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章 竞拍
    再次踏步,走到窗户后面,抬臂举起莹白如玉葱般的纤手,发狠似撩开散落额前的碎发。

    赵烨,你个混球!还不赶紧帮本小姐把人弄走。

    楼上的人也纷纷留意起来:朝家小儿到底是年轻,沉不住气,丢人!竟打着孝敬老子的名号,明晃晃的抢酒。

    抢的好呀!

    这样他们二楼的气氛就能轻松点,反正丢人的也不是自己的人,朝家真是生了个好儿子,真真是为了几坛酒?众朝臣一脸晦深莫测。

    众商贾倍觉纳闷,本来一楼的酒就不多,你刘家怎么也该坐在二楼里面竞价不是,跑到我们一楼做什么,也不嫌掉价。

    你刘家在边疆保家为国,我们在后方也不是没有做贡献,凭什么拿这个来说事?磕蹭人!

    一时间竟无人参与竟价了!全都鄙视地看着朝磊。

    眼见就要冷场了,这时,却从楼上缓缓走下一位年轻的公子,其气度优雅从容,一挥手一抬足,无不让人看的心中舒畅。

    关锦兰惊愣,心如鼓跳。

    这一张脸,这样一个人,仿佛一直就是深藏在她的骨血里的人,就这样毫无防备撞入她的眼帘,燃起她的心扉。

    赵晟皱眉抬头,瞳眸两对,各自心中一震,空气中似有火树银花一般绚丽燃起。

    关锦兰僵硬,急急放下窗纱,又想伸手,再次掀开,那怕就只那么一点点的缝,明知不能不能,可手却是不听话,舍不得地轻轻撩开,就那么一点点,一点点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黑袍无风自逸,瞳眸温润明净无尘,仿如遗世独立的明珠,全身散发着炫丽的光芒。

    赵晟良立瞬间,按下心中的若用所思,春风和煦般朝她的方向,轻浅地勾了下唇角,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公,公子!”

    暗九心惊,主母异样的神情浮动,她是一点也没看错!

    关锦兰闻音如被雷炸,紧着眉心扬出一串的咳声,心口亦是紧繃的透不过气来,“你,你怎么又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属下,属下圆润地滚出去,后又圆润的滚回来的!”讪讪,不这么说?要怎么说?主公的命令,她可不敢不听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强扯唇角撇嘴,朝暗九露出一丝痞痞的微笑,眼底里却氤氲几丝柔丝,“暗九,刚,那人,是谁?”

    暗九看着关锦兰,心底有股说不出口的戾气在上涌,一脸为难地说道:“赵晟,平等王府的,晟公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思绪百转,也不过是瞬间之事,“刚,你看到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属下,属下,什么都没看到。”音落,垂首。身子忍不住打抖,这件事一定要禀告主公,万一主母跟晟公子跑了,那就什么都迟了!

    “没叫你,不要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暗九退出的背景,又转头看了眼身后的窗口,微微吸了一口气,转身,坐茶塌。

    惊愕酸涩,什么都想到了,唯这一件事,她没想到早已千疮百孔的心,竟然,竟然还会再一次发出这样催命的魔音。

    事儿大发了!

    怎么办?避开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。

    抬手掐大腿,自我建设还没开始,泪珠儿吧嗒吧嗒,恣意滚落下来,砸一处,深染的胸前的白色衣袍,又慢慢穿透衣袍,浇灭身体内那颗魔怔,不停跳跃的心脏。

    一楼

    赵晟收心神,“刘世兄,请跟在下来。”面容儒雅,音里带笑。

    众商贾如听仙乐,晟公子终于出现了,赶紧把这个兵痞子弄走。

    朝磊无奈,嘴巴动了几动,还是跟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晟扬手示视,竞拍师继续后,这才转身,“世兄,莫急,机会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朝磊低头,抬步跟在身后,“好!但是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赵晟唇形弧度上扬,“先上去。”音色潺潺如春风拂过,眸色温润迷漫薄薄的雾气看着朝磊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朝磊好似被催眠了一般,跟着晟公子的身后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目光阴冷盯着朝磊,面沉似水,竟敢在宝华阁里面搞事!害他在小东西面前丢大脸,厌烦地挥了挥手,说道:“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朝磊一愣,鲁阳王府的混世魔王,他怎么在这里?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赵晟唇角笑意游漾,语气委惜道:“还是,我亲自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繃着个脸,闷在一边装死,不出声!

    朝磊沉着的心,又升起了一丝丝的希望······

    当当!

    长者竞拍师呵呵一笑,“我们还是物竞天择,继续价高者得,还有没人加价,如没有人加价这十坛十全大补酒就是周老爷的了。”

    一年轻男子听言,身子弹起老高,笑嘎嘎道:“我出一万零一两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扑‘噗’一下笑出声,偱声望去,一看,忍不住就噗哧的笑声就更大了,腹诽:这不就是周家旁枝的小少爷嘛!众人幸灾乐祸,有戏看了。

    这周家小少爷可真是个妙人:一万零一两,哈哈!笑死他们了。

    周风的打算就是要挑衅周老头,他的好大伯,顺便测试一下他这个好大伯家现在的财力。

    周老板眯瞳眸,直气的银色胡须直飞扬,这混小子竟跳出来和自己捣乱。旁枝而已,能有他银子多?

    一介匹夫之勇,只要自己等下瞄准时机抽身,那破财的可就是他这个黄毛小儿。好二弟,你可怪不上我,嘿!谁探谁,谁气谁还不一定呢!

    现在这个价格,周风这个混小子,啧啧!大家现在都想看好戏,可是,如不再加点,就是输给了周风一两银子,在这帝城他还要不要做人啊!却是大大的不值,自然还是要再加一点儿,加多少呢?

    “加一万两!”好侄子,看看大伯是怎么教你做人的道理的,可不要太感谢大伯对你的照顾。

    一楼来宾闻言,哼哼声不断,怎么说?都是有家底的人,二万两还真不看在眼里,但,用二万两零一两银子,买十坛酒,咳咳,还是太奢侈了一点,这周倔头,果然是身家富足啊!

    “大伯,果然财大气粗!既然如此,小侄就成全大伯了。”

    周风无赖地一笑,眼神如同猫偷到惺一样。

    周老板闻言见状,全身僵硬,不好!他上当了!愣怔地看着周风,一脸可惜,眸色贼亮贼亮地坐回了椅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