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章 竞拍
    长者轻咳一声,“二纹钱一斤的大白菜,非常便宜吧,买回家切丝或者切块,放锅内炒或煮,放点盐,那就能吃了。”

    众权贵听的一头雾水,这来竞买酒的,怎么还和大白菜叫上劲了呢?可,二楼和三楼都没有人出声。

    他们只好‘咕咚’一声,把不满生噎活吞了!忍着,耐心地继续听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在财阀氏族面前掉脸子。

    长者继续道:“但是,哼哼!只要放到小酒馆里,无论是切丝或切块,只要做成菜,那就要一两银子的,怎样?在小酒馆的人难道就不知道,那在小酒馆吃的是什么?吃的那就是一个身份。不过,这种吃还是算不得上台面。当然了那是相对比,与在更高级酒楼吃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放在更高级一点的地方,再往上数数啊,额,这银子还得成倍数的往上长,要是放在红楼那样地方,”老者说到这里一个劲地朝众嘉宾眨眼睛,脸上露出大家都是男人,你们都懂的神情。

    果然下面的男嘉宾们闻言,相视一眼,就响起了猥琐的笑声,这竞卖是真是有意思!化装而来的女嘉宾却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尤其是以安宁公主为首的众府嫡女们,看着周围的男嘉宾们,心道:哼!男人都不是好东西。心塞,拔凉的拔凉的!

    安宁公主侧脸一看,脸黑的如锅底,钟离家的臭小子,休想做本公主的附马。母妃还在她面前夸得天上有,地下无的······不对,好险!臭小子,她差点就上当了。

    哼!本公主就看你,还要怎么装?

    关锦兰此刻头大如斗,左思右想,一切都是毫无头绪。骤然听到楼下传来的悚然的笑声,才隐约回了神。

    妈蛋,不管了!

    反正,本小姐现在暗处,只要不轻举妄动。谨慎对视,若后就是大佛杀到,大不了到时,再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好吧!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!想东想西为难的还是自己,抬腿转身,拿过桌子上的茶壶猛灌一口,放下,转身站到窗口边。

    惊见,忍不住轻言,‘哎哟’一声,眨巴眨巴瞳眸,又顺窗口望下看去,悲催地捶腿,白白放过一次争银子的机会。竟然连竞卖会,都能被众府利用来相亲。偶滴个神!要吐血了,银子又一次与她擦肩而过了······卖个门票多好呀!

    钟离薄野蹙眉,侧身一看,急忙收起荡漾的回忆,后背抖然冒汗。僵着个脸,强扯了个哭笑不得面容,不好意思地打招呼!

    然后,又挪动僵硬的身子转回,故作轻松地端起桌子上的茶,轻呷了两口。心中却是止不住爆粗:尼玛,爷是绝对不沾红楼女子的雅人!爷,这是给老不死的忽悠了,绝对是不小心上当了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见状,心情超好,唇角弧度微微一扬退逝,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安宁公主嘴角直抽:娘的,她还是把人往好处想的,这货,哼哼,还装相,哪个还相信你,赶紧给本公主死一边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!说一千道一万,无非就是想让众位来宾们逗个乐子,和今天竞卖的酒完全不是一回事,酒绝对是精品。”音落,长者拿起了桌子上的锤子轻敲,发出了“当当”的响声,“本人现在宣布,今天的竟卖会现在正式开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眼角微抽,咧了咧嘴,回神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一楼众来宾也都停止了臆想,看着舞台长的长者。

    长者移步打开了一坛酒盖,轻轻摇了两下,药香加上酒味飘扬在上空,众嘉宾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。

    目中射出奇异的光芒,这等美酒,果然是精品,再想想前两天听说的功效,众人一时都露出了迫不及待的表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些老公爵们,用狼一样的眼光来形容他们的眼神也一点儿不过分。

    关锦兰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看楼下来宾的表情,忍不住嘿嘿笑了!本小姐辛苦了整晚,总算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莲花坠,这骚包货,在她身体内太过招摇,搔首弄姿,,所以她就想啊。自然,你这么的牛逼——有本事!你把你得瑟不停的气流,给本小姐整点酒坛里啊!

    好么,这一想忍不住就动手了,整晚不停的试练下,终是成功地把一滴气流,顺着手指尖度到酒坛里。

    她真是疼的浑身直冒冷汗!

    不过,鼻尖传来的阵阵浓烈的酒香气,瞳眸就忍不住开始冒星星,仿佛闪过一堆堆金色元宝······熬呵呵······哼哼!这往后大齐国还有谁的酒比本大小姐的好。

    嘿嘿,果然如此,今天肯定能刮下不少肉来啊!

    众来宾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,难怪宝华阁晟公子,竟为这一种药酒,而给他们广发邀请函了。

    老公爵们摇头晃脑之后,沉思:隐世家族的这位贾公子,看来真真是不容小觊,忠勇伯爵府的大小姐竟能拜在其门下,啧啧!可惜了!自家的崽子们没出息啊!

    晟小子呢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忍不住瞪了瞪一边的楼梯口,死崽子,不出头,看你往里蔵?不把贾公子介绍给他们认识,别怪他们给他上眼药。

    众来宾虎视眈眈之下,一名侍女手托着银色的三个小酒杯,放在舞台上的桌子上,手提酒壶,小心翼翼地斟满三个小酒杯,好似深恐漏出一滴得模样。

    酒入酒杯,药香加着酒香从酒壶的口中缓缓流出,稀薄的灵气顺着空气,轻轻在宝华阁里面游荡。

    众来宾忍不住又深吸了口气,只觉香气更是浓郁诱人的,忍不住喉结上下滑动了之下。直直盯着台上的长者,老竞卖师,还不开始,你这葫芦里到底还想,卖的是什么药啊?

    “此次第一次竞卖的第一件,是第一次试尝十全大补药酒的名额。”老者发话了,就站在台上,看了下众嘉宾。

    “每一次叫号,五十两起,竞卖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大骂,宝华阁小气,竟连试饮的机会都拿来拍卖,简直太无耻了!不要脸。除了那混世魔王,没别人了!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晟公子的意思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