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章 劫数
    关锦兰蹙眉斜睨,“你怎么回事,不是让你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,我现在是公子爷,没听见?”

    暗九闻言,心陡然微凛:主母明明语气软软的,可是凭她的直觉,她知道要是再顶撞主母,她一定会被收拾得很惨!正了下身了,“请公子爷吩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哼哼,“算你识相,这是榆树巷五家铺子的地址,你在明天辰时前,把他们掌柜的家底都给爷摸清了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暗九听言微怔:起身恭敬的接过又如光线儿一样撤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消失的身影,静默片刻,再次伸出莹白如玉葱的纤手,端起轻‘啜’一口,茶香沉沉又深浓几许。放下,挑眉,微弯的下唇线儿,这才眸色深邃地看着书桌上,暗九从混球那里拿回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抬手轻抚在檀香木盒上,心猝然跳欢快,这就是原身母亲留下的翡翠玉笛。久久之后,眸光再次闪动了一下,怀着缠绕密结的复杂心情,长吸了一口气······便更能清晰地感觉到体内的异动。

    默默吐糟: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吗?

    低头蹙眉,闭眸,咬唇,直自血腥的味道充盈口腔后,才再次掀眸,细品味又在脑海中渐渐响起的悠扬笛音。跟着笛曲的拍子,丝丝幽幽激起数不尽悱恻······敛神,嗯,好怪异的感觉:竟好似期待了几辈子,有种总算是见到亲人的。

    凭本能沉静,顺音调的流淌,重新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检查,舒服的情不自禁地眯上了瞳眸,心甘情愿地沉轮下去,恨不能一直这样,到天老地荒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竟是如此的舒爽,再次眨巴眨巴的瞳眸,里面弥漫着清澈的烟霭,轻吐一口气后,愣坐,好絯人的好不好,脑子里竟然又多了好些她不会吹奏的乐谱。

    捉急,神情陡然又紧繃的起来,龇牙,瞪眸,嗷呵呵······眸色竟然能看到迎春阁内,苏嬷嬷正一脸认真的在背诵着九九乖法口诀表。

    什么鬼?急抬手扶桌面,稳身子,以抵更强烈的眩晕感,几个意思?难道是刚才用神过度?

    闭眸,静思,好像,好像真是这么回事?

    默念吟唱,刚刚突然出现脑子里的曲谱。果然,心中闷闷的恶心感顿消,拧了不成样子的秀眉,总算是回归原位。

    看来,穿墙透壁的功夫是不能随便用了!

    握拳,抬头,望天,心内吐糟,比中指,腹诽:贼老天,您还真是不疼好人啊!这一茬接一茬,闲得慌啊!

    怄火!

    翡翠莲花吊坠再奇妙无比,再天下无敌,她也不想要。毕竟,这世界从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!

    意念刚起,体内莲花吊坠又不安份的旋转了起来,心惊,忙捋起衣袖看了又看,生怕又有黑油冒出来,这,这还是我的手臂吗?肌肤雪白粉嫩的······心神荡漾微晃······

    站立两刻回神,好看的丹凤眼眸色瞬间黯淡无光,虽然,前世本小姐想了一辈子的事,您一个早上就给本小姐解决了,可是,现在她一点也不想要。

    憋闷,在书房来回的踱步,可踱来踱去,踱不去心里的烦恼!

    房外,鸽子声起始彼伏,一声声多心,一声声崔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黑,毫无表情踏步出书房,所做之事,惊的暗九和记录的阿南差点从树上掉下来,暗九默默转头闭眼,腹诽:没她什么事,她只是来接阿东班的,只要保护好主母的安全,就好!

    阿南欲哭,战战兢兢地不知道此事该不该记录?该不该禀报?

    关锦兰手艺熟练,在剃光第六只鸽子毛时,心中的邪火初散那么一丢丢,果然,剃狗毛和鸽子毛是一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扬眉:看,这下子全都干净了,清净了!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:顺腾摸瓜,根据前面已有的线索和她刚刚推理得出的结果,脑中不定时响起的笛曲,必定和体内的莲花吊坠有着必然的连系。那么,后面的事情就好解决了。

    不过,是学多样技艺,她认的!

    找个什么地方练习呢?绝对不能再随便展示给人见了,她可不想再跟皇家扯上关系,也不想被别人追着要新曲谱。

    霎时,脑海中就浮现梦里面的湖泊,她清楚记得湖泊旁边有一片竹林,梦中竹尾轻摇,如斯窃窃细语。

    湖泊里还有大片的荷花,片片如翠玉,层层绿浪,轻浮在湖面上。甚是惬意,嗯嗯,就选在那里吧,嘿嘿,如意,这活,看来就落在你身的哈!

    落叶缤纷,夕阳西下,洒下淡淡的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!”梅儿的声音在院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音落,斜‘睨’了眼从前院走过来的梅儿。

    梅儿发愣,她做错事了?

    关锦兰转头,被人偷窥的异样感觉忽而又涌上心头,秀眉微蹙瞬展,似漫不经心地欣赏院中的景色,猛地朝院外的一颗大树上的人,狠甩一个眼‘刀’子。

    呼,咔嚓,叭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声响,伴着树枝折断和人景,撞入眼帘。

    梅儿惊见,瞳眸瞪成灯泡,抬手紧紧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关锦兰变脸,心口微窒,好看的丹凤眼紧缩,迅速移动蹲的发麻发软的腿,往墙边走去,磨牙怒斥道:“你,刚在写什么?“

    阿南愣,惊见,闻音,讪讪急忙爬起,动作飞快地捡起散落地面的笔和纸,来不及行礼,满身狼狈利索地闪身跑路走人。绝对不能让主母,发现主公让他做的事。惊慌,完全忘记事发的重点。

    关锦兰:我靠!

    脑子一片混乱,眉头打结,心跳不稳,思绪百转,黑脸,红眼,怒火一浪浪的翻涌后转身,”梅儿,你,刚怎么称呼我的?“

    梅儿低头,“公子爷,腾飞阁奴婢已经收拾好了,屏风也送过来了,您有没时间过去指点一下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不答,淡立良久,内里不停的腹诽咒骂:赵烨,你个混球!你大爷!你给本小姐小心点,别有一天落到姐的手里·······冒火啊!冒火!

    “以后要记得把姓放在前面一起叫出来,本公子爷姓贾,听明白了。”声音特意放轻松,真心没想到,竟吓着梅儿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