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章 爱恨难明
    关锦兰哼哼,看来空间的时间免不了俗套,和大都数小说里,写的一样,就是里面的时间和外面时间是不一样的?

    看来,要多试几次,啊,呸,不试!

    “公子!您是不是不喜欢奴婢近身伺候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阿东教你的?”说完斜着个眼看着她,笑容很是暧昧。

    梅儿一听猛地咳嗽了两声,回道:“公子,你故意打碴,调笑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!你个小丫头片子,竟学会分析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梅儿很明显不满,翘嘴,可怜兮兮地看着关锦兰。

    “才一会儿不见,你就有疑问了,对自己这么的没自信,他日阿东要是把你娶了回去,还得给你烦到死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老事岔开话题,逮着奴婢就往死里挤兑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哼哼,这明明还没到晚膳时间。

    “公子,奴婢向您道歉,奴婢错了,您可别再生奴婢的气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脸色微霁,“这还差不多,你就是个小吃货。”话落,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题,“梅儿,最近和阿东还好?”

    梅儿害羞,装傻充愣的回道:“什么好不好,还,还不那样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菀尔一笑,“等你家公子爷过了孝期,就帮你们把婚事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梅儿听言,脸色红成一片,急着跺脚,“公子,还没嫁,奴婢就不嫁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,都随你,不过本公子现在是男人,怎么嫁呀!”音落,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。

    梅儿‘啊’的一声,靠到了墙上,瞪眼:大小姐变兔儿爷了?啊,呸,不对,显然是关锦兰给吓着了。一时间,小脑袋不够用,直愣愣地看着关锦兰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‘嗤’地一下子笑出声,“笨死了!”

    梅儿被她给堵了没话说,猛的就站直了身子,“世子爷,说晚上要过来用膳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撇了撇嘴,好生无奈,不来再奇。她现在听他的消息一点儿也不会脸红。昨晚那个样伙给赵晟气走了。明天又要出发,今晚肯定是要过来了,她一点都不好奇。混球的胸襟在某些点,小的跟个针眼儿似的。

    但除了这一点,他是样样出色,自小又经过严格培养,他对你又专心,这样的人儿,你难道还不满意,乖,别再闹了!

    梅儿看着大小姐没心没肺的样子着急,昨晚上的气氛实在是吓人,她害怕,“晟公子,说,说晚上也要过来用膳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关锦兰手一抖,青花茶杯掉落在地上,砰的一声成为碎片,某女似无知无觉,声音拔高尖锐道:“谁说的?谁同意的?”

    音落,好看的丹凤眼‘瞪’成竖式,混球现在算是自己的男人,为他饯行是她应该做了。

    可,赵晟,那厮跑来做什么?她可不想再,脑细胞死一地,小心脏不停地跳舞,不对,现在已然开跳。

    糟!

    她的脸儿,是不是已然开始发烫!

    梅儿一看,身子微缩,“阿东说的。”怎么办?大小姐脸都气红的!

    关锦兰吞口水,不觉间喉咙开始发紧,她这儿是饭店?都来她这个吃,把她当厨子了吗?以前调料还没有那么周全,做不了那么多的菜,现在嘛,混蛋,一身的祸水样子,撞进她眼帘做什么?

    搞的现在,她都不能安心过日子了!

    全特么的,都不是什么好鸟!都给我本小姐等着,不辣死你们,我就不叫关锦兰。唉,还是算了,开酒楼总得有几个招牌菜,今晚,就全当是试菜了!

    “梅儿,你去厨房看看有鱼不?没有,就赶紧让奶娘让哑婆去买!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梅儿欢快蹦出去的背景,怔怔呆坐在椅子上,面红面黑面红面青,如调色盘儿不停地转换,她这儿庙小,容不下赵晟这尊大佛,只混球一个,她已然焦头烂额!

    时间如指间流沙,越想留住,越是散得仓促。转瞬,日已西斜。

    某女轻吐郁气,混球就要出差,她还是做好本职工作才好。一边走一边叹息,所谓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,她就是认定混球这个老板了,怎么的吧!看你蹦的这么欢快,有毛用!

    还不得受她管着,可总觉的有什么离她越来越远,不安的情绪却离她越来越近。脸上慢慢浮现出无解的迷茫,抿了抿唇瓣,她今后路不好走,还是必须步步细量,步步谨慎啊!

    抬头望天,竖中指,你大爷的!就这么点料,就想搞死本小姐,哼,有本事你掉块金砖直接砸下来,还实在一些!

    “公子,您看好肥硕的草鱼,足有十斤重呢,可压称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眼抽,“这是,连你自己的都准备上了?”

    梅儿嘻嘻不好意思,作鬼脸!

    “公子,这鱼怎么吃,腥啦吧吱了,整不好,一股子苦味!”周妈妈不满意,一把将梅儿扯开。

    “周妈妈,公子做的菜就没有不好吃的时候!”

    周妈妈斜眼睨了梅儿一眼,捋袖子,“你也没光想着吃,过来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梅儿一听,忙去洗菜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笑,自抬步去配各式材料。

    夕阳图燃,清姿娉婷生烟,发敛细腰肢,侧眸回首,“梅儿,把那辣椒拿过来!”

    梅儿一个劲儿地深吸空气浓郁的鱼汤香味,一脸的陶醉,眸色直盯着锅底不停冒泡的鱼儿,吞口水。

    周妈妈看着梅儿的馋样,忍不住轻卒一口的同时,也是很惊奇煎过的鱼儿,再熬汤,竟然会变成奶色!她怎么就是不知道呢?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去拿个海碗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周妈妈眨眼,心思直拐:这雪白的鱼汤,又是给早上卤牛肉的人,留的?

    梅儿,“公子,您也给奴婢留一小碗啦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愣,身子一僵,刹那凝住,太想把那人整怕,再不敢随意往她这里跑,竟忘了自己和奶娘以及梅儿,苦涩一笑,“嗯,行,再拿三个小碗!”

    “哎!”梅儿高兴,大小姐给她开小灶了!

    周妈妈不淡定了,大小姐这是准备做什么?探头,举眸,咳咳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公子,这咱还炸上辣椒了呢?”疑惑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