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章 竞拍
    这,这简直就是侮辱人,哪有这样叫价的啊!

    周老板大怒,身上恨意不停地往周风的方向射,阴冷着声说道:“贤侄,身家果然丰厚·······罢了!如无人竞价,就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众人憋着笑,周家这小子阴人还真是······你要是好好加个价也就算了,竟然就多加一两银,这做人实在太不地道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,您这是怎么了嘛?刚才竞拍师可说了,价高者得,您怎么还生气呢?既然都竞到了心头好,您应该高兴才是。大伯您,您不会是·······”话还没说完,就呵呵地看着周老头。

    周老板气得面色铁青:本来他再加上一万,心道你小子怎么都会再加一点吧,到时我就让你个混小子背黑锅,可现在倒好,哼!怎么就论到自己掏腰包了,这没阴到周风这个混小子,竟把自己搭上了。

    周老板暴怒,抬手就往桌子上拍,大叫道:“你小子欺人太甚,我----我怎么都是你大伯,你眼里可还有没有长辈?”

    周风骚包地整了整头发,说道:“大伯,此言差异,正是小辈眼里有长辈,所以才让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老板气了个倒仰!

    “二万零一两第一次,还有没有加价?”长者竞卖师说完看了台下一眼,继续说道:“第二次。”停了一下,“第三次”铜锤‘当’了一下,一楼十坛十全大补酒就是周老板的啦!

    “喔,咳咳······”这周老头怎么说,也是这一代周家的家主,竟被周家旁枝的小子给激得一时大意,用二万零一两买了十坛酒,果然是财大气粗!

    周风呵呵,让你谄上傲下,我让你对人滥打乱骂,摆尽威风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中年人,故意慢条斯理的迈着步子,朝周老头拱拱手道:“周老您才是真真的爱酒之人啊,我们跟你比起来,差老鼻子了,恭喜啊!恭喜。”

    只言片语间,周老板双眼一翻,到底是晕了过去。场面顿时尴尬起来,实在是很犀利啊!这是哪来的毒舌啊?

    关锦兰吸鼻子,扶眼泪,妈蛋,让心跳见鬼去吧!没什么比有小命和银子更重要的!你在穿来前又不是没全心全意恋爱过,你又得到什么报答?还是算了吧!

    丫丫的死男人,竟敢撞进她眼帘,以后不见最好。如果,如果,但敢跑到她面前,她,她,她整死他!

    “暗九,进来,把刚刚讲话的那人,给我记住,回去再做一下调查。”

    暗九闻言,‘嗖’的一声,推门进来,恭敬行礼,应是。

    楼上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狭长瞳眸淡淡,眸里情绪不明,玩了玩手中的玉板指后,冷‘哼’一声。

    此事明眼人一看,就知道是周风在捣乱了,偏偏周倔头不经激,竟在个小辈面前落了下风。相对比周家这个家主就差价太多了,敢做不敢当,竟没有勇气面对失败,看来周家家主的位置是要换人了。

    周风这个小子还是不够狠,明目张胆地摆了周倔头一道,有何本质的用处。周家这一辈后继无人的呀!

    齐帝和钱帝师相视一笑,目中都有欣赏之意。钱帝师面上忍不住轻笑,说道:“公子,您看这个人要不要考虑下?也算是个人才。”毕竟,年龄摆在那里,调教调教,将来说不定会有大用。

    齐帝端茶杯,轻嗅香茗,目光幽远,“确实值得考虑,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幕后之人。”

    钱帝师闻言,嗑瓜子腹诽:得,皇上,这是对此次筹备拍卖会的人念念不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那筹备竞卖会的人暂时不说。眼前这个周风虽说出身是周家的旁枝,但他三言两语就给周老倔头设了一个局,且是一踏进去,就出不来。竟就只加了一两银子,激得周倔头勃然大怒,乱了分寸,下不来台,真是好样的。如果周风这个小子再出一次价,老臣敢肯定,周老头一定不会再加价。”

    齐帝闭上眼睛,回想之前的一切,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到是有点精怪!”人儿不大,坏心眼倒是不小,野心勃勃的。

    周倔头真是不中用,难怪生个女儿跟他一个样,整天就会端架子,真是腻歪的狠呀!是觉得一个旁枝竟也敢跳出来给他这个家主下绊子,觉得自己的权位收到了挑战,这才恼羞成怒跳到了周风的陷井里。

    “公子,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弯腰倒茶,讪讪讨好,“公子,要不派送太医过去?”啧,竟然还小气的晕了过去,没保持住自己的风度,输给了个小辈。他要要是能够压下怒火,心平气和的接下来,反而会赢得大家的称赞。

    齐帝默默,久久无声,陷入长长的沉默:忽尔开口道:“以后,在外面叫老爷吧!”

    李公公闻言退后一步,这是放弃周美人的,“是,老爷!”

    钱帝师闻言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赵世子唇嘴弧度下滑,冷冷道:“派人把周倔头给爷沷醒了,做好交结。”音落,转身“六弟,你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一听,眼神灼灼闪烁几下,“哥,这情弟弟记下了。”音落,一甩刚讪讪不得志的神情,雄赳赳的穿鞋,气昂昂的踏步走的出去。

    赵晟眸色和煦,唇角微微一扬,“果然,还是你惯有的做态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斜了赵晟一眼,淡淡道:“你一个男人,嘴巴这么甜做什么,别把心思用在这种地方,我出去透透气。”音落,起身往专用密通而去,唇角弧度也是一扬即收,如他所料不差,赵旭定会这屎盘子扣到赵翰的头上!

    赵晟微怔了一下,恼了?一缕笑意缓缓缱绻眼底,伸出竹节一样修长白楷的大手,轻轻拿起桌子上的茶杯,眸色幽幽远远。

    赵旭,你可惜了!

    所谓明君品类,上位者必须大智大勇,韧而擅谋,再能紧握权柄;中位者以武和铁骑横霸,下位者,至少要明宽暗狠,至少还能守家保权。

    不管那三点,都要比常人思虑更缜密,性情更沉定。为了儿时在周美人,那里所受到的一点点的委屈,就这么迫不及待去了,后果,你想过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