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章 竞拍
    上官长鱼轻翻大手,再次细细地看了下自己的指尖,“这几年蔵着掖着,偷偷摸摸地去红楼······就算给你娶了回来,让她给知道了,还不剥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钟离薄野听言,霍地站起了身,一看场合,膝盖一软,“到时再说,反正到时她已是我的娘子,我还怕什么?最多其它的我都听她的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听,停止看指尖玩指尖的专注力,侧颅,这货脑子生锈了!真是色胆包天,真是让人无语啊!

    皇家是那么好糊弄的?说个不好听,公主可以养面首,你却不能背着她找——娇妾!除非她同意!

    三楼的倒还好,直接送到了龙爷的天之号厢房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下面,大厅里周老板,不停的吹捧着此酒的妙处,得瑟的摇头晃脑地,生怕没有人知道他竞得了第一杯美酒。这让众人对此美酒更是多了一份势在必得的决心,场中的气氛更热烈了!

    接下来,又能到竞拍师表演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,十全大补酒的竞卖会正式开始!每一坛药酒的底价为白银五百两。底价有下限,上价无极限。由于此批美酒数量有限,一共只有五十坛啊!”老竟拍师扯着个嗓子嚎嚎地叫着说道。

    长者竞拍师话音刚落,就有人忍不住问了起来,“你刚才说什么?只有五十坛。是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,就大家刚才也听到了,此酒是忠勇伯爵府大小姐,特请他师兄,从隐世家族里面硬挤出来的,现在确实只有这么多了!不过以后,要是大小姐学成······但现在此酒只能拍卖这一次,请众权贵抓紧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只此一次!”

    下面一阵惊呼,人人面面相视:这可怎么好,他们怎么竞得过皇家!尼玛,就不应该让我们知道有此好酒,这让人以后怎么活啊?他们不差银子哎!

    不过众人再一想,也觉得合理了,这等药酒······哎!只此一批,更好,更好!大家以后都没有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既然只有一批,那么这次的数量到底有多少呀?”问出这句话的人,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,却是根本不会喝酒的钱雪,钱大小姐了。不,现在应该是钱公子,才是!

    长者竞拍师微微愣了下神,答道:“本次拍卖的十全大补酒,一共五十坛!无论这次拍出什么价,只此美酒,那是喝一口少一口,喝完,彻底省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大脑一片眩晕,面色亦是乍红乍白,内里不停地把某男骂得狗血喷头,竟敢断本小姐的财路,今晚姐和你拼了!

    赵世子在天子号房,猛打了几个阿嚏,好看的剑眉微皱即平,面色是相当的不好看。心道:小东西,现在肯定又炸毛了!真是死性不改,又在后面骂他。

    他到看看,她会不会反扑过来?

    “什么?才五十坛!”好多好酒之人惊呼了起来,“太少了,太少了,才五十坛。”怎么办?怎么办?怎么才能从皇家世家手里抢拍,众人再次感叹,为嘛这么少?这不是纯搞事嘛!

    一旦拍不到,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,品尝此美酒,心焦!

    长者竞拍师扯着嗓了硬叫道:“一楼大厅,有数量十坛。二楼,有十五坛,三楼有二十五坛。”音落,可劲的敲了敲锤子,“现在拍卖正式开始啊!第一批一楼的十坛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·很多人握紧了拳头,就等着喊价了。

    “本人出一万两纹银,都要了这十坛药酒。”周老颤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周围‘唏’声一片,竟然在第一次叫价,就把价格翻了一番!这让他们怎么办?心里是止不住的叫苦:尼玛,一把年龄了,不带这么玩的!

    “周倔头,你这么喊,让我们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周老板满脸朝红,翻了个白眼,激动兴奋结巴说道:“管,管你们怎么办,我,我有就好!”

    众人一噎,恨不能把周老头抓过来狠肥扁一顿。再观周老头的神情------这是已经醉了,众人心道:这酒后劲真是太厉害了!

    好么!周老头这时竟还眉脸迷醉地看着手中的酒杯,喃喃嘟囔道:“谁也,谁也不准,不准,跟我,跟我抢,我的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众嘉宾听闻好笑,耸了耸肩:就你现在这个样子,不抢你?抢谁的?更何况还不是你的呢!没见过世面的人真是太可怕了,怎么就把这个倔老头给请来了呢?

    关锦兰正龇牙瞪眼,骤然闻言,高兴的双手托腮,靠在三楼厢房窗后的椅子上,看着周老头忍不住心情舒畅,默默为周老板点赞,真是太给力了!本小姐好喜欢啊!姐就是需要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坐在第五桌缓缓站了起来,一身藏青蓝袍子的人站了起来,大声说道:“在下朝磊,家父嗜酒如命,常年身在苦寒之地,为国守卫北境之边疆,请大家赏朝家一个薄面,朝某在这里先行谢过,”转头对着台上的拍卖师道:“朝家出二万两文银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楼大厅死一片的寂静,不少目光瞬间转移,尖利似地刺到了他的身上,不带这么玩的。

    番省巡府的公子?有什么了不起了,怎么坐在他们一楼,这不就是明目张胆地抢他们这些个商贾资源吗?这是在欺侮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甩身起身,上刚的银牙又开如咔咔响了,转头,瞪暗九,这是怎么回事?朝磊是谁安排的?竟坐到了一楼大厅,明着就是来搅局的,看来宝华阁的人还得调教。

    挡着本小姐挣银子。下面的商贾可千万给本小姐顶住了,真真是让人不放心。

    暗九面色淡,眸珠子动都没动一下,只心里就一个感觉,要糟!

    关锦兰怒极反笑,来回踱步几回,白袍翩然而起,带起潺潺的空气波纹,咕嘟咕嘟猛灌几口茶,弯弯唇弧,“圆,润,地,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瞪眼扶额,她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,并不是真的让她在地上滚出去哎!吐气,吹额前发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