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章 情事纠结波不断
    赵晟闻言,唯有长叹一声,“贾公子,就象世子说的一样,就是你不给股份我,我也必须帮你办,不就是跑个腿嘛,我无所谓。”郁结,绝对的损友!掉坑里,爬不上来的,兄弟才是手足,明白不?

    关锦兰破罐子破摔,反正今晚混球不会放过她,撇了撇嘴,不理又行,为免不被人修理的太难看,“你和赵世子是兄弟,可和我不是,还是公事公办的好,这样我们也不用欠他太多人情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闻言,正陷在泥潭的醋意,忽然有了宣溢出去的理由。

    赵晟微怔,为何骤然呼吸困难,心中涩意又从何而来?简直莫名其妙?惊觉,手抖,筷子险些掉落。

    眸色微迷蒙,好像身体有一丝说不出的东西,就在悄然地离他而去,心中只一个声音: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女的女人?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女人?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我要四成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竟敢当着他的面跟他女人要分子银,忍不住‘哼’了一声,索性斜‘睨’向一边的赵晟。

    赵晟和煦一笑,“最少要三成。”

    “三成?就三成,不过如果我以后开分店,外面的事情,还是要麻烦你帮我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那好!明天我就让管家给你送过去,刚刚我们商量的都会写在合约里,如果没有问题,你签名后,再让我的管家拿回来。如有问题,你现在还可以提出来,我们再协商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,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合同暂时谈定,某女自带习惯,伸手握别于半途,惊觉,这特么的是古代,握个毛线。讪讪收手,侧眸一看赵烨铁青着脸。心猛‘咯噔’了一下,这混球可是说过,如让他生气,他会让她下不来床,想到这里,忙给赵世子挟了块蛋皮鱼卷。

    “你就要去东北府了,多吃点有营养的,要不我会担心的你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瞟了关锦兰一眼,“怎么现在才想起我?”

    关锦兰装死,没听出来生气了,我没听出来,“我,你快吃,没看到有外人在嘛!”

    赵晟一听,浓黑入鬓的剑眉微蹙,优雅的面容微滞,刚才跟他谈生意的是谁?借机总瞟他手的人是谁?现在,他又成外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吃完了,我这个外人还是不要在这里现眼了。”语气微酸,而不自知,起身故意拍了下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,眸色微垂,转身往外面走出,“贾公子,别忘了酱牛肉。”

    赵烨狭长的瞳眸拉的老长,几丝来不极驱散的猜疑又提了起来,这人是他真心相交的兄弟,他不应该怀疑他。

    夜气近凉,他却偏偏觉得热的厉害,手上动作一闪,筷子就以秒速向门飞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的目瞪口呆,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?这两人的性子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嘛,互补,绝对是互补,可他们又是怎么成为朋友的呢?

    赵晟朗声大笑,终是看到赵烨炸毛的样子了,整天掉着个脸,跟全齐国的人都欠了他银子似的。双脚一点地,就这样飞走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瞪眸,傻眼,得!门都省的开。胸口一起一伏的,她怎么时候也有轻功就好了,真是太神奇了!

    赵世子不耐烦关锦兰看着赵晟的背景发愣,抬臂伸手一拉,“嗯,哼,好看?”

    “嗯,不,不好看!”

    “小狐狸精,慌话连遍!”

    “赵烨,你要不要杯喝茶?”

    “酒!”

    关锦兰扶额,这别扭的性子,“你吃醋了?”绝对不能喝酒,喝茶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这做派跟您老的形象一点也符合,好不好。伸手轻扯他的衣袖一点,轻摇,“就一个外人,要跟我置气?亏我特地为你配了些八宝茶,你要不要试试?”撒娇,嗔语,求省心一点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脸色黑的更厉害了!

    关锦兰头皮发麻,内里忍不住哀嚎一声:你妹的,不行!好看的丹凤眼乌溜一转,“那,那个,那个我们回忆兰阁?”小意,哄大爷啊!这个态度够端正的吧!再不行,就咬死你丫的熊玩意。

    赵世子扬了扬薄唇,眼帘都懒的抬了,关跃海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,真是能作!闹心死了!

    “行,走吧,我牵着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僵,这实在是挑战人的神经!踉跄了一下,险些跌倒,臂膀一紧,被人拉起,这个妖孽,真是六月天时孩子的脸,一时晴一时阴,哭,她必须要尽快地适应!

    “不想走?”

    关锦兰唇角微微现出一丝苦笑,好累,不想再跟这混球磨牙,转头,“嬷嬷,你让梅儿,把我今天下午配的八宝茶冲一壶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应是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赵世子冷着脸不说话了,静站在院中冷冷看着她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赵世子脸色愈加不好,眸中带着一丝无奈,她前面有两个反映没做到位,应该怎么反映来着,对,应该说:嗯,就是不想走,你抱奴家走,这样对不?头疼,酒是绝对不能给他喝的,这混球的心气什么时候再能顺一点。

    “赵烨,你就说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嫌弃爷!”

    关锦兰甩手,撇嘴,不由狠剜了一下眼前这臭脾气的混球男人,没好气道:“天上人的心眼儿,都叫你一个人长的,洞这么多,奇怪你竟然还能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专心听她到豆子后,轻哼了一声,狭长的瞳眸眯成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你个二货,你又挑事儿了,“嘻嘻,是的,嫌弃你下辈子也不准娶别人,我先预订了!”音落,故意转身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着,盯着她的背景不说话,脑中思绪的同时,又发现小东西一做错事后,又多了一身体语言。

    关锦兰愕,她拿下辈子预约他,这样动人的情话,这个混球竟然还,咬牙,”混球,你去哪?不是都要出差的嘛,你也不陪我!“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微愣,瞳眸微缩,出差?静默片刻,少顷,踏步上前,弯腰将人紧紧抱怀里。

    ”回房。“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