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章 久违的福利
    如今齐国库空虚,世家又不肯拿出银钱和粮食,难怪番省巡府的公子朝磊会竞卖会闹上那么一出。

    对了!

    难道就不知道,人挪活,树挪死,人还得学会自救才行。

    就这么办,多少可以帮助到他们,埋头提笔刷刷地写个不停······最后想了想,还是,画了一个起炕的图出来。

    梅儿眨眼,认真做事的大小姐真漂亮。就是眉目之间,这两天总是泛着淡淡的愁绪,“公子,茶来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轻‘睨’了眼梅儿,继续低头,“放下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先过去跟苏嬷嬷学习乖法口决表,阿东如果回来,赶紧让他过来,叫奶娘给他备点干粮。”

    梅儿点头称是,看着大小姐这干劲,她也觉得日子有奔劲,这可比在忠勇伯爵府,跟老夫人和二小姐斗法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午时

    阿东红光满面,风尘尘扑扑,止步于厅门前,“公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停手,抬头,“事情办的怎样?”

    “因是荒山和荒地没有人要,所以属下办得倒也快,牙行说明天下午就可以拿到红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那倒是不错,买了几处?”

    “总共买了三处,荒地都加起来有六百多亩,荒山也有四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不禁失笑,怎么感觉荒山荒地就是烂白菜,“嗯!这次的事情办得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这个给世子送过去,回头赶紧回来,还要去一趟宝华阁,如还有时间,再去一趟牙行,让他们选些会种田的好手,明天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阿东出去,伸了个懒腰,做什么都不容易啊!都快累死她了,也不知道奶娘的牛肉做了怎样了?

    啊!呸!怎么又想起他?

    她这态度不正确,她必须改正,脑是这么想,脚步却拐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不禁泄气,看了看厨房,哭笑不得,头皮发麻儿,恨不能抬手扇自己两下,你丫的缺心眼儿,你就是这么改正的?讪讪,“奶娘,你牛肉做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周妈妈踌躇咬咬牙,“老奴都做了三次,可是味道还是不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嘴角一抽,‘噎’了一下,她怎么问了这么白疾的问题,“奶娘,你怎么那么实诚呀,做不出来为什么不过去问问?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那么忙,老奴过去看了一次,可看,您忙得头都没有抬过,所以不忍心打扰您。”心疼啊!

    关锦兰笑了笑,“别人不可以,难道奶娘你还不可以,我可是你奶大的,咱俩的情份你还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公子是老奴奶大的,老奴更要做好表率,不能让别人欺了公子去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明白奶娘所说是何人,“还是奶娘对我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老奴没用,什么也做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奶娘,你胡说什么呢?你在这心里可不是这样的,最起嘛别人做的吃食,我就吃不习惯,也不放心,还是奶娘做的最合我味口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要是夫人和少爷还在那该有多好呀!”

    周妈妈话出,关锦兰眼帘微动,“是啊!现在也不知道弟弟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哎!公子,你快看看,老奴再跟着后面好好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问题,再卤上一会,就好了!”关锦兰借着说话的空档,偷偷往卤汁里滴进去一滴莲花小包的白色气流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时间没够!”

    “等下,阿东回来,就让他送过去,另外,你再包一包八宝茶给他拿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是给世子爷吗?”不乐意!光会折腾她家大小姐!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明眸微微一怔,“不是,奶娘你就不要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狐疑,只要不是给世子爷的,她就高兴!

    关锦兰转身,面颊不自觉又泛了红色,现在暂时也没有什么事?她还是继续究竟一下身体内的骚包货,又转转个不停,抗议她用的它的白色气流!

    “有事再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敛眸,急急一路回了忆兰阁,抬手捂脸,放下门帘,关上门,盘腿坐在床上,开始思索,这两天她新背的两首曲子,也不知道跟身体内的骚包货有何种关系?

    嗯!

    睁瞳眸,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,面色惊愕复杂难明,那骚包货竟然呆在她印堂图腾的后面,正不停的旋转,潺潺白色气流顺着根部,一圈圈地包着她的血脉缓缓地往下移动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几个意思?

    难道,她也有福利?金手指什么的?我去,芝麻开门,嗯,看看,瞅,还在房间里,蹙眉,宝贝,我来啦!我靠,还是不行!亲爱的带我飞,嗷嗷,我顶你个肺!

    空守宝山,进不去!确定这不是玩人!

    泄气,身子一扭,斜倒贵妃塌,抿唇,粉唇朝屋顶直吹气,再想想,再想想,不急,不急啊!

    捊一捊先,嗯嗯,自从这玩意儿,自发自主的钻进她的身体,做了什么?她自己又做了什么?

    宾果,曲子!

    好看的丹凤眼瞬间瞪圆,身子即时像装的弹簧一样爆起,兴奋拔弄手指,第一次听到的是什么来着?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没太上心,怎么办?

    两首曲子都试试?好吧,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,干了!

    下塌,忘穿鞋,直往书桌奔,抬臂,伸手,打开盒子,取翡翠玉笛,凑唇边,吐气,一段古意悠扬欢快的曲调就这样潺潺而起,如淳淳溪水清脆欢快,音色回旋,直听的人仿佛霎时间置身于美丽的梦境之中,引的人深醉不已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黑龇牙,臭莲花,你搞个什么鬼?再不行,我揍,我揍,妈妈眯,这是,这是,我滴个神!

    她竟然进来了!竟然进来了?

    臭莲花,嗯,还在,莲花儿,放我出去,小意哄哄,嗯,还在,看来蜜糖不行,那好呀,咱来棒锤,吐气,再不行,我揍你,哦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果然,是个欠收拾的货!

    嗯嗯,试多两次,可别在关键的时刻掉链子!

    我的亲娘哎!

    看看,捂嘴后,瞳眸四扫后,翘嘴角,双手插腰,晃脚,仰天长笑三声,妈蛋,总算是吐气扬眉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