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章 查账前奏
    吉祥微愣:两成的红利?不是老点她的,双眸微红,激动!

    关锦兰看了下吉祥的面色,揉了揉额头继续说道:“就在中院东侧房里做吧,另外中院侧房屋檐下面挂着那几个鸽子你给我看住了,如飞出去一只,哼哼!那你就自己收拾包裹回你主子那。”

    吉祥冷汗珠直流,大小姐真真是变了一个人啊!好厉害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,您放心,绝对飞不出去一只。”音落,歉意地看了苏嬷嬷一眼。

    关锦兰:“那就好,本公子可是很想吃炖鸽子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苏嬷嬷背后冷汗直流,眼神却是越发恭敬地看着关锦兰道:“嬷嬷,今晚就让奶娘把它们都炖了。”音落,静等关锦兰指示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神色微动,抿唇一笑,“嬷嬷,那样也不好,就先留下吧,只要它老实呆着,本公子也不是那么的不尽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吉祥,你把隐在暗处的那个家伙,给我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一听身子挺得更直了,世子爷竟还安排了暗卫,她都没有察觉到,可见比她的段数高了好几等,这是对大小姐多上心啊!

    吉祥不敢言问,转身走出大厅,朝空中做了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“参见主母!”

    关锦兰心里翻白眼,“不要在本公子面前说些有得没得,去你们主子那,帮我把翡翠玉笛拿过来。另外,请你们主子帮我多找点金满堂过来。”想了想,继续说道“越多越好,如还有什么新鲜玩意也给我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暗九垂首,跪地拢袖听言,身子微闪灵活飘出。

    苏嬷嬷,大小姐到底要做什么?为什么会看上金满堂了?

    吉祥握拳,不能问!绝对不能问!她还是识相一点的好,就是为了那两层的红利,她也不能被大小姐送走。当然,不想被罚也是真!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的暗九,好看的丹凤眼眸色成一条直线,“吉祥,没事你也退下去,私下来有什么问题可以和如意多多商讨。”

    丫丫的,好像是个人都会功夫了!啊,呸,她虽然不会功夫,但她也是人!是人!

    “苏嬷嬷,你跟我来书房。”音落,不爽,径直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苏嬷嬷听言,干脆应是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嬷嬷,您是想知道,我为什么要让您学这九九乖法口诀表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嬷嬷刚才想错了,请大小姐指导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,我现在是贾公子,您可是要习惯这个称呼才好,如果嬷嬷您都作不到,我还要怎么约束奶娘和梅儿她们?”

    苏嬷嬷正了正面色道:“公子爷,嬷嬷我明白了,请公子爷指导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,你是明白人,本公子的时间不多,只有一年的时间,还请嬷嬷相助于我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疑惑,“公子爷,您尽管吩咐,只要嬷嬷能做到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拍掌,“好!嬷嬷我教您九九乖法口诀表,可不是一般的计算法,您可一定要用心学好它,梅儿她们还等着您给她们授课呢!嬷嬷如果您做好的话,总账房的位置就是您的了,这可是本公子的命脉,这往后我就要靠嬷嬷您的。”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·当然是暂时的。不过,如果她的确忠心于她,又能胜任,她也不会撤掉她总账房的位置。

    苏嬷嬷一听,知道刚才她说让奶娘顿鸽子的行为,已然赢得了大小姐的信任。可是她知道这只是第一步,这还要建立在她学好九九乖法口诀表的基础之上。

    “嬷嬷,我们现在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午后,风歇雨收,天空澄碧,气息微澜。关锦兰慵懒地斜靠椅子上,茶香氤氲和着厅门口的桂花香气淡淡冉冉,一种说不出的迷蒙。素白的纤手慢悠悠翻着账本,唇角的笑容‘垮’的一下子,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爷,难道这些账本都是假的,属下去查?”

    关锦兰轻敲着账本,眸色转深,“不用,你先回前院,帮梅儿把前院收拾出来。”

    阿东点头,“但凭公子爷吩咐。那个,暗九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眼眸微眯了一下,脑中显出那混球张狂的狭长瞳眸,仿似要吞噬她的一切,“把东西拿过来,让她该干嘛就干嘛去。”音落,闭眸。

    阿东看了一眼,恭敬地退了出去,拿东西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公子爷,东西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垂眸,“金满堂,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到两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心里面翻白眼,横眼,丫的!才这么一点。

    “阿东,你把金满堂拿下去,要小心保管,明年的春天,公子爷我有大用。另外如院子里没有大事的时候,你也可以去种子店看看,多找点新奇的种子回来,公子爷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音落,深吸,似辩茶香和空气中的桂花香气后,伸莹白如玉葱般的纤手,端起手边茶杯轻‘啜’了口。

    “其它东西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阿东应是,提着金满堂出了忆兰阁。

    关锦兰慵懒地靠在椅子上,长长的睫毛安静地搭在透明如玉一般的脸上,在阳光的照射下,微风从窗外飘进,轻轻抚上脸面吹弹可破,轻轻撩起了关锦兰鬓角边细细的发丝,嫣红的小嘴,饱满而润泽······

    苦涩带着甜甜的丝味儿,嘴角微微上挑,不知何时露出一丝嘲讽:想空手套白狼啊!哼!也要看你们有没有命享。唇角忍不住滑过一丝薄嘲:竟似商量好了的,榆树巷子五间铺子每月都只盈利三百两,哄谁呢?

    梨花巷,两间绣庄的问题倒不是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弘仁巷,三间糕点铺子有两间就搞笑了,前、中两间都只盈利三十两,后面那间却能赢利五十两。

    下面的庄子就更好笑了,真当本小姐死了!竟然不想做了?那就别做了,抢了姐的银子都给我吐出来。敢抢姐碗里的肉,姐就把你肚子里的肥肠给挤个干净,也是时候让你们尝尝抢了本小姐银子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有的是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的手段,保管专治,你们这些个蛀虫。

    “暗九,出来!”眸中冷光闪过,她要把这蛀虫的底起清了,明天就让他们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“主母!”

    影子擦着厅门飘逸再次进入,跪地行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