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章 莫问额间图腾何处来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满头黑线,眉心直跳,几个意思?难道是翡翠莲花的原因?这也,这也太超出常态了吧,我滴个神!

    迷惘,一时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叩叩!

    “给大小姐请安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响听音回神,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上,欲说无语,“嬷嬷,奶娘,你们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,有需要,我会让梅儿去找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语出,苏嬷嬷奶娘同时一怔后,“是!”先后行礼退下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奴婢现在抬水进来了啊?”忐忑不安,生怕做错事!心道:忍住,不能告状!不能告状!

    关锦兰起身迅速上床,脚下不停传出东西踢翻的响声,扯床纱放下,“嗯!进来吧,放下来你就先出去,不用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梅儿听音,面色微动,是不是世子爷又做了什么让大小姐发脾气的事情?经直提水去到后面耳房,将水倒进洗浴的木桶里,刚想放花。

    “今儿,不用加花瓣了。”

    梅儿,“是!大小姐,您怎么知道奴婢想放花瓣啊?是不是哪儿不舒服,要不奴婢去叫吉祥过来给您看看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一惊,急抬臂举起莹白如玉葱般的纤手捂唇,心尖微微一缩,慵懒道:“放心,好着呢,只是想静静泡个澡。”话落,视线穿过墙壁和屏风围成的纱缦,谨慎地落在梅儿的身上。

    梅儿一听,“哦!”音落,脚步往外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按下心里的惊絯,眸色追随着梅儿退出的身景,掌下细汗沁寒。微靠床背静神一会,这才起身往耳房走去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奶娘眼色冷冷,凉凉‘切’一声,“梅儿呀,还真没看出来,挺有能耐的啊!”

    梅儿嘟嘴,她这刚进厨房,怎么就得罪周妈妈的,已前她们一起陪着禁足的大小姐,周妈妈也没这么阴风阵阵的跟她说过这样的话,肩膀好疼!

    “奶娘,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?要不,就是嫉妒大小姐先带我离开,所以处处挑我的刺儿!”

    “哼,谁敢啦!”音落,转身,拿食盒装早点。

    “周妈妈,你等等,大小姐刚刚吩咐过,今天不用早膳。”

    奶娘一听,放食盒,“呵呵······看把你给能的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··你,周妈妈,你也太欺负人!”

    “哼,不敢!”

    关锦兰低头看水,有苦说不出,此时突然有些怀疑,一次能洗干净吗?

    “吉祥,吩咐厨房再准备一桶水。”

    吉祥打颤,“是!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转身的时候,忍不住回头看了厢房一眼:大小姐这是开挂了,又没功夫,是怎么知道她来的呢?可是,真心可怜,主公真是太吓人了,得把大小姐折腾成咋样?一桶水都不够。脚下却是走了一点都不慢,打水送水,速度奇怪。

    关锦兰坐在浴桶里,不知道自己该喜还是该忧,这翡翠莲花吊坠自飞进了自己的身体,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丝毫的不适。反而让自己觉的身体里面的垃圾全部都清理出来了。这翡翠莲花还真是奇妙。

    在洗到第二桶水时,关锦兰看着自己的皮肤是更加的白晳透亮的,细腻嫩滑······体内似有一股气在不停地萦绕,把全身血脉全部梳理的遍。

    到底是福还是祸啊?

    无解!无法子!终还是起身,再赖在桶里是不成了,水早就凉了!

    无耐开口吩咐吉祥,进来为自己打理衣服。

    没办法,自从穿越过来,就没自己穿过衣衫,先前也练习过几次,但每次都入不了奶娘和梅儿的眼。

    后来也就破罐破摔了,一直由梅儿为自己打理,现在已然习惯了有奴婢为自己打理衣裳的日子,这套男妆,还是算了吧。必须抽时间好好练练!

    吉祥闻言从外面走了进来,一看惊道:“大小姐,您,您印堂那,那儿是什么?这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狠瞪了吉祥一眼,“闭嘴,吵什么,能出什么事。过来,伺候你家大小姐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吉祥一脸的问号,但还是走了上前,伺候大小姐穿衣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吉祥的样子:嗯!哼哼!就你了,杀鸡敬猴还是必要的,如果来个人都问本小姐,姐还不得烦死,更重要的是她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吉祥,这是你家大小姐老师千里恩赐的图腾,从今后我就不只是记名弟子了,而是老师承认的嫡传弟子。”关锦兰张嘴胡咧,眼都不用眨了,这谎话说多了就都是真的啦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老师怎么这么厉害!什么时候给赐给您的?”

    关锦兰轻哼,“吉祥,你一会去院子里站着,什么时候想清楚,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    吉祥愣:大小姐用完人——就不认人。呜哭啊,真想抬手狠煽自己两巴牚:为什么要多嘴,尽查起大小姐老师来,大小姐说什么她就听着不就好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啊!

    她犯大忌了!

    可以,不罚站不?真是太丢人了!能为自己辩解几句不?

    可主母的面色,到嘴的话怎么都吐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错了,行不?

    轰!隆隆!

    忽而天外飞一记隐雷,疾风跟着频起,雨珠穿过暗沉的天空洒了下来,窗纱飘逸,几丝凉意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吉祥面黑面抽,也好!就让秋雨淋掉她不知上下,不知深浅的浓浓的八卦之情。

    哎!谁让自己沉不住气,一惊一咋的,尽打听起大小姐的老师来了。

    她这是抽的什么疯啊?

    那是,什么样的人物?人家能千里传音啊,还能赐图腾啊!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谁拿的衣服啊,这是男装,怎么会出现在大小姐的厢房里了?”吉祥一脸怒色,巴结讨好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面色发冷,“吵吵的做什么,快点拿过来,是我吩咐梅儿特别为我准备的,以后你家大小姐就穿男装。”

    “啊!哦!”吉祥一脸憋屈,为何每次马屁都拍在马脚上?以后,她再也不敢多嘴了。

    吉祥伺候着关锦兰穿完衣服,再为关锦兰梳了个男四方辫,另用一个翡翠簪子给固定好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看这样还行不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