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章 得胜才是真英雄
    吉祥心直口快:“公子爷,您调理人是真正的内行啊!想来老夫人和二小姐肯定会喜欢爷给她们送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道:大小姐偏心,她就问了大小姐的老师,就给在院子里罚站了,梅儿刚不是也问了嘛。哎!谁让自己开始是主公的人呢!

    吉祥一时是各种羡慕妒嫉恨,心里五味交齐相替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磨牙,这死妮子是真的不会说话呀,还得教,头疼!不过,此时正是高兴的时候,暂不跟她算账。

    绪停,头颅微斜,抬手骚包撩发丝,好看的丹凤眼微挑,眸色潋滟迷蒙余浓浓的薄雾中,故意压底嗓音,低沉的大提琴中音道:“此际小试牛刀,离行家里手还是有一段,距,离,滴·······!”声音拐着弯儿,拉着音儿。

    音落,厅内吉祥和梅儿以及众奴婢面面相觑,静的仿佛能听到绣花针落到地上的响声。瞪瞳眸看关锦兰得瑟骚包的样子,如同被雷给击中,张圆的嘴巴,不知合拢。

    大小姐真是彪悍!换上男装,还真就会男音了。就她刚才的作态,是谦让?是谦让!

    要是老夫人和伯爷知道,还敢来算计她们大小姐吗?

    梅儿抿了下口水,侧眸斜‘睨’的眼吉祥,转眸担心啊!

    吉祥皱眉,什么意思?眨瞳眸后,猛一阵头晕,我滴个娘哎!她刚又说了什么?刚才好像在说,说大小姐真的狠会阴人,啊啊啊!不对,是会调理人。

    呸啦!现在是怎样?怎么就这么笨呢,好想抬手扇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刮子。

    “吉祥姐姐!”

    “干吗?”声音拔高,正烦着呢!叫什么叫!

    “公子和梅儿姐姐已经走了!”

    吉祥,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***

    关锦兰心情好,身子娉娉袅袅往回走,忠勇伯爵府之内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父子父女之情,有的只是争斗和不停的使心计,谁到得到老夫人和关跃海的青睬,谁就是胜利者。

    二姨娘这会铁定懊恼的想死,早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,花费这么多的心思干嘛?白白算计了一场,却偏偏什么都得不到,不知会不会憋出内伤来?

    真正郁闷可能还有林府的人,流言蜚语如浪潮狂奔席卷再次扑去,不知道林府和林大状元又是何种心情呢?

    不管了!

    本来,她是想放二姨娘和关锦秀一马的,可她们真是不该手长的‘辣’么长啊!她所做的,不过,是讨点利息罢了!

    众居民们搬凳子嗑瓜子的不会在意,也不敢在意,唯有得胜的人,才是他们心目中的真英雄!

    关锦兰一翻自我心里建设完毕后,心里一丝愧疚也甩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”大小姐!“忐忑,手心里冒冷汗,背后发凉,心跳不稳!

    关锦兰翻白眼,这二货,死妮子,“该干嘛就干嘛去,本公子还等着你做的中成药呢。”

    吉祥一听,眼珠滴油一转,转身抬脚就往迎春院跑,连行个礼都忘了。

    梅儿面黑,扭手帕,酸酸地说道:“公子,你看吉祥财迷的样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龇牙,启唇浅笑,“哟呵,瞧把你给酸的,好好办差,本公子是不会忘记你。”音落,抬手狠刮了下梅儿的鼻梁。

    梅儿脸一红,她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公子,你欺负奴婢,奴婢不依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眯,眸色笃定清明,轻‘嗤’发笑,坏丫头,看你还能做出何种花样啊!

    梅儿气息微凝,”公子!”嘟嘴,使性子,耍懒。

    关锦兰汗毛起立,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脸色微变,声音平缓,“下去,给公子冲壶新茶过来。”

    梅儿听言,顿了顿,点头行礼退下,冲新茶。

    关锦兰凝眸,体内莲花吊坠不打招呼自动旋转,脑中笛曲遥相呼应,欢快地随着莲花吊坠缓缓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时间定格,闭眸,迎清爽的秋风轻拂过面庞,穿透身姿,鼻翼轻吸,憶看,清香出尘的荷花随风轻轻摇曳着,神思顺着音调儿辗转悠远微长,好似整个院子都被荷花的香远益清带起,花朵儿荡开无数个褶被,一圈一圈儿将她包围,带着她走带着跑带着她飞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”大小姐!“

    关锦兰闻音回神,“嗯,怎么称呼的?”

    “贾公子,你没事?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没事,有事是你这丫头。”

    梅儿抿唇,端香茗跟着关锦兰身后进的书房。

    关锦兰稳心神,轻吐气。此事不足与外人道也,就好似她莫名其妙来到穿来,只要不死,人还就得活着,还得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今天,是个好日子!

    虽然本小姐不能露头出外看这场大戏,但想想还是‘狠’爽滴!

    一定要快点开展项目,有银:才能有权也才能有属于自己的势力,要不然走到哪儿,自己还是会处于被动的地位。

    赵烨那个混球,唉,男人如果信的过,母猪都会上树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接过,轻嗅,微‘啜’一口,放下,‘拍’书桌,站起,对了!在北苑地下,她还埋了几缸补酒,算算时间,也是可以喝了,要是提前炒作下,再加上那混球的面子,还是大有可为的。

    高兴,心里眼里开始冒星星,银子哎,本小姐来了,你们休想逃!

    “公子,手!”

    梅儿这个急,一个箭步冲去耳房又冲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,不用擦药,只不过有点红而止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!”声音顿升高几分贝。

    关锦兰,“呵呵,怕的你啦!”·音落,伸手享受被人伺候的乐趣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刚想什么呢?一惊一炸的!”

    “想你啊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梅儿跺脚,大小姐越来越会胡扯,乱挤兑人了!

    关锦兰讪讪摸鼻子,嘿嘿!心情好,胃口自然也好,于是否,某吃货决定:开大食会,吃火锅。

    她自穿来,还没吃过,想想都觉的馋了!一边吃还能一边,再给苏嬷嬷等稳固下思想工作,可不能只画饼给她们看,还得让她们看到经商的甜头,先让她们看得见,吃不着,想来她们劲头就不会少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