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章 竞拍
    “公子!”暗九识时务,如烟似的又飘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讲解!”

    “是,一楼大厅,舞台中间,坐在轻纱里的女子是属下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暗九,“哦,古琴弹得不错!”音落,转眸,古人还真是会玩,这暗香浮动还真是撩人心弦啊!

    “二楼贵宾座,阁楼雅桌,是有钱有势力人的地盘;三楼则是皇家和有爵位人的地盘。”音落,自动退后一步。眼前的主母惯常的狡黠,她刚才做的太过于明显,唉叹,还是加倍小心一点才好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斜了一眼,转头抬眸,看着外面的,微微吸入一口气,性起,嘿嘿一笑,抬手臂轻扶额头,袖摆轻掩瞳眸,极快地扫过三楼所有的雅间。

    惊絯,张嘴,气息顿乱,空气中似有一道极快的气流荡过。

    暗九脸色一变,忙抬手拉开关锦兰,胸口却是一凉,忍不住闷哼一声,喉咙一甜,溢出一口鲜血,顺着唇角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,头上的翡翠贊子似在空气凝住了一般,愣愣转身,伸手臂示意暗九就地坐下,盘腿调息。

    暗九,惊愕颤抖地瞪大了瞳眸,她似不认识眼前的一样,瞪着眸,震惊地看向关锦兰,腹诽:主母,你到底做了何事?你又是如何做到的?竟然惊动了李公公!您又为何一点事也没有?明明一起受到的李公公的厚爱。

    诽着诽着,双眉倒竖,抬手扶椅,已然惨白的面色越发的惨白了,主母,难道就是传说中扮猪吃老虎的人?隐蔵在闺阁中的超级高手!主公,他知道吗?

    关锦兰身子微晃,体内莲花急转,发出丝丝气流,快速地梳理着她和血脉。愕然啊!一颗小肝直惊的七上八下,她不过是一时性起,才用意念控制双眸,穿墙极快地扫视了三楼各雅间,哪条水鱼好宰而已。

    死太监,讲话哨子似的,要不要这么狠?脑袋后面也长眼睛了?明明头都低到腰间了,真气死人了!

    小小促销活动,竟把齐国最尊贵的大佛爷给引出宫了?妈呀——真是吓死宝宝了!怎么办?担心,转头看向坐身边盘腿打坐的阿九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音落,一人影飘了进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惊惧的心儿又一跳,抬眸看来人,“我没事,你来做什么?”特么的,小本本呢?又想记录她什么?给那混球看!

    阿南面露尴尬之色,苦笑地瞅了眼坐一边调息的暗九,狐疑道:“公子,刚是不是有人来过?”

    关锦兰轻抿红唇,内里抓狂:妈蛋,你们的地盘,你们不知道,谁知道啊?难道说是我弄出来的?你信吗?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恶声恶气,虚张声势!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一直隐在宝华阁外面,惊觉空气中似流过一缕的杀气,心急,这才现的身。

    “属下告退!”

    “你等下,回院的路程都安排好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挑秀眉,恨不能现在就缩回壳里去。可她本能地知道,她如果现在动了,就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,所以,现在她不能动。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啊!她懂事,必须冷静,绝对不能翘辫子!

    齐帝面沉脸色微变,抬眸看了看窗口,眼眸瞬间沉了下来。心中如海啸呼呼刮过,握拳,自动脑补,好像,好像是已然消失百年的莲花宫的瞳目之术?

    李公公再次低头颅,直垂至腰间,真是太邪乎了!刚竟有被人偷窥感觉,他反应急时,运气追了出去,却又毫无收获!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公公内里叹息一声,抬步走到窗前,指尖微动,似有微弱的光芒在空气中隐隐流动,顺着流畅的空气,轻轻悠悠地散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家静一静!静一静!”

    舞台,一位四十岁的长者,满面和譪亲切,“各位,请静一静啊。本人今天代表宝华阁,感谢各位的到来,多谢大家赏脸来捧这个场。亦代表本阁向今天所到之佳宾问声好,致以最热烈的欢迎。”长者谦谦说完,竟还朝众位佳宾,尤其三楼正对着舞台的地方,鞠了个躬。

    众权贵财阀心戚戚然,霎时又起身子抱拳,客气一番后,坐下。

    李公公眸色微闪,看来混世魔王不给他面子!无奈手中的掌印顿变,微弱的光芒随音辗转,似受到极大的阻力,在微乱的空气中,又悄悄地倒流了回来,收掌,转身退回。

    齐帝冷哼一声,心里同时也吃不准,到底是不是那邪宫的瞳目之术?

    楼下众来宾安下心惊肉跳的感觉,面色如常地看向舞台中间。

    长者微躬身子,由中间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琴音袅袅,紫色轻纱无声无息往两旁移动,露出一个整体银色的大台子,右边那有一张桌子,桌子后面站着刚讲话退到一边的长者。

    台子的中间,桌子上放着几坛酒。被上面的灯火折射成一个圆形的光圈,笼罩在桌子上面的的酒坛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安排,与以住很是不一样,这样的设计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众来宾的心神顿时被成功的吸引,全然盯着舞台中间的桌子上,这就是传说中的十全大补酒吗?

    长者声线缓缓,“今天,所请皆是大齐国的精英权贵,人上人,齐聚一堂所谓何事呢?当然是为了美酒啦。相信有人或许会忍不住猜疑问这酒真的有效吗?为什么起竞价就这么贵?”长者说道这里,停顿了一下,成功吊人胃口。

    众来宾垂眸:卖什么关子,赶紧的,大家能来,就已经做好了被宰的准备。

    长者眼角微抽几下,轻抚胡须提高语气,“老朽,本人拿宝华阁的名声做保证,今晚上的酒,绝对是珍品中的珍品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开始吧!”

    大厅中的嘉宾已经迫不及待了,但是楼上的贵宾座,却是安静祥和,只听见轻轻的啜茶声,和细细的交谈声。

    长者摇了摇手,继续道:“各位请忍耐一下,老朽这里有一个乐子,众嘉宾请先听听。”

    众来宾都是明白人,端茶轻呷,静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