙,哥,哥,抱抱!”音儿软糯,拉的老长,老长!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似乎被灼伤了一下,眸色幽冷,抬臂伸手落在关锦兰的脖子上,轻轻**,玉肌墨发,艳眸清骨,嗯,皱眉,好像又有些不同的,多的什么呢?

    “脸皮子越来越厚!”音落,还是把人半抱着搂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苏嬷嬷惊惧,提到嗓门口的心总算是暂时掉了下,闭了闭眼不敢看,转身,回院,只能不停地祈祷!

    关锦兰神情紧张,很想象过去一样撒沷插科打诨,抱着他又踢又掐又咬,然而,此刻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哑吧啦!还是说,现在就开始舍不得爷了?”

    “是滴!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,狭长的瞳眸闪过一抹异色,有些事情他已然看的非常清楚,但是他却不能说破,只能给她时间,如果到时还想不清楚,关黑屋,锁铁链,她也只能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时间也不早了,不请爷用膳吗?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抬臂拉下放在脖子上略有粗燥大手,“这天色还没有晚,你就公然跑来了,一来就说人家丑,再这样,我可真不理你!”离别在即,她不闹他。

    赵世子极快地皱了下好看的剑眉,面色邪气流淌,声音冷冷,“哼!不理爷,谁敢娶你?睡都睡了!”

    呃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个混球!”音落,甩手,转身,抬手圈发丝儿玩,不理毒舌的臭男人。

    赵世子唇角弧度微微一扬,小东西甩脸子甩得这么优雅,随即,抬臂伸手,再次握上莹白如玉的葱白纤细小手,“这是爷送给你的,怎么又让人送回来的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顿脚,转头,”送我的?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信物,也是凭证。实在是碰到赵晟也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,你就拿着它去福幸楼去,自有人会为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赵烨!”一股涩意如鲠在喉,原来,她真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啊!

    “哼,不混球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径直垂眸,“我编的中国结呢?”

    “爷留下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眸光微闪,混球你这么骄傲的人,何时变的这样心软?“今天的事情进展的可还顺利?”肩负一地兴衰,其中的压力,便不是她表面看起来风淡云轻的。她该有的关心,还是必需得有!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“哦!“太子可能听从你的建议?”自动自发坐大腿,不坐,不行,混球大手轻拍指定的地方。

    赵世子冷笑一声,抬臂轻环细腰,皱眉,太瘦!眸色往上移,看来光是喝汤,不行,必需得想个其它的办法。“那是自然,你的方法不错,太子没理由不听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垂眸,“手别转来转去的,痒死啦!”

    “爷心更痒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话题不能深究!麻溜拐话题,“只要他还想坐那个位子,就的让人看到他的能力,我这也只在报答太子的一片爱慕之情啊,心眼儿不坏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动作为顿,唇角弧度一扬一落,“你说的没错,这段时间想来太子是没时间来找你表达爱慕之情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忍不住身子开始哆嗦,转头颅,抬臂抱脸,“起来,我们去腾飞阁,你都饿了!而且,我还特意给你做了好些吃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