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章 护食
    可,这桌子是什么意思?一张方桌子,中间挖洞子;洞里生炉子,炉上摆锅子;锅里熬汤子······

    吉祥话把子放不住,转头张嘴,“如意,这,你见过?”

    “没!”转头,“阿东管家,你给说说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转身,抬眸四视,自主研究腹诽:苏嬷嬷脸黑如墨,全身的郁闷之气势都快能把人给烤熟了!

    一整天没出门,也不知道搞个什么鬼?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苏嬷嬷踏步向前一步,端身行礼,“公子好!”

    众奴婢们排队,躬身行礼!

    “嗯,起来吧!”

    众奴婢们听言起身,“谢公子!”

    周妈妈高兴,这桌子可是大小姐画了图纸,命她找人做的。哼哼,整个帝城也就这两张桌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将众人的神情尽收于眼底,眉眼弯弯,妈蛋,又要开动员大会!

    “各位,本公子今天非常高兴。前面该说的本公子都说的,但是现在本公子还是要叨叨两句:1,凡是本公子作出的决策,你们都必须拥护,只要忠诚服众命令的,只要本公子有肉吃,就不会少的你们的那一分。2,凡是损害本公子声誉的,你们都必须制止。但凡不识相的,胆肥背叛本公子的,本公子会请他或她偿偿,皮开肉绽,浑身爬满蚂蚁,吊足半个月,都死不去美滋味!”

    苏嬷嬷收敛神色,平静地看着关锦兰,小嘴巴开合不停,脑子里的主意是一套接一套。撒气的方式有很是惊人哈!给鸽子剃毛,见过没?见过没?反正她活到这把岁数,还真是没见!

    皮开肉绽浑身爬满蚂蚁这又是何招式?在宫里她见过的可多了,也没见或听过个刑法,呵呵········还真是什么都能玩出花来!

    果然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    众奴婢闻言,收缩身子,腹诽:不是发卖也不是打死,幸运不?不,想想被打的皮开肉绽后,还要浑身爬满蚂蚁,再吊足半个月,‘叭’一声,齐齐跪地,“奴才奴婢们谨记在心,定是公子命令是从!”声音洪亮啊!洪亮!

    “起来吧!忙了一天大家都累了。”转头,“周妈妈,你领两人跟你去厨房。”音落,率先坐下,思绪纷乱如麻啊!

    悲催的,她也不想吓人的好么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嬷嬷,坐!”

    苏嬷嬷微怔,“谢公子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世子!”阿南从暗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世子:“什么事?”问话时头都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“听说今天主母亲自下厨了,还听阿九说什么九九归十,刚好十个菜,香得阿九差点从树上掉下来。那香味!也不知道暗九说的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赵世子身子微顿,“你,脚下有虫子了?”

    阿南一愣,“主公,你都不好奇主母做什么菜吗?再说属下脚没有虫子。”扭头左右看了看,主公这是什么意思?怎么不理自己,把自己晾在这里算怎么回事?到底要不要过去?他也很想跟在后面沾个光啊!

    赵世子面色阴郁,委实不知道他的小东西还有这一手,会厨艺?不能够!看来调查的还是不认真!心内闷闷,果然,还是——欠,收,拾!

    可对此他一点办法也没有。讨人嫌的小东西,今天明明让暗九回来问他要东西,可却没有邀请他过去······想着不由更是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,传说中还,还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还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主母做菜的方法,咱不知道,可阿九说主母在院里摆了两张很奇怪的桌子。”

    ”哼!“低头,继续处理公文。桌子再怎么奇怪,也不过是个死物!

    ”桌子中间挖着洞,洞内·······啊······“好疼!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站在这里,还不赶紧过去,就说爷饿了,给爷全都端过来。”一群奴婢也敢吃小东西做的菜,不想活了?他都没吃到!

    “是!属下现在就去!”音落,快速地闪了出。

    脸抽,怎么能全都端过来呢?主母,还不得把他给撕了。

    今天,阿北蔫头耷脑,一脸灰败的回来报道后,一句话也不跟他说,竟然主动请命去暗室——封禁闭了。

    暗九,那丫头,就是个厥嘴的闷葫芦,她要是不愿意说,半天也不会打个屁出来。可,拱起火来,也是很恼人的!

    今天,这事,就是她拱的火啊!

    主公忙着整太子,听言微怔后,微‘睨’了眼阿北后,似笑而非笑地,就把阿北的差事交给了阿西,现在也不知道是何种光阴?

    主母,到底是怎么收拾人的?啧啧稀奇之外,阿北的差事,他一点也不想沾手。

    “主母!”

    阿南行完礼抬头一看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主母,主母,怎么梳着男子的发式?额间的图腾真的好好看,嗯,暗九,怎么没有禀报?眼珠子一转,他聪明装着没看见,继续说道:“主公,说肚子饿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好看丹凤眼微眯,侧身咬牙,冷‘哼’一声,腹诽:丫的,就知道,你个混球会搞事!

    优哉游哉地起身,心中有股说不出酸涩和愉悦同时交替。那是,她前世也没有经历过的一份非常奇怪的感觉。明明就没有喝酒,却有一种微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等着,我给他装去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这会算是明白过来,为什么要准备六只鸭,可不就是连世子爷的都算在内了嘛!

    苏嬷嬷张了张嘴,低头,手中筷子陡然加快,赶紧的吃,要不然小主子要把桌子上的也端走,她们吃什么?

    她可是绝对相信依小主子的脾性,他就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。

    苏嬷嬷可不就是猜到真相了,人赵世子本就是吩咐了阿南把桌子上的全给端走嘛!

    周妈妈忙起身,“公子,老奴去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摆手,继续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阿南被周妈妈,这一声的称呼,吓得抖了好几抖,什么个情况?忙看向阿东,求解惑。好么!

    阿东这二愣子,根本没时间看他,正埋头苦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