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章 竞拍
    “各位心里一定在说宝华阁小气,可众位权贵们想想,如此精品的美酒,如果一上来,就牛饮,那还有什么意思啊!而且此酒是药酒,就是竞得回去,也是不可以一次都喝完,如果死在那个-----嗯-------什么人的床上,或者流鼻血了,宝华阁可是不负责的。此举也不是本阁私心,却是不想贱卖了药中神酒。”

    众来宾一听,眸底极快地划一道异色,算是明白了其中的道道,讪讪不好意思兴奋,身子板——却挺的笔直笔直!

    面上都是一片坦然之色,可心里却是暗志下定决心,怎么都要竞得两坛,但面子上,还是微持着鄙视:才三杯,给谁试呀!

    “第一次,一楼跟一楼的竟拍,已此例推,二楼和三楼亦然,现在开始。”长者说完,开始起拍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,五十两起拍,有没有多于五十两的?”长者边问,边转头看。

    “一百两。”西边马上有人出声。

    “一百两第一次,”长者一听,锤子轻抬,紧跟在音后,面向东边,“还有没有出更高价钱的?”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两。”东边回价出声,加五十两。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两,还有没有,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二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两,一次,二······”话没喊完,急速被人打断。

    “三百两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一楼大厅的三个区不停的叫着号,抢夺的甚是激烈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双手握拳,转身,伸手,蹙眉,啧啧,喝茶还真是不得劲!算了,回去再喝罢,也不知道秦辣椒最近在忙什么?

    轻‘啜’一口,这次,肯定大发!

    “三百五十两,成交!”‘当’的一锤子敲下,第一杯药酒的试尝机会,给一个白发老者给买了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不由滴咕出声:此人是谁?

    暗九瞳眸微转,收气息起身,出声回道:“周庄花铺的老板,宫殿所用的花都是由些家族负责的,有一女在后宫中,是位美人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音,扯了扯嘴角,转身,“嗯,你以后,晚上不要再守在院外的树上。”丫丫的,混球调教出来的人,个个都赶上百度了。羡慕啊!

    暗九听了,眼帘微动,低头应是。

    周老板,颤颤巍巍地端起侍女送过来的酒,忍不住在鼻子下面闻了又闻,眼神迷离,突然仰起头来,一口喝尽。

    众来宾,该死的——爆发户!药酒不是这么喝的,你怎么的也品品,在嘴里转上两回着,三百五十两银子唉,一口就闷了,可惜了!可惜!

    周老板,一杯酒下肚,花白的头发直飘,满脸的动容,炽烈的眼睛死死盯着舞台上的另外两个杯子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对视:这说明意犹未尽啊!真值这么多银子,顿时厅里有陷入片刻的寂静后,身子微挺,眸色微垂。这后面就各凭本事吧!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第二杯,试尝机会竟是给上官长鱼以五百两的银子给拍了去。

    钟离薄野瞳眸眯成一条直线,满脸黑线地抱拳贺喜,“上官兄,请!”

    众宾客满脸羡慕地看着长官长鱼,骤然闻言,瞬间低头。几日不见,钟离小公子脸皮又厚了。

    钟离薄野一见,吃瘪,摸鼻尖,讪讪一笑:他娘的,没竞着药酒,竟还惹来一身的骚气!

    秦宁勇,“上官,自如是,你就喝了,大家都等着呢!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抿唇,微微一笑,端起,轻呷,抿唇,“真不愧是酒中精品,不,应是酒中神品!只此一杯,已令在下倾倒。”

    秦宁勇大震,能让上官这个酒鬼说出此话,那此酒绝对担得起神品的名称。

    “这酒到底何时开始拍卖?多少钱,我今天最少要拍五坛回去。”音落,握紧了手中的拳头。

    众宾客鄙视垂眸:毛头小儿,为了这药酒竟是沉不住气了,没看到三楼吗?真是,如果没有皇家,能让上官小儿沾了这么大的便宜?切!

    朝磊坐在秦宁勇的旁边,伸手拉住秦宁勇,“秦兄,稍按,尽力就行!”如此场合,成何体统?还有点尚书府的样子吗?

    秦珍一听,超级不爽啊!

    “喂,想怎样?我们尚书府用的着你来说啊?不就是番省巡府的公子嘛!你划个道下来,出去比划比划!”

    朝磊头疼,他就是看在她的面子上,才提醒秦宁勇的吗?苦逼的命运,追妻之路遥遥无望啊!秦珍,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的心啊?郁闷!

    大厅众宾客惊愕,有半刻的寂静。低头默:鞭子甩的快?还是竞拍师的锤子快?

    关锦兰磨牙:这人真不值的念叨。秦辣子,姐们,你等会发飚,不行啊!这爆脾气,真是一点就着!

    当当!

    到底还是锤子先响了!

    秦珍讪讪坐下,转头,瞳眸睁的滚圆,狠狠地扫四周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众宾客一惊一松,忍不住轻吐一口浊气!

    上官长鱼,瞳眸半眯,低头看指尖,内里心机如电闪,五百两的起步价一点儿也不贵,不知道他能拍得多少?真真是要了他的酒命!

    要是喝不上这酒,本公子就跟你死磕。有酒喝,有世界,什么都好商的。呵呵······要是,哼哼,要不,一会就直接冲到品字号雅间,把他给挑了!

    先认识的再说!

    想到这里侧身,勾唇角看了眼钟离薄野后,微微斜着眼,意味深长地往上面一眼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钟离薄野面沉,“长官兄,小弟从来都不好这口,只要有的喝,什么酒无所谓!”看他年龄小,拱他上前做箭把子,哼,鄙视!

    上官长鱼闻言,低头轻笑!

    钟离薄野完愣,什么个意思?

    侧眸,微愣,狼狈地转身,完了,又被安宁公主给鄙视了!欲回头,张了张嘴巴,深吸了两口气,还有救不?

    上官长鱼看着钟离薄野,面色淡淡道:“怂了!要不哥,明天给你安排个相亲?”

    钟离薄野闻言突然抬起头来,恼怒地看着上官,“多谢谢哥哥成全,令妹就很好!”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老祖宗跟他面谈过,家族要是还想长盛不败,他必须娶了安宁公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