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章 请柬
    狗屁!说的到是好听!切,竟还有第二页,再翻,到是要看看鲁阳王府的脸皮子又多厚,与民,与臣下争利。

    这,这又是什么东东?

    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

    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幕成雪。

    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

    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

    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

    岑夫人,丹丘生,将进酒,杯莫停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大气!哪个作的?不去,更定是不行了,更何况看着这样的诗,心痒!心痒!真是一份非常高大上请柬,为何会有三家的印鉴呢?

    鲁阳王府赵世子的印鉴!平等王府晟公子的印鉴!这秃子头上的虱子,他们都知道,最令人头疼的是,上面竟有一个自称是隐世家族贾公子的印鉴!

    哪个胳肢窝内冒出来的?捣什么乱!十万两,两人分,一人五万,还算个银,你三个人怎么分?

    头疼!

    不知是何种来路?又不知道何两府之间是何种关系?单前两份大印,就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。开玩笑!谁敢不去?起身,免不了又的出去活动,活动!

    脸发黑,气喘,呷香茗,先找自家儿子出出气先!据小道消息:这个所谓的隐世家族,听说正是忠勇伯爵府大小姐老师的公子。

    所以说,为何会带着他玩呢!呵呵·······纯是混世魔王的主意,晟公子绝对没办法相陪。

    这么一了解,这么一传,大家的兴趣斗升。听说,四大财阀家族的继承人都在蠢蠢欲动,都想要认识这位贾公子呢!人家这叫强强联合啊!

    一时间大齐国京城里传言纷纷,到处都在谈论这件事。

    齐国宫内,李公公小心地站在皇上的身后,“世子爷和晟公子,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那位贾公子的蛊惑,现在这样的胡闹,这下面的人怎么看······”话没说完,陪着小心一脸的担心地看着皇帝。

    齐帝面色淡淡,声音冷冷,“这是好事,李公公不要多想,到那天朕带着你一起过去,京城可是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,多带点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!皇上,您也要去?”

    “朕,为什么不去?差事办得好,到时赏你点。”说完,抬手翻牌子。

    李公公一看,低头摆手。

    头弯到腰间的公公,扫到李公公的轻摇摆手形状,再次行礼退出后,步履轻松地走去朝喜嫔宫传旨,讨赏银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这,收到的,收不到的,都委屈啊!

    为嘛,就我没有收到请柬啊?为嘛,死对敌就收到请柬了呢?看着,让人牙痒痒啊!着急,洋洋得意个屁!

    看看爷们可是收到请柬了,这就是身份啊!看到没?爷我有这个,爷就是比你行。这请柬是谁发的?说完,蜿蜒蛇行,弯弯曲曲游着走了!

    众没收到请柬的人一见,气得直想吐血。

    不甘示弱,自然又要想办法,费尽心思也想要去搞一张请柬来,瞪着那些平时在朝堂上不如自己的家伙,在自己的面前臭显摆,真是恨不得冲上去,把他胖揍海扁一顿啊!

    这,混世魔王不出手,一出手就撩的整个朝堂都不安生。

    很多常年足不出户的老公爵,也忙着走亲访友,想着一定要搞一张请柬来啊,他们可是比谁都需要啊!内院内还有一帮如花似玉小妾呢,那个看到他们不是眼里泛绿光啊······累啊!

    有的更是一天串个**趟门,把自己累的像个哈皮狗似的,趴那吐舌头,却是不肯停下来。只要,还有一天没到拍卖会,他们就还有机会。串门,串门,我继续串门。

    某些个人,甚至于求到了鲁阳王面前,求着鲁阳王去赵世子那买一张过来。

    鲁阳王爷惊疑,这酒真有这么好?忍不住就派人告诉赵烨,一定要给他这个做老子的留下一坛来。

    赵世子一看一听,转眸,低头喂鱼,小东西就是个搅事精!

    拉虎皮扯大风,卖个酒都能搞出这么大的风波,哼,还真是不同凡响!与荣有嫣没有,只觉头疼的不行!自然,精力这么好,他不去幸苦慰劳一下,这闹心的小东西——他都不好意思说,小东西是他的人。

    这还没到时日,已经是让很多人望眼欲穿了,这次的轰动,在齐国尚属首例啊!

    36号大院

    关锦兰吃好睡好自然就早起了,此刻正心不焉地围着院子转,美其名,锻炼身体。嗷呵呵······这些人可真疯狂?就这么一张请柬,在齐国的首都帝城,竟撩起这么强烈的风波,啧啧!

    梅儿揉了揉瞳眸,怀疑自己眼前出现的人,是个幻象,墨发齐腰,瞳眸微眯迎阳看着手里的一朵荷花小包,缥缈如仙似要乖晨风而去,再次揉了揉瞳眸,大小姐不可能起这么早的。

    关锦兰回首,“梅儿,你站在那做什么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梅儿内卒,踩碎步上前,躬身行礼,“公子早!”

    “早啊!”

    “奴婢先去冲茶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梅儿的背景,想着刚听到阿东的回禀,忍不住也是一阵的唏嘘,古人,真他娘的基情四射,本小姐可没有那么多的存货啊!

    哎呀!

    我的银子哎,快点跑到姐的碗里来呀!

    哀叹,懊恼,怎么没多准备一点儿,不过,总好过没有不是!啥叫商业奇才,本小姐就是啊,到哪里都是人才!

    啊嚏···啊嚏···

    “梅儿,你让如意给抓点药,让奶娘给我熬了!”抬手揉鼻,妈蛋,那个死仆街在咒我?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,再次眯成一条直线,腹诽:不会是那个死混球吧?她昨晚明明讨好的呀!转身,回书房。

    绝对——不是滴!

    他要是不满意,昨晚肯定会杀过来作她,不给觉睡。难道,是要感冒了,啊啊啊,千万不要啊!正经要关头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