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章 鼓动
    关锦兰看镜子,发愣:她怎么觉得比演《楚留香》的郑少秋还要帅啊!翩翩,美少年一名啊,不过印堂里的莲花图案,呵呵·······还真是有些娘炮!

    抬手摸了摸额间的图腾,哀叹一口气,咬牙吐糟道:他大爷的!不管了,还是按程序走,争银子为当前首要。

    “嗯!还行,下去先把大家给召集过来,包括前院的阿东,然后再做刚才吩咐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吉祥低着头,“是!”

    “站屋檐即可!”

    吉祥闻言,瞬时觉待遇提升的不少,高兴退了出去。传话······然后,再走到屋檐下罚站。虽然,面子全都丢光了,但是,不用被秋雨淋,她还是很高兴的!

    当然也恶补一回:大小姐向来心软好说话,这次,为什么一定要罚她呢?

    大家路过,都用什么眼光在看她?想不通,她脑子不适合想这么复杂的事情。要不等大小姐消气,她抛舍脸面,请教下如意!

    关锦兰翘二朗腿,坐在主位上,轻‘瞟’了神色各异的众人一眼,这才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猜疑,要本小姐给你们解释不?”

    话音出,秋风秋雨凉,满园寂。谁敢啦!

    只余轻敲桌面‘嗒嗒’声,举眸,“我就问你们是想一辈子都做奴婢或奴才,你们的后代也跟你们一样,世代都为奴?还是想让你们的后代脱了奴,也可以参加科考,成为人上人?这一点本小姐可不认为你们从来没有想过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大小姐您老,几个意思啊?不敢出声,继续聆听,准没错!气氛十在是诡谲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们,就没想过让你们的后代成为人上人?没想过主子为你们赐姓,你们的孩子再也不只是用路边一颗草或一个石头来起名,有想过改变的,上前一步。”

    阿东一听,侧眸瞄了梅儿一眼,果敢地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苏嬷嬷奶娘,众奴婢奴才们:愣僵怔,这愣头青是那个旮旯冒出来的?一为就做的管家,抢饭碗抢的吃相太难看!

    “真的就只有阿东一人,你们都不思进取,不想过更好的日子,不想过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日子?出门有马车奴婢的伺候,可以参加高级的宴会?”话落,不屑地看着苏嬷嬷等。嘲讽!

    苏嬷嬷回神,老脸胀的通红。这种事她们怎么没有想过。她们是奴婢,参加宴会也只能站在主子的背后,她们也想坐在桌子上,没有比做奴婢更想做主子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恩,也就是说你们真的从来没想过,那我准备了依谁的功劳多,依次为你们脱离奴籍呢!我是不是为你们白操心了!难道在你们心里天生就是做奴才的?”

    苏嬷嬷等还是没有人回话,唯有呼吸越来越急!为什么就她们不行?因为她们不敢想,她们也深怕这是大小姐挖的一个坑,借机赶她们走,或把她们全都发卖了!

    特别是苏嬷嬷听着,心里直忐忑。大小姐的性子越来越像小主子的,邪性的狠!

    虽然,她被赐位一品嬷嬷。可,在主子的眼里她仍然只是个下人。她也不是没有挣扎过,她也想脱离奴籍,也想别人不再用轻蔑的眼神看着自己,背着自己在后面嘀嘀咕咕的。

    但是,她知道她这辈子是不可能的!可,又怎么能不想呢!

    “作为你们的主子,我对你们非常的鄙视,不懂得抓住机会,是不是你们就承认自己是天生的废物!只是身为你们的主子,你觉得我还会要一个对自己没有用的人?”

    苏嬷嬷等集体无语,憋的双眼通红。着急,所以呢!这是真的呐!不是逗她们闷子玩!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说这些,并不是看不起你们!而是你们现在的生活过得太安逸了,已经丧失了前进的勇气!不以为奴而羞耻,错了还不知道,还沾沾自喜,以做某位小姐的大丫头为荣,这是不可原谅的。”

    开动员会,怎么就这么难啦!一个个死脑筋!

    “人是必须前进的,但是知道羞耻,永远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种!你们,想继续为奴,让你们的后代,继续混吃等死给别人做妾?还是想继续被人踩在脚下任意凌辱?你们就没想过有一天过着跟本公子一样的生活?”

    “不想!”声音很小很细,可到了后来,奶娘双手握拳,眼通红竭斯底里的叫道:“大小姐,老奴不想,老奴的孙儿也想参加科考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高兴拍手,就说哪有人心甘一辈子做奴婢的。人只要一出生,就是个被污染的过程。

    当被种种负面的情绪一压再压后,总是会生出不得了的渴望!纯真这种玩意儿,总是会被贪婪、妒忌、愤怒所左右,最后在不是无奈中沉寂死去,就是无奈中爆发。

    “很好,这说明你们还是有希望的,本公子决定领导们一起创造独属于我们自己,心目中的光辉岁月!”

    苏嬷嬷眼帘子微动,心里五味杂陈:大小姐,这到底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很好!别的不说,就说眼门前的苏嬷嬷就是最好的例子,同样是奴婢出生,为什么苏嬷嬷就可以成一品?你们以为,苏嬷嬷她老人家就是伺候太后娘娘混吃等死而得来的吗?你们要相信你们终有一天也会在齐国屈起,你们也能成为齐国的传奇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一听,惊愕的满头是汗,身躯繃的毕直。闭嘴抿唇,啊啊啊,要不要现在就跳起来澄清?

    关锦兰轻眸,看了眼苏嬷嬷,而后移开视线,“好了!都说了这么多,相信你们应已明白我的意思!只要你们够努力,肯付出就一定会成功。”

    苏嬷嬷嘴角溢出一抹苦笑,她算是明白,大小姐在马车内对她的要求了!现在反抗一点儿意思也没在。

    通传,消信的结果,就是大小姐明正言顺的把她退回鲁阳王府!可,要是给王妃知道,她就真是里外不是人的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眼前已竟开始发黑,再一想到小主子,深呼吸也不顶事儿,怎么感觉她就要与这个社会说再见了呢!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“梅儿,送苏嬷嬷回去休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