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章 竞拍前
    她费心费力的,做广告,搞促销传播,利用人的攀比心理,棒锤加蜜糖的,可没少下力气。帝城有钱的人还是很多滴呀!不挤挤怎么开招她的宏图,可,现在这情况,还真心超出了她预想。

    这,实在是太疯狂了······盘腿坐塌,啜香茗,嗑瓜子,盘算盘算,争着银子,置铺子还是置土地,嘿嘿·······明天真是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啊嚏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世子,你还好?”垂眸,抿唇,闭嘴。

    “哼,说。”

    阿实一听,身子发僵,面皮子发干,“这个,这个打两个有人想,打三个就是,就是要风寒了!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“你也想马房?”声音如冰喳子,刺的人生疼!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,打一个就是有人骂!”话落,身子一扭,抬脚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,不用去马房。”

    阿实一听,轻吐一口气,收腿回身,讪讪轻笑,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,去恭房!”

    叭!摔个狗啃屎!一脸的憋屈,爬起行礼退下。

    赵世子扬剑眉,唇角的弧度奇怪地上扬,小东西就是不安分的,哼,这么能?番省赈灾银子的事情,就落你身上的。

    想不出办法,别怪爷收拾你,哼哼,竟敢在背后骂他!

    第二天,秋风送爽,丹桂飘香,旗帜飘扬。

    宝华阁,林立于街道两侧的铺子,甚为繁华热闹,举眸望去,只见马车一辆接一辆的一字排开。每一个接到请柬的人,都好像打了鸡血似的,为了卖好与某人,狠不能半夜,就早早就过来排队,争头筹啊!

    用某女的比喻:哈!这不是人,这都是银子啊!随便在那个人身上刮层皮,也足够平常人家用几辈子。

    可,她对皮没兴趣,想括是他们的肉,哦呵呵······此刻,站在三楼包厢里面看着外面的马路,某女的心情好到暴棚,不刮白不刮啊!

    马车众权贵财阀,看着宝华阁门口站着六人,微愣后,自猜测:三男三女,分别站在两旁,定是跟酒楼一样立于门口,充当迎宾的小厮,是一样的意思。

    别管想通,想不通总之跟着队伍前面的人走,就可以了。侧眸斜看一眼,只见站在左面的小厮,仔细地检查着来客手中的请柬之后,右面的小女子行礼后,才带领着送入一早安排好的包厢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跟酒楼小厮有同,也有不同。同的都是带路的,不同的是,酒楼里客人是大爷,自主选择。这里小女子们是大爷,他们反儿没的选择,安排在那里就是那里。整个颠倒了!

    暗九,“公子,现在过来的就是四大家庭其中的上官长鱼和钟离薄野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好看的丹凤眼微眯,看着门口的两位男子,请柬上其中的两大家族继承人就这样出现在她视野里,心绪微漾轻飘两个人的长像······

    上官长鱼和钟离薄野身子微怔,武者本能地感到有人在窥视他们,抬眸后相视一笑,轻轻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了悟!

    自然,都要在商海里捞金,关注他们本就是无可厚非的。想必,那位贾公子对他们也是带着好奇的吧!寄望通过今天的竞卖会,可以见个面好好谈谈,摸摸底是十分必要的。但也不着急这一时半刻,最后还是在迎宾女子的带领下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色微沉,立于窗边的纱缦,眼底倒是升起对他们欣赏,这反应,很是机警。哼!本小姐以后的日子肯定是不会寂寞了。

    “阿九,今天上官和钟离在竞卖会上的事,倶无遗漏,全部都要给公子爷我记录下来,包括他们在包厢里的情景。”

    暗九应是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再说宝华阁大门口,所有的客人都一幅彬彬有理,衣冠得体的好样子,昂道挺胸的尽力迈着四方步,眼神却有意无意的瞥过对街茶馆酒楼二楼的雅间等。

    对街雅间内,没有弄到请柬的人,心情本就差的不得了,憋气看着这些得到请柬的人,火气瞬间就被激起,却又能在瞬间竭力的按下去。

    所有接到请柬得人,无一例外,全部都到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色冷冷,六皇子慵懒靠窗,黑玉般的眸子熠光闪闪,嘴角扬起讥嘲的弧度,“哥,看来振灾款,有了!”一群傻子,平常在前朝可是谁也不服谁,今天竟还装起大度来,反而会彼止谦让起来,不知道这风度能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赵世子浓密的剑眉微轩,似闻言忽然想到什么滑稽的事情,薄唇弧度微微往上一勾,“怎么,你出?”

    六皇子闻言一僵,讪讪一笑,转身抬步坐下,伸手杯茶,轻呷一口,拐话题道:“哥,这位贾公子,真真是位妙人,能想到这样绝妙的主意,不知一会儿可否引见引见?”

    赵烨闻言不悦,收敛唇线,哼道:爷藏着还来不及呢,给你引见,我脑子进水了?脸上却不露声色地说道:“六皇弟,你急躁了!”

    六皇子抬眸对峙片刻,磨牙微微一笑,黑珠微转,起身继续看着楼下的热闹。

    “见面这种事情,得听他的。只他自己愿意,我也不会反对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闻言,转身斜外懒懒地靠在窗口,“行,有哥这一句话,弟弟等的起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瞥一眼六皇子,眸深如寒潭,漠然无澜的低头呷茶,六皇子一见,这事——又不理他的!正准备转身,赵世子再次开口,“可惜,我也不知道他在哪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一听,身子又转了回来,墨玉转深,左手摸右手大母指上的玉板指,喃喃道:“哥的话,弟弟自然是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!”话落,身上的气势微宣而出,直接笼在六皇子身上。

    六皇子瞪眼,心里的一点小心事瞬间瘪了回去,“那也只好这样了,但如有机会,还望哥多提点一下,弟我真是不想放过这样有才能的人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只是莞尔,收气势‘呷’香茗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齐帝鼻翼轻‘嗅’,面色一凝,狭长的瞳眸更显凌厉,看着手里的茶,沉吟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躬身子,“龙爷,您是说这茶不错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