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章 竞拍
    你这一出去,那怕你想通,什么都不做。赵烨也会派人,帮你把人证物证全都做俱全了!也不知道你在何处得罪的赵烨?想罢,低头轻呷一口,他这个兄弟哎!交友不慎啦!如此好戏,不做点什么?实是,难为自己啊!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,您吩咐?”音落,门响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赵晟和煦一笑,“今儿的糕点做的不错,这是赏银,拿去,就说是本公子打赏的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属下添圆胖子谢谢主子!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再次躬身行礼后,才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品之号包间

    关锦兰紧闭窗户,面前的糕点什么的,真是一点想动的心思都没有,纤长浓密卷翘的睫毛微眯,只愣愣看着茶香袅袅,仿似在婆娑的热雾之中,看到的优雅如山间清泉,宁和,的赵晟面容。

    惊愕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雾气缠绕似有一股热力穿透扩散,眼前又忽而见到霍然不同的冰冷臭脾气,嘴毒,难伺候的赵烨面容。哆嗦,甩头。

    暗九垂首,眸珠儿微凝,只按吩咐不停地倒茶,冲茶。

    关锦兰伸手端茶杯,一口闷尽,强令局促不安的心儿慢慢沉定一些,握拳,纵为泥草,她也不想——再会爱情。

    抬手,扶去又泛上眼眶的莫名的泪意,嘴角微扬,“阿九,想不到你茶艺这么好啊!”烫死本小姐了!

    “公,公子你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怎么的啦?”人生不就是这样吗?酸辣苦甜咸一样都不差,是人就的一一偿。

    吱!

    赵烨狭长的瞳眸,目光悠长,上好的心情在看到某女眼红鼻尖红的样子,已然消失殆尽,“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转眸瞪眼,我靠!这个屏风竟然也是可以移动的,满满欣赏地看赵烨,牛啊!这设计真是超水准!

    赵世子脸更黑了,弯腰跟在关锦兰身后细看,“哼,他有爷好看?”一个破出口,也值的他翘着屁,嗯,桃子在那里看半天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扯了扯嘴角,心里直吐糟:怎么又来的?怎么又来的?讪讪起身,轻吸一口气,狗腿起身跑到某大爷面前,龇牙道:“混球,你怎么才来?刚才都吓死我的,阿九都受伤了!”

    “哼,小东西,嗯,又整了什么幺蛾子!”音落,伸手勾抬尖细的小下巴,垂眸细看,哼哼,就这死样子,一做错事,就犯怂,以为埋头进他怀抱,就可以蒙混过关了?丑死了!

    关锦兰内里抓狂,忍不住嚎叫,小脸一垮,无比幽怨道:“混···疼···轻点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瞪了关锦兰一眼,才说道:“长记性的?”

    “长的,长的。”

    不长行嘛,唉,这下是嘴肿,下巴红,“赵烨,这不是有句古话,一刻不见如隔三秋嘛!人家这是想你的嘛,所以一见你,忍不住委屈上的嘛!”

    音落,强拉着臭脸的大爷,按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暗九一听,站在外门的身子一抖,又悄悄地往远处挪移几步。

    “爷就是厉害,看到没,我开始争银子!”得瑟,插腰,晃腿,笑的见牙不见眼。

    “哼!满意了?”音落,扔瓜子,真是没心没肺的小东西,动不动就流马尿,争银子也能哭起来,丢人!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抿唇,竟然拿瓜子扔她的手臂和腿,怎么的嘛!高兴下都不给?揉揉手臂,拍拍腿上前,伸手倒茶,送到某男面前,“满意,非常满意。”心里偷偷呸了一口!满意你又过来欺负本小姐,顺便再吃本小姐的豆腐。

    “第二场拍完,你就从密道出去,坐马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怔,立军姿敬礼,表情严肃,“好,都听你的!”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免不了又开始心塞,抬臂伸手,拉过某女站在面前,嫌恶道:“怕什么?有爷在,熊样!”

    “哦!”嘟嘴!

    “回去,先把汤喝了,真小,一点都没长!”

    关锦兰瞪眼磨牙,“赵烨,你个混球,不要太过分了,你一口气喝六碗汤试试!”小怎么的啦?我胸小,我为国家省而料!

    “爷,又不是女人,不用喝那玩意儿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,行,我走,回去就给您老熬虎鞭!”音落,急拿帷帽,果断闪身走人,话赶话儿,撩虎须的呀!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狭长的眼神幽暗,森冷的目光流转在眼底,旋即唇角弧度上扬,“欠收拾的小东西!”

    暗九一愣,看着跳脚出来的关锦兰,面色‘刷’的惨白,难道事儿发了?

    “愣着什么?快走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楼下,当当

    长者竞拍师,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,“现在这第二批美酒,本公子出价了,十四万两。”

    长者竞拍师闻言,兴奋的嘴角直哆嗦,他还喊呢!上官公子,你真是财大气粗,牛啊!

    “十四万两一次,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?还有没有出更高的?十四万一次,十四万两第二次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钟离薄野见状笑了:上官,这死小子真是酒鬼,置于嘛!我就不上当,真是太败家了。不过,刚才他拿话激他,害他被安宁公主给鄙视了,不阴你一回,心口总有一股道不出的浊气啊!

    “此酒钟离我也是很是中意啊,兄弟我加一万两,别生气啊!”钟离薄野说完,微笑转身抱拳继续道:“还有别人要出价的不?没关系,这本就是拍卖,价高者得嘛,大家放心,有人比我出的价高,本公子决计不会在意的!事后绝对不搞打击报复那一套。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装似没听见,低头来来回回地研究自己的大手,怎么看怎么好看。不就是想让他多出银子嘛,不就是告诉别人,如果有个敢跟他抢酒,他事后会打击人嘛!

    不过,后面这句话怎么就这么地合自己心意呢!

    众世家朝臣脸上都直抽搐,各个心中大骂:上官和钟离家的混小子,没你们这样竞价的,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黑脸。让我们怎么接?

    “本公子再加一万两,”钱宁勇站了起来,朝大家抱了抱拳礼,继续道:“上官,钟离,不好意思了,本人也是好酒之人,还望承让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