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章 情事纠结波不断
    ”我预约的事呢?“还是要继续加把劲!

    ”嗯,爷跟你一样!“

    关锦兰眨了眨好看的丹凤眼,她这时候是应该高兴的亲他一口?还是,热泪盈眶,感动无以形容,一头扎进他怀里,唉,呸,她已经被他公主抱似地抱在怀里的呢!

    “赵烨,你怎么会和那笑面虎成朋友的?”

    赵世子底头,眸色冷凝,古怪地看她,“你就对他,就那么好奇?”

    关锦兰垂首,咬牙,胸口微滞,她中邪了。谨慎,“是对你的朋友好奇,再说我现在算和他是合作伙伴了,问问也不出奇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好了解的!”

    ”也是,就是有点担心合作起来,有点不方便,你就给我讲讲。“心跳的实在欢快,即所以还被甩出去,应是笑面虎这几个字取悦的他。

    赵世子诧异的看着她,眸色越来越更加古怪了,隐忍的怒气不待回房,‘啪’好几下,“还想了解?”

    关锦兰满脸通红,全身皮儿发紧,侧眸,黑色的院子木门已严严掩上,抬头双臂环绕缠脖子,‘吧唧’狠亲某男一口,颅靠乌黑的发丝,侧眸龇牙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还是委屈某个部位,挨揍了好几巴掌!

    赵世子看着她,眸色微闪,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,这才抬步往厅门而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长而浓密的睫毛慧黠轻闪,刚想表扬某男的手快,步子快,随便求个铙,卖个乖什么的?

    自个儿的心又自动自发的跳起舞来,而且这一跳,就又有停不下的势态。惊愕,抬眸四扫,埋首,我去你大爷!气极反笑,她的这个命哎!原来敲鼓棒的人,又怨魂不散的死来了!

    赵晟微怔,俊雅的面容带着一丝的温怒,眼神透明的好像一阵轻烟似快要随那风儿飘去。

    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他们竟是如此相处的,她那般无拘无束地窝在赵烨的怀里,又何需在他面前露出小女儿的娇态,撩拔他的心弦。

    就这样不顾女子贞洁,也没有换来同等的对态。

    “赵烨,出去打一架,如何?“

    赵烨面色冷淡,阴霾笼上俊脸,“你究竟又干嘛来了?”他那只眼看到,他有时间和他去打架?

    赵晟眸色微闪,他也想知道他又干嘛来了?不过,看着赵烨心气不顺,他的心却奇迹般的平静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你,我是我,你能来,我就能来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气恼地瞪了赵晟一眼,他这会真的后悔了,确定自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这瘟神·····

    小东西,果然是个祸水!

    关锦兰果断先择装死,她必须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,爱情这玩意儿,看来她也玩不转,呵呵·······她玩不转,那就不玩,好了呀!

    爱死哪去打,就死哪去打!只要,不在她眼门前生事,她乐的自在!

    赵晟回头不经意看着,直如月中人的小女人,唇角的笑意如春风般温和拂过,轻言软语似能把人的心瞬间融化,“贾公子,我可是差点上了你的当啊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愣,别啊?当她是透明的就好了,不要跟本小姐说话,本小姐对你是种种的受不了!

    “赵晟,你给我闭嘴,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冷冷,瞬间把人放了下来,脚尖一点,直接就出手了,朝赵晟的门面打招呼。

    关锦兰惊呼捂嘴,却见赵晟身形极速诡异地一闪,飘落一边,音色和煦温和的说道:“别忘了酱牛肉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瞬间身子不由地就抖了好几抖。特么的,他点的火就想跑掉了,她怎么办?切,她身体内虽然某个零件态度不正确,但外在她管理的好,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冷笑,连称不敢!不敢!

    赵世子看着眸前的这一幕,攻击更是加快了好几个挡次,。

    关锦兰只觉眼前衣袍飞来又飞去,一道道残影来回的飞舞不停息,唉,可怜我这刚翻新的小院子,这悲催的人生。

    “你俩停手,你们现在可毁了我几颗金桂树,准备怎么办吧?”音落,侧道瞟了赵烨一眼。

    赵世子迎着关锦兰的眸光,似通了屡犀,忍不住冷哼一声,小东西又憋坏,“不急,明天我就让人给你送银子过来,咱们喝茶。”

    赵晟蹙了蹙剑眉,轻叹了声,怎么也不请他喝茶?

    “贾公子,自然赵世子已然作出补偿,我这里就免了吧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好看的丹凤眼炯炯,“他陪不陪,没关系,你不陪,不行!”音落,面具下的小脸儿,又不由自主的发热又发烫。

    赵晟闻言,顿升啼笑皆非之感,“赵世子,你都把贾公子的金桂树毁了,还好意思喝人家配置的八宝茶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垂眸,隐下眸中几丝迷离的柔光,只觉背后阵阵发凉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?她对自己的小心脏着实无奈,好在脸上戴着面具,要不然她今天惨大发了!

    这厮不打招呼直接撞了进来,才搞的他和混球之间如此难相处,“就你闯进来惹的祸!还敢赖着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闻,全身那个舒坦,小东西总算是清醒了,懂的分里外,自己可是她男人!五指微拢,脚步微抬,晃到某女身边。

    赵晟闻言,不禁抽了口凉气,面黑的同时,又无端的生出一股子道不出的口的艳羡,好笑道:“贾公子,这还有没有公理啊?一个巴掌可是拍不响,先动的手可是他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小心脏儿无端地又加速跳跃,直急的某女恨不能再长个心脏出来,忍不住恶声恶语道:“你说的倒是轻巧,如果你不来,他会先出手吗?”

    赵晟身僵如石雕,目光惊叹地看着关锦兰。

    “干嘛这样看着我!我说得不对吗?”关锦兰急急开口,不敢有丝毫的迟疑。

    赵晟,“贾公子,您说的不错,本公子深感佩服,真令在下自愧不如。”这话赵晟说的绝对是真心的,果然和赵烨混久了,都是一路人,眨眼间黑的就变成白的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