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章 到手的铺子飞了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眸色阴恻,嘴上却似斯斯哎哎地说道:“你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,刚才那都是骗我的,我就知道。

    关锦兰心里把赵世子狠狠的啐了一把,这厮绝对是在扮猪吃老虎,阴险腹黑的主,摇了摇头,又想做什么?偏生对上他,就要举手投降。

    “行了,装的有些过了,再有这招对我没用,我要睡觉了,你请自便。”她说完直接走向床边,也不避着他,直接脱衣挂上衣架,躺下睡觉。

    赵世子望之,眸眯,抬手模了模自己的鼻子,忽然想检查,喝汤的效果,没良心的小东西,请他自便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谁让你上来的?”

    赵世子冷脸嫌弃,“爷一颗心都在夫人身上,夫人就是拿刀砍我,我也坚决不上别人的床,为夫就是给你迷了心窍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惊愕,这混球又开始不着调了!

    “这八张地契你拿着!”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给我做什么?”狐疑,无功不受禄。

    赵世子笑意绵长,狭长的瞳眸一瞬不瞬地贪婪凝视,眸如明湖,肤如琼脂,语脆婉转柔糯,一世那么长,他还没在她身边呆够,胸口似在烈火在里面煎熬,想要冲动的现在就把她吃到嘴里,去疯狂地感觉她和他是一体的,“这是赔偿你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顿了顿,不会是要上战场,给家属留的安置费吧?“赔我的,你什么时候欠我店铺了?”这也太多了,一下子就多了八间铺子,这拿还是不拿,烫手!难啦!

    赵世子慵懒侧身,“你本事大,明明做错事,在爷这里哭下鼻子,爷就败给你的,上次爷不小心打多几下,你一哭二闹三上吊,问我要的,可还记的?”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,‘啪’的一声,打开伸过来的大手,“我什么时候,一哭二三上吊的,你还真是大手笔,陪个礼就八间铺子,人家开铺子,都是租,你倒好直接买来才开业,真是富可敌国的吗?”

    拿!

    该得的,一分也不能少!磨牙,眸色晶亮璀璨如星,“这次,你可又打了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忍不住面黑,小东西掉银眼里了,转眸,抬手顺势,“小兰儿,送我样东西。”音落,神色微起波动,抬臂,‘咚’一声响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瞪眼,不就是不想给铺子的嘛!这也没必要拿屋顶撒气吧!

    高空月色雪银,撒下无边的轻纱,轻笼脚下万物。

    屋顶隐约一模糊的身景,飘逸而来,迎风口的放向而站,“赵烨,你还不出来,我可是等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走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闭眼,秀眉倒立,嘴角不停抽搐,这感觉,超‘辣’鸡酸爽啊!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,一个翻身压在装死的小女人身上,紧环腰肢,狭长瞳眸灼烧眸闪闪如火把,“招蜂引蝶的小东西!”

    “滚!”音落,微扭身子,欲挣脱腰间的铁手臂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低头,炽热的唇狠压下来一顿啃咬,“给爷等着!”音落,起身,穿衣,手臂一扬。

    关锦兰瞪眼,“不是说,陪偿我的吗?”

    赵世子转身,轻瞟一眼微怔,这才发现关锦兰眸里燃着熊熊的火焰,喝了汤也没长的部位一涨一涨了,藏在身体的小爪子看样子就要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做错事,就得罚。”这勾人的小东西,他绝对不能放手!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面色通红,龇牙道:“做什么错事了?没有,要不,你再打两下!”音落,‘嗖’的光脚从床上跳了下来,开抢!

    赵世子脚尖一点,身子微晃,避开,“怎么,缠着爷,好给奸夫跑路?”

    “奸你妹!”音落,窒息得脑中眩晕一片,你个混球,不毒舌会死啊!呜呜········八间铺子哎,值老鼻子银了!

    赵世子黑发无风自动,月照眸色,深冷如千年寒潭,看着她就为了几间铺子,衣衫不整地弹跳下床,小内衣都露了出来,而不自知,什么时候,再能这么欢迎他?

    “再说一遍!”小狐狸精,勾的他血脉沸腾起伏不停,好想现在就把人仆倒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刚还你浓我浓的,下床就要开扁她,踌躇跺脚,“我,我,我这就上床,明晚,你,你还,还来不?”

    赵世子冷哼一声,转身,脚尖微点地,转瞬间溶入无边夜色。

    关锦兰拥被,看着月光穿过屋顶,漏下了一缕烁烁的碎玉,轻笼被子一角的玉牌,愣怔神,一坐就是一晚。

    “公子早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音,转头颅,眨眼,天,竟然已经大亮了!回神,忍不住轻嘶一声,丫的,脖子竟然硬了!

    “公子,昨晚睡的可好?”小意寻问,必竟昨晚那气氛实在诡异。

    关锦兰长叹一口气,抬臂伸懒腰,有意识的仰倒,重重跌进一旁的被子上,懒理梅儿眸里的意味儿和好心情,“你心情倒是好,公子的私事你也敢打听了。”

    梅儿闻言大骇,抬头,一见自家大小姐顶着大大的黑眼圈,眸角边微红的血丝线儿,瞬间心疼的发狠,世子真是太可恶了!

    心虚,这段时间阿东也没少沾她的便宜,可,也没这样的!握拳,有没什么办法,整整那个混世魔王!

    苏嬷嬷踏步从门外走了进来,躬身行礼,“公子早!”

    关锦兰摆手,好看的丹凤眼儿干涩的厉害,虽然疲惫,还是强打精神,“嗯!嬷嬷,你先去,我一会就来!”悲催的,又要学规矩啦!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,嬷嬷,有事?”

    苏嬷嬷怔了怔,反而蹙了眉心,抿了抿唇,捏紧手中的丝帕子,“小主子,就要去东北府的了,他作为主帅,是所有赈灾的主心骨,你这时候绝对不能胡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好看的丹凤眼沉了下来,面色顿了顿,随即恢复如常,“嬷嬷,说的是。”眸眯,她真的就表现的那么明显?

    苏嬷嬷看着关锦兰的样子,嘴角溢出一抹苦笑,“公子,今天就先歇歇,明儿再开始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“谢嬷嬷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