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章 竞拍前
    关锦兰听响,抬首一望,面色皮子发紧,扬眉,捻杯,“赵烨,来啦!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皮子发沉,狭长的瞳眸嗖嗖的冷气,紧盯着关锦兰,“哼!没心没肺的小东西!”穿个男装也不安分!一身的祸水样!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瞬间侧头颅面黑,再转回来的时候,脸上挂起浅浅的笑容,看着坐在身边的某男,丫的,不毒舌会死啊!

    嘿嘿一笑,伸手抬臂轻撩某男如墨的长发后,迅速弹中指,请人吃爆栗子后急转,秒速转到桌子对面。

    柔声道:“小爷对世子思之若狂,您怎么现在才有空来看望小弟啊?”音调,拉得长长的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骤然沉了下来,抿唇,他刚被,被小东西,思及,薄唇直接抿成一条直线,伸手臂,“过来!“

    关锦兰磨牙,眉眼弯弯,“不过!”

    她又不是傻子,现在过去,还不送给他!哼,背手臂扶住,看你还打到不?动不动就叫她小东西,你叫啊,你再叫,你再叫,本小姐就请你叫爆栗子!

    扭腰肢得瑟,很是满意自己的小动作,尤其是赵烨骤然被击那一刻的愰神。

    赵世子全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,本来他想过来调戏一下关锦兰,结果却是被关锦兰给调戏回来了。作死的妖精,“乖,哥哥前面有点事,所以来晚了,弟弟你可不要怪哥哥,过来给哥哥抱抱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忍不住抖了一下,心道:这个坏痞子!也学会哄人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既然前面有事要忙,还是不要在小弟这儿浪费时间了。小弟我还等得起,哥可是办大事的人,小弟我就不留您了,送客。”吐气,算是,算是小赢一回。

    赵世子冷哼,“欠揍,巧言令色!”竟敢赶爷走!

    “无妨,难得爷忙里偷闲过来,你可是第一人。怎么,还不高兴?”音落,身影一闪,成功抓到得瑟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“啊!好疼!”

    关锦兰脸色迅变,妈呀!不上记性啊!人家会轻功的呢!我靠,下巴好疼!又掐,又掐,掐,你妹啊!

    赵世子见,心情奇好,瞳眸眯成一条直线儿,似睨着关锦兰变幻不停和乌油乱转的小眼儿,大有你敢再说送客,爷就吻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臂,想扒开下巴上的老虎钳子,哦呵呵······蹙眉,不行!丫的,我抬脚踢,一脚两脚三脚,哭啊!下巴疼,脚疼!

    “哥哥,好哥哥,那能呢!弟甚感荣幸,您快请坐。”拉着长长的音,眩眸娇娇柔柔地看着赵烨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唇角微抽,“小狐狸精!”

    嗷——

    顶你个肺!实在是忍不下去,更何况下巴的老虎钳已然挪开。某女发狠,两腿一蹬一跳狠夹住某男精腰,龇牙:钢铁原来是这样的!

    疼?

    此刻却也是顾不上了,抬手臂伸手扯耳朵。

    赵世子愣,他刚身体本能反应运用的劲气,哼,这小东西明明撞的双眸通红,却还是不肯认输。

    扯他耳朵!他的耳朵是她能扯的?嗯,唇上一软一疼,耳朵上的小手一松,腰间的两腿一滑,人又给他犯怂,嗖流一下,跑一边的塌上装死去了。

    火——瞬间大发!

    “你,就不能乖巧一点。下次,别再突然跳上来,疼了,爷帮你揉揉!”音落,抬步往前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欲哭无泪,帮她揉揉,就撞疼的部位,拉倒罢!算来算去都是她吃亏!瞬间坐起,态度端正无比。

    “不疼!”言下之意,不用揉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划过一道极快的笑意,“小兰儿,你在外面到处鼓吹皇家都喜爱喝这个养生酒,爷可是一滴都没喝到啊!”

    关锦兰撇嘴,双臂毫没骨气可言,自动自发地圈搭在某男的脖子上,眉眼娇笑,“我这酒,绝对是千金难买的好酒,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。你的那一份,早就留好了!”

    音落,埋头颅某男胸前,腹诽:还有不?答案是肯定的,没啦!这个,这个要怎么破!

    赵世子眼见,某女又开如不着调,唇角瞬间下滑,“爷,要先尝尝,什么时候爷在你这里竟排到那些个人的身后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心里忍不住悲鸣哀嚎一声:那是本小姐用来挣银子的呀!

    “烨,哥哥,相公,夫君,下,下次,下次,我给你酿更好的·······唔”话还说完,小嘴一疼,某男气极,一阵热血冲上脑门,以吻封缄,堵住巴巴不停解释的小嘴,气啊!

    一吻休罢!

    关锦兰已然气喘喘嘘嘘,抬手捂唇!

    赵世子抬手轻拍关锦兰的面颊,“小东西,我先走了。”六皇子还还等着他呢!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‘瞪’的滚圆,恨不能三鞠躬某大爷,“大人,您忙,请您小心慢走!”

    怎么每次都这样,又不是属狗,本小姐的嘴又肿了!

    赵世子脸色又黑了!

    “我,我,晚上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糟!高兴早了!憋气,呜呜······谈个恋爱怎么这么累人!心里,懊恼,恨不能买块豆腐一头撞死过去。

    你丫的,你的节操呢?

    赵世子盯着关锦兰半晌,坐下又抱了抱关锦,“好,爷晚上肯定过去,不过可能会有点晚,你累了就先睡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眸色潋滟,压着激动的小心情,微微轻点头。

    赵世子剑眉微蹙,抬手捊了捊关锦兰的头发,“出去时把帷帽带上,乖,要听话!”音落,抬手又抱了抱关锦兰,这才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赵世子的背影,抿唇,内里呜嗷一声,抱靠枕翻转两圈,银牙磨的咔咔响,什么时候再能赢回一局?

    他大爷的!

    甩靠枕,走到厢房的窗后,轻挑纱缦,看着四五十人按顺序坐在大厅,竟丝毫也不显得拥挤。看来,是上面的通风设备做的好,大厅里空气非常的流通,一点也没有沉闷的感觉。

    地面,铺着红色的地毯,色泽显眼,给人一种非常喜庆的感觉。

    宝华阁,还真不愧为帝城,唯一的竞卖场所,装修的很是独特,银色基调为主,浅紫色轻纱为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