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章 情事纠结波不断
    关锦兰听着他暧昧不明的语气,眼帘子微颤,心里憋火,似仙似魔的臭男人,脸色刷的气红的,嘴角溢出一抹真切的怒意,“你俩如果有事,不想在这里用膳,赶紧地走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轻哼了一声,手上动作不停,又朝赵晟挥了一拳。小东西胆子是越来越肥了!皮痒痒的狠啊!

    赵晟闷哼了一声,龇牙甩衣袍,转身就恢复了温文尔雅的形象,好似刚才那个嘻皮笑脸的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赵烨铁青着着脸,这才明白,赵晟所作的一切都是在试探,她在赵烨心目中的份量。也是,如有一天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,也是会好奇的吧!

    赵烨阴着脸挡住赵晟落在关锦兰身上的眸光,冷冷道:“你坐那边。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,自嘲地笑了笑,有些事情,做不做都会后悔,还不如先做了,“只要能看到贾公子,坐那都一样!”

    关锦兰低头,特么的皇家出品,都不是什么好鸟!选择性不理,转身,抬眸,正了正脸上的神色,眉眼含笑道:“你,赶紧吃,小心一会儿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管你刮的什么风?本小姐连眼皮子都不带挟你一下,做好自己,无声回击,最有用!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眸色微眯,森森作寒,盯着她一瞬不移,凉凉道:“菜呢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捂唇,好看的丹凤眼眯成月牙儿,好你个混球,登鼻子上脸醋货,她这红杏还没出墙呢!微挣抽手,不料混球的力道反儿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哦呵呵······”转眸,“梅儿,快去!”

    梅儿听言,感动涕零,急行礼,转身退出。

    赵晟眯眸温雅一笑,他和她的关系,他不是早就听说了吗?现在更是见到了,那么先前在宝华阁里的对视,算什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温润如雅的脸上,瞬间浮起无解可疑的神色,垂眸,眼前是他和她手手相握的绻绻情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出去一趟,回来怎么变的这么不着调?”音落,狭长的瞳眸微斜,手臂重重往赵晟肩膀上狠狠一拍。

    赵晟闻言,看了看肩膀上的大手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,自然做好把人交给我保护,我总的来看看。”不自觉解释起来,原由,暂时不想理出来。

    越烨顿了顿,这混蛋,但凡能有一点点,意识到关锦兰是他的女人,也不会干出这种不打招呼就踏上门来的事,“鬼扯!”音里微有些无奈的幽凉,松手。

    关锦兰只觉喉咙直发痒,靠着某男一边的整条手臂都发麻的有些疼,忍不住抽了抽,“赵烨,瓜子碟有点远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!”音落,抬臂伸手拿的过来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她不是这个意思,这画风一点也不正常,某大爷不是因该拽拽地说:你没长手?或,手怎么长这短。

    讪讪,不过好在某大爷放手了,可,为何死盯着她的手,露出诡异森然锐利的光,难道:手也不准露出来,那她要怎么嗑瓜子和吃饭。

    赵晟似乎有点接受不了眼前的一切,温润一笑,仿佛陷入的深思一般,平时看不出来的瞳眸,眼角也有些发紧,表情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优美。

    周妈妈梅儿惊颤,瞬间起了一身的薄汗,硬着头皮,佝身行礼,一个从食盒里拿菜一个摆,动作那是相流畅,麻利摆碟完毕,低头再次行礼,悄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嬷嬷收到梅儿的传信,急赶的过来,一看,默默,轻叹一口气,世子这是吃醋了哇!垂眸,做布景,等着听吩咐。

    关锦兰头疼,这混球,二手货,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看着她,她又不是菜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肚子都咕噜噜直叫了,看着一桌子的菜,愣是不敢下筷子,还望两位行行好,别介意,多多指教下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转头颅,“不敢下筷子,就别吃!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,眸眯一笑,“都是自家人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急的恨不能跳脚:这家伙,谁跟你是自家人啊?要是给外人听到指不定咋想她呢!呀,好疼,忍不住瞪了赵烨一眼。抬臂伸手拿筷子,这忙活了半天,可不能亏了自己。拿起筷子就挟起一块牛肉饼送到嘴里,天大地大,不及吃饭大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关锦兰挑眉,急急给混球挟牛肉,毕竟也是沾他的光,再吃上的香喷喷的卤牛肉啦!

    赵晟抿了一口茶水,说错话了?勾唇一笑,春风和煦蔓延无边无际——却实没外人!

    赵世子白了赵晟一眼,转眸一板一眼道:“多吃一点儿,别总为爷挟。”音落,总算是松开的手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心鼓急跳,一股一股,突突似有声传出入耳膜,抬手微捂耳,强自稳了稳心神,决定装死,静静地听,静静吃。

    赵晟极快地蹙了蹙浓黑入鬓的剑眉,面上笑意不改,不动声色轻扫了下赵烨,什么是损友,看眼前这一位就是榜样。

    看两人这模样,这架势,不能再客气下,还是赶紧的开动,看这肉饼本就烙的不多,赵烨嘴挑到何种程度,他是一清二楚,思动行动,优雅挟过,嗯,真心:这饼的味道真是绝了!

    “贾公子,请问这饼是什么馅的?里面可是有什么乾坤?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香的烙饼。”如果不是看着其他的菜色,他还想再吃一块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心颤,小心脏更加不听她指挥,跳的一蹦三尺高,乐的停不下来。闭眸,吸气,看你丫的跳的欢,还能越过脑神经指挥她不成。

    理你就是个傻子,不要命了!

    这里的菜,都是她按现代的方法做出来的,再加上她练习先前为了增加药酒的奇想,所以煮膳食时,突然来了这么一个想法,于是驾轻就熟地又从莲花包里挤了一滴在水缺里,所以,能不好吃嘛!

    侧眸,看某大爷的脸色后,“这饼好烙,不过这里面的馅可是有独家密方的,置于里面的肉想来你也吃出来了吧?其它的保密。”声抑后扬,傲娇,面容音色不自觉的温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